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北上京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

    解试考过后,县学上舍生们基本上成为放羊状态了,他们的课程都已结束,学校也不再管他们,允许他们住到年底,然后就要腾出宿舍给次年一月招收的新生。

    考完解试后,学生们就迅速分化了,不想再读书的学生就像明仁、明礼一样各寻谋生之路,还想下一届再考的学生则回家卧薪尝胆,发愤苦读。

    所以上舍生宿舍里大都锁着门,只有二三十名学生在县学里继续晃荡。

    苏亮已决定去京城备考,他已收拾好行李,昨天晚上就住到县学里,等范宁到来后一起北上进京。

    两人在饭堂里吃了早饭,范宁喝了口热茶,笑道:“大寿不是打算在县学备考,怎么也想进京了?”

    “现在崇拜他的人很多,估计他有点受不了。”

    这次县学学生考得并不好,除了范宁和苏亮两个参加童子试的县士外,就只有两个学生考上解试,一个是县学有名的才子沈宗望,他考进县学就是第一名,后来一直是第一名,这次考中解试第五名。

    沈宗望考上解试一点不出人意外,但李大寿考上解试便成了县学的传奇人物,他靠增补考试进的县学,平时在鹿鸣书院也就是二三十名的水平,最后居然考上了解试,成为堂堂的举人。

    他现在在吴县的名声已经不亚于范宁,尤其在县学,更成为无数学生崇拜的偶象,他完美演绎了一个平庸学生的逆袭之道,成功实现了无数学生的梦想。

    范宁有些不理解,“有人崇拜不是好事吗?他还受不了。”

    苏亮笑得有点暧昧,向范宁眨眨眼道:“有些崇拜可以接受,但有些崇拜就是受罪了,比如相亲,你知道李大寿一天要赶几场吗?他给我说过,最少的一天是四场,范宁,你别告诉我,这些天你在家里没有相亲?”

    范宁摸了摸脸,故作伤心,“我这个脸蛋估计没有人喜欢,到目前为止,我一次相亲都没有过。”

    “胡扯,你怎么可能没有,连我都——”

    苏亮差点说漏了嘴,范宁抓住他话脚笑嘻嘻追问道:“连我都什么?是不是‘连我都相亲了无数场’,小苏,有没有订下终身大事?”

    苏亮懊恼自己说露了嘴,他气哼哼道:“相亲很正常吧!人情世故,三姑六姨介绍,你能拒绝?相亲了大概五六场,很幸运,我娘一个都没看上,更不用说我自己了。”

    范宁像安抚猎犬一样,捋捋他的后颈笑道:“不是没看中,关键是某些部位的毛还没长齐吧!”

    苏亮气得跳起就掐范宁的脖子,“我要掐死你这个淫徒!”

    就在这时,有人喊道:“李大寿来了!”

    范宁和苏亮停止打闹,回头望去,只见身材魁梧的李大寿走进饭堂,不少下舍生跑上去,满脸崇拜地向李大寿打招呼。

    苏亮有些郁闷道:“我们好歹也是举人吧!你还是童子试第一名,居然没有人上前找我们签个名什么的?”

    “他们对我们没兴趣,要是他们父母在,我们这顿早饭估计就得吃到晚上去了。”

    “有道理!”

    这时,李大寿快步走了过来,“我们到处在找你们,有人说你们在饭堂,我就赶过来了。”

    “吃早饭没有?”范宁问道。

    “在家里吃过了。”

    范宁把一盘肉馒头端过去,“还剩两个,你都吃掉吧!对了,你的行李呢?”

    李大寿抓起两个馒头,一边啃一边含糊说道:“我的行李在船上,船就停在县学外的码头上,我什么时候出发?”

    范宁和苏亮对望一眼,两人起身道:“我们都收拾好了,随时可以走。”

    不多时,范宁和苏亮拎着行李从宿舍出来,李大寿身高力大,一手拎一只书箱,三人向县学大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他们又回头看了看县学,目光中都有些留恋,虽然之前已经和教谕以及教授们告别,但今天走出这个大门,他们就算和县学正式告别了,在这里,他们度过了两年半的岁月,充满了无数美好回忆。

    走出校门,李大寿放下书箱,面对勤学楼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拿起书箱笑道:“我们走吧!”

    ..........

    李大寿的父亲也在船上,他年约四十岁,除了李大寿外,还有个十一岁的女儿,他和儿子李大寿完全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只是年纪稍大一点,一样的高大魁梧,一样的皮肤黝黑,一样的满脸横肉,也一样的心地善良。

    若不是范宁知道李大寿的父亲是吴县李氏船行的东主,他真会以为李大寿的父亲是杀猪的屠户。

    当然,宋朝杀猪的屠户一般也是有钱人,像镇关西、蒋门神之流。

    李大寿的妹妹却长得很清秀,皮肤也白皙,除了身材很高外,其他都和她父兄完全不同,估计她是像母亲。

    李父看见范宁,激动得紧紧搂住他,“我就知道大寿是遇到您这个贵人,这是大寿的福气!”

    范宁没有谦虚两句,不是他不想说,而是李父粗壮的手臂勒得他直翻白眼,好容易挣脱出来,范宁喘了两口气道:“应该是大寿做事认真,若不是他去乡村认真农民疾苦,他也不一定能考上。”

    “那也是您指点他下乡啊!”

    李父的感激让范宁有点受不了,他连忙岔开话题,“伯父也要进京城吗?”

    “我不去,我就想当面感谢您,进京后,还请小官人多多照顾大寿。”

    “伯父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

    李父带着女儿下了船,众人挥手告别,五百石的客船开始离开驳岸出发了。

    这时,范宁忽然看见张若英带着几名教授站在县学大门前目送他们。

    范宁鼻子一酸,连忙挥手向张若英和教授们告别。

    船只越行越远,渐渐地离开了县学码头,转一个弯,驶向大运河,县学和送别的家人都看不见了。

    “我把行李拿进去!”

    李大寿拎着书箱向船舱里走去。

    苏亮悄悄对范宁笑道:“我发现大寿的妹妹很喜欢你啊!她刚才一直在看着你。”

    “别胡说!”

    范宁给了他一拳,低声道:“大寿听到会生气的。”

    “才怪!”

    苏亮撇撇嘴,“他巴不得你变成他妹夫,你以为他爹爹为什么把女儿带来?若是为了送大寿,他娘怎么不来,你这个死脑筋开开窍吧!大寿的爹爹精明着呢。”

    “不管怎么说,这种玩笑以后别再开了,不是大寿难堪就是我难堪,刚刚才组队,你小子现在就开始破坏团结了?”

    “好!好!我不说了。”

    苏亮举起手,“你别动不动就用大帽子盖我,我的小心肝比较稚嫩,承受不起你的打击。”

    “还稚嫩呢?到底是哪里稚嫩,你说错位置了吧!”

    “滚一边去,你这个淫徒!”

    这时,一名年长的船夫走上前行礼道:“我们四个船夫都是李氏船行的伙计,临走时东主再三吩咐,这次北上一切由范官人做主,有什么需要,小官人尽管说。”

    “这一路辛苦你们,大概需要多少时间到京城?”

    “顺利的话,七天就到了。”

    上一次范宁进京花了十五天时间,主要是船走得慢,加上夜里都要停船休息,像这种五百石的客船航行比较快,昼夜航行,所以只花一半的时间就够了。

    范宁点点头,“我们不赶时间,按正常速度航行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