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案情重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王安石出任鄞县县令的三个月前,一场来势汹汹的台风给鄞县造成了严重损失,尤其是朝廷香药局从南洋运来的十船香药在明州港外倾覆,最后只打捞上来数百箱,损失十万贯钱。

    但龙俊提供证据显示得清清楚楚,当时任县丞的张启林是派侄儿率人打捞香料,给朝廷的答复是香料几乎损失殆尽。

    但实际上,有三艘船的货舱密封得很好,并没有渗进水,但这个秘密被张家隐瞒住了。

    事后,张家从这三艘船中捞起了价值三万贯的香料,趁着市场上香料价格上涨的机会,他们从黑市出货,捞取了数万贯不义之财,这笔财富放进了金富钱铺,这便使金富钱铺有了充足了财力,短短两三年便从第六名一跃排位第一。

    范宁看完了纸袋中的资料,不由叹息一声,“连朝廷的财富都敢暗中拦劫,我真是很佩服张家的胆大妄为了。”

    王安石也点点头,“这个龙俊也是个有心人,居然把装香料的木箱保存到现在,还有参与下海捞箱子人的名单,你说我怎么办?是直接查抄证物,还是先向李知事汇报?”

    范宁想了想道:“这么重大的事件,就算李知事和张启林关系再好,也不敢替张启林抹平,不过我担心李知事会不会也分了好处?”

    “那倒不会,从推行青苗法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李诚没有和张启林穿一条裤子,况且李诚的家境极好,他不会贪图那点钱而毁了自己的前程。”

    “既然如此,兄长可以去向李知事汇报,而且最好向李知事建议包公介入此案,他是转运使,十艘大船沉没是他份内之事,而且他还顶着监察御史头衔,有权暂时将张启林停职。”

    王安石点了点头,“我们想到一起去了,我就去找李知事!”

    范宁随即让徐庆跟着王安石,保护王安石的人身安全,防止张启林狗急跳墙。

    ..........

    “什么?”

    李诚腾地站起身,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之事。

    张启林家族竟敢私贪朝廷香药局的贵重货物,李诚本来就是京城豪门子弟,他知道香药的价值,那可是十几倍的利润啊!

    三船香料意味着什么?

    张启林利用朝廷对县衙的信任,把朝廷蒙骗过去了,他就不怕这三船香料把他撑死吗?

    李诚负手走了几步,回头令道:“调集县衙和州衙的弓手抓捕参与捞香料的水手,挖出埋在龙俊府中的箱子,一旦证据确凿,立刻抓捕张启林。”

    王安石又建议道:“这件事下官建议通知转运使包拯,这件事和转运司也有关系。”

    李诚想了想,便点点头答应了,“也好,我派人去通知包拯,同时通知提刑司,案情重大,必须再通报朝廷。”

    ..........

    张启林这些天颇为沮丧,他没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惊牛案居然高高举起,却轻轻落下。

    连龙俊都没有被波及,仅仅让邱勇那个愣头青承担了所有罪责,最后变成一个意外事件。

    这个结果绝不是张启林想要的。

    张启林和王安石的恩怨从王安石上任时就结下了,王安石上任才一个月就对县衙进行清理,调整了三名押司,更换了都头。

    这便夺走了属于县丞和县尉的大权,不过县尉是个老酒鬼,无心公务,整天沉溺于酒水中,对都头换人没有任何意见。

    但张启林却不能容忍,他也是有任期的,他不希望自己的这一任被王安石彻底架空。

    当然,王安石架空张启林并非没有原因,他们两人对实施青苗法的态度完全对立,张启林坚决反对实施青苗法,这侵害到了金富钱铺的根本利益。

    王安石在别的方面或许能容忍张启林,在青苗法上,他绝不容许张启林和自己唱反调,他索性将张启林最后一点权力也剥夺,让张启林彻底坐了冷板凳。

    这样的结果,张启林心中除了仇恨,再没有任何情感。

    不过惊牛案后,王安石一直很冷静,就仿佛惊牛案在王安石心中真是一桩意外事件,但张启林知道不可能。

    王安石很清楚自己才是幕后策划者,只是他找不到证据罢了。

    张启林心中着实有点不安,一种直觉告诉他,王安石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有相应的手段出来。

    这时,院子里传来急促的奔跑声,“大官人,出大事了!”有人焦急地喊道。

    张启林一怔,起身走出大堂,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满脸惊惶地跑了进来。

    他认出这名中年男子,是金富钱铺的二掌柜,见他一脸惊恐,张启林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发生了什么事?”

    二掌柜惶恐道:“县衙和州衙来了很多人,那钱铺中的伙计全部抓捕,东主也被他们抓了,我是从后门逃出来。”

    张启林大吃一惊,居然州衙也来了。

    “为什么要抓人?”

    二掌柜战战兢兢道:“听王县令对二东主说,好像....好像和什么香药有关。”

    张启林的大脑‘嗡!’的一声,俨如五雷轰顶。

    三年的旧案居然被翻了出来,完了,完了,张家彻底完了。

    这一刻,张启林感觉自己坠入一个无底深渊,他的心在黑暗不断坠落、坠落,看不到什么时候能落地。

    他宁愿自己立刻摔得粉身碎骨,也不愿在黑暗中无尽无止坠落。

    张启林缓缓转过身,向内堂步履艰难地走去。

    这时,又奔来一名家丁,惶恐叫道:“大老爷,三老爷说,官府在龙俊家中挖出来很多木箱子,都是装香药的大木箱。”

    张启林仿佛已经麻木了,他头也没有,只淡淡道:“我知道了!”

    张启林知道自己败了,彻底地败了。

    “天网恢恢啊!”他低低叹了口气。

    .........

    几名衙役在金富钱铺的一座特殊地窖里发现了三大箱没有处理完的檀香,毕竟三船的香料一下子卖进黑市也不现实,会引起朝廷警觉。

    所以三年来张家一直在陆陆续续出货,剩下的三箱香料是最后的一点点残货,不料却成了最关键的证据。

    李诚脸色阴沉如水,望着三只大箱子从地窖里拉出来,箱子上香药局三个字还清晰可见。

    李诚回头问王安石,“去抓人了吗?”

    王安石点点头,“杨都头已经带人去了,估计已经抓到。”

    李诚叹了口气,“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堂堂的县丞居然会做这种事,利欲熏心,胆大包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朝廷交代?”

    王安石笑道:“使君不必担心,香药船出事之时,你我都不在明州履职,朝廷的板子打下来,轮不到你我,甚至还破案有功。”

    李诚默默点了点头,他心里有数,只要张家的财产能弥补朝廷的香药损失,那什么都好说,否则,就算和自己无关,朝廷也会安一个失察的责任。

    “快点走,别磨磨蹭蹭的!”不远处传来弓手地怒喝声。

    王安石一怔,所有涉案人不都早已抓捕了吗?怎么现在还要抓人?

    他探头望去,只见弓手押来两名年轻男子,两人双手反绑,低着头,似乎一脸沮丧。

    “怎么回事?”王安石迎上前问道。

    一名弓手上前禀报,“启禀县君,这两人企图来救东主张盛,被我们抓住了。”

    王安石有点奇怪,张盛早已被押走了,而且是公开押走,他们会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王安石忽然有一种强烈不安全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两名年轻男子忽然有了动作,他们双手挣脱了麻绳,顺手夺过弓手的腰刀,大喝一声“贼子受死!”两人一左一右挥刀向王安石劈来。

    王安石惊得胆寒心裂,却又躲无可躲,眼看王安石人头即将落地,就在这时,两支铁箭‘嗖!’的射来,正中两名凶手的前胸。

    铁箭透胸而入,两名凶手同时惨叫一声,手中刀‘当啷!’落地,当即倒地死去。

    兔起鹘落之间的变化,将所有人都惊呆了。

    直到张二郎和张三郎气绝身亡,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将王安石包围起来。

    王安石惊魂未定,半晌摆摆手道:“我不要紧!”

    这两个凶手显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佯作被擒,寻找机会靠近自己。

    他回头看一眼射箭之处,人迹皆无,他心中暗暗感激范宁,若不是范宁把徐庆派来保护自己,自己小命今天恐怕就丢在这里了。

    这时,都头杨怀紧张地跑了进来,他带来一个消息,县丞张启林在官房自缢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