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程家做客
    半个时辰后,船只驶入了长江,在范宁的船舱内,程泽很快显示出了他在某一方面的天赋。

    他煎茶很有一(套tao),宋朝除了点茶,煎茶也是文人雅士们的(爱ai)好,煎茶的技巧(性xing)稍弱,更注重水质和火候。

    “北固山虽然风景一般,但它有一眼泉非常清冽甘甜,位于后山,叫做珍珠泉,我临走时特地灌了一葫芦泉水。”

    程泽取过他的水葫芦,将煎茶壶灌了八分满,又掰了一块茶饼放进茶碗中,要先把茶饼泡开,然后再煎茶。

    “火候很重要,水不能完全烧滚,冒泡时便可以了,关键是下面的炭火不能太旺,让它茶饼在水中煎的时间长一点,让茶香充分浸出。”

    一边煎茶,三人一边闲聊,苏亮笑问道:“程兄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吗?”

    “差不多吧!开榜后我就去了江宁,又去了常州,最后才来京口县,没办法,留在家里整天就相亲,我是逃出来。”

    说到相亲,大家都有了共同话题,苏亮给他说了李大寿赶场相亲之事,又说自己被母亲押着去相亲的痛苦经历,程泽抚掌大笑,“看来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范宁摇摇头笑道:“把相亲说得那么可怕做什么?说不定真有对上眼的小娘子,万一被你们错过,岂不是后悔来也来不及?”

    这时,茶已经煎得差不多了,程泽给范宁和苏亮倒满了一杯茶,船舱里顿时茶香四溢。

    程泽笑道:“看来范贤弟对相亲并不排斥!”

    苏亮在一旁鄙视道:“这家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根本就没有相亲,当然说这种风凉话。”

    程泽很惊讶,“范贤弟是平江府童子解试第一名,居然没有人家上门提亲?”

    范宁摇摇头,“我不太清楚有没有人提亲,反正我没有相过亲,或许是因为我家比较偏僻,加上家中贫寒,别人看不上也说不定。”

    “你装吧!你就继续装吧!我什么都没听见。”

    苏亮脸上的鄙视已经放大了无数倍,“再装下去,你就变成九尾狐狸了!”

    程泽小眼睛都滴溜溜乱转,不知他在打什么主意?

    程泽的家在江都县以北三十里的程庄,府宅是一座占地百亩的庄园式府宅,周围数百顷土地都是他的财产。

    范宁这才知道,程泽的曾祖父也是跟随赵匡胤打天下的功臣,后来杯酒释兵权,程家得了大量赏赐,便放弃了军权回乡享福,成为扬州数一数二的大地主。

    程家庄园离运河只有数里,一条小河将庄园和运河连接起来。

    范宁的客船在程家的码头上缓缓停靠。

    不远处就是被高墙包围的程家庄园,白墙黑瓦,颇为雅致,但大门却很有气势,一扇朱红色的大门,上面是一座巨大的双角门头,下面是十几级台阶,两边各矗立一座威武的狮子门兽,足足高达一丈。

    “哇!”

    苏亮惊叹道:“程泽,你们家是扬州第一豪门吧!”

    “谈不上!谈不上!”

    程泽连连摇头,“我们家连前十都算不上,主要是我曾祖父被封为郡公,才(允yun)许建这种大门,现在可不行了,哎!可惜大宋的爵位不能传给后人,否则我至少也是县公了。”

    这时,府门大开,一名中年男子带着十几名庄丁怒气冲冲奔来,远远骂道:“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泽吓了一跳,“坏了,我爹爹来了,肯定饶不了我!”

    他没有退路,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爹爹,我回来归回来,但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娶杨家那个懒婆娘!”

    “混蛋!你怎么说话来着?”

    程泽的父亲叫做程恩茂,是扬州有名的大地主,他长得又高又胖,比他儿子有气势多了,但也是小眼睛、小鼻子,程泽长得极像父亲。

    程员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便是程泽,小儿子是侍妾所生,才八岁。

    和天下父母一样,程员外对儿子寄托了很大的希望,这次他花了大价钱让儿子考上了举人,巩固了儿子的社会地位。

    下一步就是和杨家联姻,这样程家的家业在下一代就能稳住了。

    偏偏儿子不肯领(情qing),死活不肯娶杨家之女,这让程员外极为恼火。

    这时,他看见大船上走下几名少年,他愣了一下,忍住心中的怒火,问道:“他们是谁?”

    “是孩儿路上认识的朋友。”

    “哼!又是你交的狐朋狗友?”

    “爹爹,别乱说话。”

    程泽生怕被范宁他们听见,他上前低声道:“他们都是平江府的举人,进京赶考的。”

    程员外一怔,平江府的举人?儿子怎么会认识平江府的举人。

    程泽点点头,他回头看了一眼范宁,又道:“那个穿浅蓝色士子服的少年是今年童子解试第一名,叫做范宁,是平江府有名的神童。”

    程员外当然知道童子试,就算在扬州也极受重视,居然是童子解试第一名,他顿时改变了心态,欣然赞许儿子道:“这次你有长进了,懂得结交有用的朋友。”

    “那当然,你儿子也是举人嘛!”

    “(屁pi)的举人,要不是我花了三千贯钱,你能上榜?”

    骂了儿子两句,程员外立刻笑眯眯迎了上去,“欢迎三位平江府的少年英才来鄙庄做客,泽儿,快帮爹爹招呼你的朋友们进庄休息!”

    .......

    程泽的庄园虽然看起来颇有气势,但和吴江的朱宅比起来,还是逊色太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如果说吴江朱宅是大家闺秀,那程家也只能算小家碧玉,那种一石一木,一桥一阁的独具匠心的营造,程家看不到,范宁感觉程家就像自己蒋湾家的放大版而已,还是缺少一种底蕴。

    不过程家的房宅很大很多,而且待客也很(热re)(情qing),四名船夫也被接到府中好吃好喝招待。

    范宁三人住在一座招待贵宾的院子里,还有几名使女伺候,不过范宁他们并不打算长住,今晚住一天,明天去瘦西湖和蜀岗玩一圈,后天便出发北上了。

    “大寿,你这样玩命的练字也不是好方法,要学会劳逸结合才行。”

    范宁见李大寿一住下来便开始玩命写字,他终于忍不住劝说李大寿,“你不能光写字,还要学会思考,勤奋加思考才能让你进步更快。”

    “师兄,你就让我写吧!我这人悟(性xing)太差,只能靠勤奋了。”

    别的方面李大寿都会听范宁的话,唯独在练习书法方面,他比牛还犟,谁的话都不听。

    范宁没办法,也只能随他了。

    他找到苏亮,笑道:“小苏,我们出去走走,感受一下这里的田园风光。”

    “好!我披件衣服。”

    苏亮披上一件外袍,便跟着范宁向府外走去。

    两人出了府门,沿着小河向东面走去,小河旁边是一条乡间小路,两边长满了粗壮的大杨树,在秋风吹拂下哗哗作响,一阵阵落叶被秋风卷起,向远方飞去。

    小道左面是大片农田,稻子已经收割,田野里是一望无际光秃秃的稻茬。

    温暖的阳光穿过树林照在他们(身shen)上,给人格外舒适静谧的感觉。

    范阳仰头感受着微风,半晌,睁开眼对苏亮笑道:“你有没有发现,过了长江后,空气就变得干燥了,没有长江南面那种湿润感。”

    “嗯!”苏亮漫不经心的答应一声,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范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只见苏亮正出神地望着前面。

    范宁顺着他目光望去,只见斜坡下的河边,有三个年轻的少女正在采摘野花。

    “噢!赏心悦目的风景,难怪你看得那么入迷。”

    苏亮脸一红,“瞎说,我只是有点好奇。”

    这时,三名少女也发现了他们,三人顿时脸红了,其中一人提着裙子向前方的斜坡上奔去。

    三名少女,两个是使女打扮,穿着短衣宽脚裤,另一个(身shen)材稍高的,应该是主人,长得珠圆玉润,皮肤白腻,一张白玉般粉嫩的俏脸,长长的眉毛,小巧的鼻子。

    她双目含羞,悄悄瞥了苏亮一眼,向程府中奔去。

    “苏亮,要不要追上去?”

    范宁见苏亮的目光被少女勾住了,便忍不住开玩笑道:“她是不是很符合你的口味,你不是喜欢稍丰满一点的小娘子吗?”

    苏亮恨得牙根直痒。

    “你这人怎么一点斯文都没有,我发现你出来后就原形毕露,什么叫丰满一点,你究竟是读书人还是采花贼?你为什么不能说珠圆玉润?”

    说到这,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走进程府的少女,低声道:“她好像是程家之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