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担心之事发生
    范宁刚回到家,便被两岁的妹妹阿多缠上了,除了小家伙睡觉外,其他时间都在到处找寻哥哥。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阿宁,带你妹妹出去玩玩!”张三娘站在侧院门口高声喊道。

    “知道了!”

    范宁无奈地放下笔,他正在给朱佩回一封信,朱佩的来信是在十天前寄到,信中嘱咐范宁考完解试后,立刻给她回一封信。

    范宁起身来到院子里,只见阿桃已经抱着妹妹等在门口了。

    阿多穿一件绿色的小袄裙,头上梳着两根小辫子,她才两岁,头发又黄又稀,暂时只能扎两根小辫子,等四五岁后她就能梳双螺髻了。

    小家伙长得格外乖巧,大大灵活的眼睛,雪白粉嫩的肌肤,小白藕一样的手臂,怀中还抱住一个‘磨喝乐’。

    磨喝乐就是宋朝的玩具娃娃,是乞巧节的热门时尚玩偶,种类繁多,有贵达数十贯的象牙雕镂,或者用龙涎佛手香雕成的玩偶,用红砂碧笼当罩子。

    当然,也有便宜只要几文钱一个的草编荷叶玩偶。

    阿多的磨喝乐是范宁在长洲县买的,三百文钱,用黄杨木雕成,穿着布做的小衣裙,栩栩如生,异常可爱。

    阿多昨天就把它抱在怀中,爱不释手,睡觉也搂着木娃娃。

    阿多一看见哥哥,小脸立刻笑开了花,伸出小胳膊喊道:“阿锅,抱抱!”

    范宁接过她,点点她的小鼻子笑道:“给你说了多少遍,不是阿锅,是阿哥!”

    阿多抱着哥哥的脖子,像小鸡啄米似的在他脸上亲了几下,甜甜笑道:“阿锅,我们去坐船!”

    “不准靠近河边!”

    张三娘站在院门外面,阴沉着脸道:“上次她掉进河里,差点把我们吓死。”

    “娘,我们家周围都是水,你不让她接触水怎么可能?”

    “她太调皮了,你看不住她的。”

    张三娘说完,转身便走了,远远道:“阿多就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

    范宁看看妹妹,笑道:“娘不让你碰水,今天不能坐船了。”

    小家伙小嘴撇了撇,扑在哥哥的肩头抽抽搭搭哭了起来,“多多要坐船!”

    范宁无奈,只得拍拍妹妹的后背,“好吧!阿哥带你去坐船。”

    范宁牵着妹妹走出家门,前面十几步外就是小河,有一座很小的私人码头,上面拴着两艘小船。

    “阿桃,你划船,我拉着她。”

    “好!我来负责划船。”

    小丫鬟阿桃连忙跑了过去,解开一条小船,范宁牵着妹妹上了船。

    阿桃熟练地划动小船,水波荡漾,河水清冽,两边是浓绿的大树,小船缓缓向东驶去,阿多伏在船舷边,伸小手撩着水面,开心得咯咯直笑。

    “阿桃,你大姐事情怎么样了?”范宁笑问道。

    “多亏小官人的办法!”

    阿桃一脸感激地对范宁道:“就按照小官人的主意,爹爹答应把大姐嫁给了水根哥,条件就是,第一个儿子要跟我们家姓,水根哥也答应了。”

    阿桃又笑道:“我大姐和水根哥还说要来谢谢小官人呢!”

    “谢我?”

    范宁哑然失笑:“我有什么好谢的。”

    “是小官人出的主意啊!要不然爹爹肯定不会答应他们在一起。”

    范宁摇摇头,“这其实是个馊主意,你大姐生两个儿子还好,若只生一个儿子,以后还有得烦。”

    “管它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只要大姐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就行了。”

    范宁笑了起来,这个小丫鬟倒是个性格开朗乐观的人。

    这时,小船转了一个弯,范宁看见了周鳞府宅的高墙,上面爬满了植物,青苔也很厚了,看得出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

    去年春天,周鳞生了一场大病,范宁还特地去长洲县探望他,后来病情好转后,他就住在长洲县调养,很少回蒋湾村乡下了。

    “小官人,前几天,这家人的管家给大娘送来一些点心,好像是他们主人来了。”

    范宁心中一阵惊喜,周鳞回来了吗?

    “阿桃,船停在岸边,我去看看!”

    阿桃将小船缓缓靠岸,范宁抱住妹妹上了岸,牵着她向大门走去。

    刚到门口,大门却吱嘎一声开了,管家笑容可掬地出现在门口。

    “刚刚看见小官人下船,我就估计是来找老爷的。”

    “老爷子在吗?”

    “在!小官人请随我来。”

    “阿锅,我们去哪里?”阿多抱住范宁的脖子小声问道。

    “去看一个阿公,他会给你好吃的。”

    范宁走进周府,一眼便看见坐在院子里观赏太湖石的周鳞,他身体不好,手中还拄着拐杖,年纪还不到六十岁,可看起来老态龙钟,就像七十岁的模样。

    “阿宁,科举考完了?”周鳞微微笑问道。

    “考完了,也不知道考得怎么样,多想也无益,索性回家来放松放松!”

    周鳞看了一眼怯生生抱住哥哥脖子的小娘,笑着问道:“这是你妹妹?”

    范宁点点头,“她乳名阿多,刚刚两岁,多多,快叫阿公!”

    “阿公!”阿多像只小猫似的叫了一声。

    “眉眼和你很像,真是标致的小娘子。”

    周鳞由衷地夸赞一句,又回头吩咐管家,“去把我书桌上那个檀木盒子拿来。”

    片刻,管家将一只檀木小盒子取了过来。

    周鳞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深绿色翡翠雕成的玉狮子,约拳头大小。

    “这个送给你妹妹,第一次见面,算是我给她的见面礼。”

    范宁吓一跳,连连摆手,“老爷子,这个不行,太昂贵了。”

    这个深绿翡翠没有一点杂质,纯净得像玻璃一样,至少价值两三千贯,他妹妹可受不起。

    “你收下!”

    周鳞将玉狮子硬塞给了范宁。

    “这可是潘玉郎的雕件,一般人我不会送的。”

    范宁只得收下,对妹妹道:“快说,谢谢阿公!”

    阿多伸出小手抱拳拱了拱,奶声奶气道:“谢谢阿公!”

    周鳞笑了起来,“我孙女比她大一点,孩子这时候是最可爱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范宁沉吟问道:“老爷子和潘玉郎很熟吗?”

    “有点交情,你找他有事?”

    范宁点点头,“我想请他雕一件物品,你也知道,潘玉郎年纪大了,不轻易接活。”

    “东西很重要?”

    范宁点点头,“就是老爷子送我那块水缸大的寿山田黄玉。”

    周鳞恍然,他看了范宁片刻,从腰带上解下半块玉递给范宁,“拿这块玉去他的店里,潘玉郎会帮你雕一件东西,这是他欠我的一个人情,雕一个大件,不要浪费这次机会。”

    “多谢老爷子成全!”

    .........

    范宁在家里呆了两天,第四天一早,他乘船前往长洲县。

    与此同时,评卷也快到了尾声。

    审卷官都事情都已结束,现在是主考官在最后挑选上榜试卷。

    平江的发解试名额是五十人,在大宋,这已经是很高的指标,当然不能和开封府比,开封府的名额是一百一十名,高高在上。

    平江府属于第二梯队,和河南府、大名府、应天府在一个档次上,这也是因为平江府教育发达,每次科举都能考中不少进士的缘故。

    按照规定,审卷官们结束了阅卷,但也不能离去,必须等发榜后他们才算完成这次科举阅卷,结束他们的‘软禁’状态。

    张若英坐在桌前喝茶,耐心等待主考官的随时召唤,他心中也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这次县学能考上几个?

    这时,他的好友兼审卷搭档岳清快步走了过来。

    他坐在一旁,不露声色对张若英道:“恐怕你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听杨教授说,他只清点到四十九份卷子,他说自己可能点错了。”

    “什么!”

    张若英腾地站起身,他没想到张宪真的会这么卑鄙无耻,把范宁的卷子扣住了。

    这可是吴县唯一夺取贡举士的机会,竟然被张宪公报私仇。

    他转身便走,岳清一把拉住他,沉声道:“先冷静下来,起纷争会得不偿失。”

    张若英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把事情闹大,我先去清点一下卷子。”

    “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起身向主考官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