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险成损友
    回到院子,苏亮便跳起来发泄自己的满腹牢骚。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大寿,你听说过误交损友吗?今天你就见识到了,我旁边这位范大爷就是不折不扣损友,交他这个朋友,我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虽然李大寿很同情苏亮,但范宁是他师兄,他除了傻笑外,别无选择。

    范宁拉住他胳膊笑道:“下午我们散步时,你不是眼睛一直盯着人家小娘子吗?我在给你创造机会呢?你居然说我是损友,太让我伤心了。”

    “你哪有半点伤心的样子?”苏亮恨恨道。

    范宁一点不恼,依旧笑眯眯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原本是天道,很多美好的婚姻就因为某一方的矜持而擦肩而过,我不希望你将来会有这样的遗憾,所以我会替你抓住每一个机会。”

    “难道不合适,我还可以再换?”苏亮反唇相讥道。

    “你至少可以多对比,多考虑,就算将来放弃了也不后悔。”

    “但你也不能不分场合乱说一气。”苏亮的语气有点变软了。

    就在这时,一名使女在院门处施万福礼,“我家老爷有请苏官人一叙!”

    苏亮顿时惊慌失措,一个劲埋怨范宁,“都怪你,他们当真了,你说现在怎么办?”

    范宁将他拉到一边,笑着低声道:“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又不是你想娶就可以娶,再说,你才十二岁,你不会毛都没长齐就想进洞房吧!”

    “滚一边去!”

    苏亮狠狠瞪了范宁一眼,埋怨归埋怨,他却定心了很多,便整理一下衣帽,跟随小使女走了。

    这时,李大寿慢慢走过来笑道:“这次小苏被师兄坑惨了。”

    范宁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愿意?”

    李大寿一怔,“难道他还真愿意?”

    “愿意倒不一定!”

    范宁淡淡笑道:“但我知道他肯定动心了,昨天下午他见到程小娘子时,竟然看呆住了,我和他同舍两年,还第一次见他这样子失态。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刚才走时还居然整理了一下衣冠,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李大寿想了想,顿时哑然失笑,还真是这样子。

    范宁又笑道:“你以为我是不负责任的开小苏玩笑,若小苏自己不动心,说不定我的玩笑就开到你身上了。”

    李大寿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师兄,我要练字了,我先走一步。”

    他转身慌慌张张地跑回宿舍,范宁摇摇头笑了起来,这家伙相亲太多,已经畏惧成条件反射了。

    他抬头看了看夜色,天空还有一丝蓝色,暮色还有没有完全拉下来,四周的树木和房舍黑影瞳瞳,在暮色中若隐若现。

    空气中已有了一丝凉意,一名使女替他的书房点亮了蜡烛,窗上拉下纱帘,房间里也点燃了驱蚊香。

    范宁来到房间,喝了口热茶,随手取出他最喜欢的书,《历届省试对策文大全》,是手抄本,没有印刷。

    这是范宁随身携带的一本书,走到哪里都要带上它,是临行时赵修文送给他的奖励。

    不知不觉,范宁看得入迷了。

    忽然,门砰地一声推开了,只见苏亮气急败坏地走进来。

    “范宁,我现在就要走,这里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范宁一怔,“小苏,你别急,坐下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苏亮一屁股坐下,恨声道:“员外倒是很客气,但员外夫人说话太过分,让我写份保证书,又要我今晚写信给父母,说我同意这门婚事,我哪里同意了?”

    范宁微微笑道:“既然你不同意,干嘛还谈到写信给父母?”

    苏亮脸一红,“我只是夸奖程小娘子一番,她母亲问我觉得她女儿如何,我当然要说人家好话,在人家家里做客,总不能说别人不好吧!”

    “话虽然这样说,可她母亲的意思,明显是在问你愿不愿这门婚事,只是问得含蓄点而已。”

    苏亮瞪大了眼睛,“真是这样吗?”

    “当然!”

    范宁笑着摇摇头,“她总不能问你,小苏,你愿意娶我女儿吗?这样直白,你受得了?所以人家含蓄问你,小苏,你觉得我女儿怎么样?你说一堆好话,人家当然以为你有了这份心思。”

    苏亮有点急了,“范宁,我才十二岁,你觉得我现在谈婚姻,合适吗?”

    “我不是说了吗?你毛都没有......”

    “闭嘴!”

    苏亮没好气道:“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开玩笑?”

    “好吧!”

    范宁见他有点恼羞成怒,便不再开玩笑,低头想了想。

    “我估计对方的意思也是先定亲,但空口无凭,他们贸然上门去找你父母岂不是尴尬,所以就让你先写一封信。”

    “我若写信回家,我爹爹非要撕碎我不可,明明是进京备考,却搞出了这桩事,这信我绝不能写,范宁,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苏亮毕竟年少,在交谈时估计糊里糊涂承诺了什么。

    范宁也懒得深究,他沉思片刻道:“这样吧!你还是给家里写封信,把这边的情况说清楚,然后写明你的态度,你以学业为重,暂时不想考虑婚姻大事,把信寄出去,也算是给程家和你父母一个交代,然后咱们明天一早就走,不去扬州了,直接进京。”

    苏亮犹豫一下道:“你不是一直想去瘦西湖游玩吗?”

    范宁摇摇头,”以后再玩也来得及,我担心夜长梦多,程家又整什么幺蛾子出来,还是及早离去比较好。”

    事实上,范宁心中也有点懊悔,他发现苏亮还是太嫩了一点,说不定程家再给他一点什么诱惑和承诺,他真会做出什么傻事。

    万一这件事影响他科举,自己真的就成了损友,这件事必须悬崖勒马,立刻把苏亮带走,不能让它再继续发酵下去。

    苏亮点点头,“我今晚就写封信,明天路过市镇时把它寄回家,我再留封信给程员外说清楚,现在我没有时间和精力考虑婚姻问题。”

    两人又商量片刻,便通知了李大寿,明天一早出发。

    次日一早,程泽听说他们三人要走,急忙赶了出来,“范宁、小苏,你们不是要去扬州吗?我还打算陪你们去游玩,怎么又改变计划了?”

    范宁笑道:“大寿一心要练字,不想去玩,小苏也发现自己准备不充分,没有了游玩的兴致,等考完科举再来扬州吧!这次就不去了。”

    程泽走上前小声问道:“小苏是不是因为我妹妹的事情,急着想离去?”

    范宁把他拉到一边,笑道:“我实话实说,小苏对你妹妹很有好感,但也仅此而已,他才十二岁,根本没有任何考虑婚姻的想法,昨晚你母亲提到的一些要求把他吓坏了,你要理解他的难处。”

    程泽苦笑道:“我听母亲说,小苏好像答应以后会考虑我妹妹,所以我母亲就想先定亲。”

    “你母亲估计是误会了,我觉得为了双方的颜面,暂时不要再提这件事,万一小苏父母已经有了合适的人家,你父母贸然去提这件事,会伤尊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程泽默默点头,他当然明白范宁的意思,小苏的父母一口回绝,那实在太没有面子。

    “好吧!我把你的话转告父母。”

    程泽长长叹息一声,“哎,其实我也和你们一起进京赶考啊,我父母怎么也不准,估计我要到一月份才能进京去了,进京后你写封信给我,告诉我,你们的住处,我进京后来找你们。”

    范宁上了船,船只启动,缓缓向运河方向驶去。

    这时,程员外走了出来,叹了口气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被吓跑了,你娘也是,那么性急做什么,非逼人家书面表态,小苏毕竟还是少年啊!”

    “爹爹,以后来日方长吧!”

    程员外苦笑一下,这一走,还会有以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