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抵达京城
    七天后,范宁三人的船只抵达了京城,也是三年前的这个时候,范宁跟随范仲淹来到京城,三年过去了,依旧还是那座虹桥,店铺还保持着原样,甚至连行人都没有变。

    但范宁却知道,很多事情已经变了,尤其是自己的心境,和三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

    他默默望着两岸的景色,心境却没有了三年前的激动,反而平静如水。

    客船过了虹桥,向一座临时码头靠拢过去,这座码头专供外地船只停靠,只是要收取一定的费用。

    之所以船只没有进城,是因为进城有税务官,要上船严格搜查,而几名船夫都携带了偷税货物,借助范宁他们的身份,一路上都没有检查,但进京城却逃不过搜查。

    范宁很理解他们的难处,三人便在城外上岸了。

    和船夫们告别,三人雇了两辆牛车,带着行李向京城里而去。

    东京汴梁分为外城和内城,内城最早是后周的京城,随着人口不断增多,旧城已经远远容纳不下,宋朝便只得扩大京城,修建了外城,到了仁宗时代,人口继续增加,连郊外也开始热闹繁华起来。

    范宁一行是从新宋门入城,他们的住处安排在内城东南角的观音桥,那边有一座张巧儿客栈,是李大寿堂舅开的客店。

    据李大寿说,这个堂舅他从未见过,但碍不过母亲的一再要求,他们只得来这家客栈投宿。

    “小官人,那就是观音院桥!”

    赶牛车的车夫指着远处一座破旧的石拱桥笑道:“不过这一带都叫观音院桥,小官人说的客栈应该在桥的前面。”

    “这家客栈怎么样?”范宁笑问道。

    “既然叫客栈那肯定不错,一般脚店会差一点,既然叫客栈肯定会有独院,条件都不会太差。”

    车夫看了一眼范宁和苏亮笑道:“两位小官人是进京赶考吧!”

    “赶考的士子很多吗?”

    “不少呢!解试后就陆续进京,光我拉到就有三批了,考生一般都喜欢住旧城,旧城商业多,热闹,新城几乎都是住宅,等再过段时间,旧城的客栈就住满了,大家只能住新城去。”

    不多时,牛车抵达了一家两层楼的旧房前,大门上方挂了一块牌子,‘张巧儿客栈’。

    两辆牛车刚停下来,里面便迎出一个伙计,热情招呼道:“欢迎几个官人住店!”

    车夫高声道:“小哥儿,是进京赶考的举人!”

    “那就更欢迎了,我们店举人都喜欢。”

    又出来一名伙计给他们拎行李,掌柜也迎了出来。

    掌柜是个瘦高的中年人,不苟言笑,随时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在下姓严,是本店的掌柜,有什么可以为三位举人效劳?”

    范宁笑问道:“独院还有没有了?”

    “很抱歉,小店的独院只有一座,已经被人住了,也是来赶考的士子,从巴蜀过来的,昨天刚到。”

    “那上房呢?”

    范宁又问道:“不会上房也没有了吧!”

    “上房有,有好几间呢,三位小官人每一间都够了。”

    “那就每人住一间。”

    范宁他们已经考虑过了,他们都要温习功课,住同一间屋会互相影响,每人住一间屋最好。

    掌柜笑了笑道:“早点进京的好处就是可以每人住一间屋,要是一月份进京,那时住宿就紧张了,差不多要三四个人挤一间屋。”

    范宁三人都有举人推荐书,凭推荐书,很快就登记好了房间,价格不算贵,每间屋每天七十文钱,当然,租房更便宜,每间屋每天只要二十文钱,不过肯定是客栈住得舒服,早晚有热水供应。

    范宁交了十两银子的押金,便上楼去了,伙计已经先一步帮他们的行李扛上楼。

    二楼中间是一条窄窄的通道,两边都有房间,都是单间上房,档次比较差一点的在一楼,就是房间稍小一点,五十文一天,但几文钱一天的大通铺这里没有,一般在郊外的脚店。

    “如果喜欢安静,可以住在最里面顶头,当然,夏天不行,夏天西面太热,反正现在是九月下旬了,住西面其实也无所谓。”

    伙计帮他们行李拿进房,范宁要了最西面靠街一侧的物资,对面是苏亮,苏亮的隔壁是李大寿。

    虽然客栈是李大寿堂舅开的店,但他丝毫没有提及这层关系,这就是李大寿的性格,能不麻烦别人,就尽量不要麻烦,他可不想占堂舅的便宜。

    “不错,房间很宽敞明亮!”走进房间,范宁便忍不住称赞道。

    房间至少有三十个平方,最里面是一张厢床,四面都有围挡,用料足,做工考究,这种床在宋朝属于财产,比较值钱,像潘金莲嫁给西门庆,嫁妆就是两张床。

    窗户很大,上面糊有窗纸,还有窗帘,窗下放着一套宽大的桌椅,范宁的书箱已经放在桌子旁了。

    靠门处有一座橱子,里面有铜盆、泡脚桶、茶壶、牙盐等日用品。

    更有趣是墙角放着一架屏风,屏风背后是一只带盖的朱漆马桶,靠墙边还竖放着一只大木盆,那是用来洗澡的。

    “小官人有什么需求尽管向我开口,我们会尽力满足,有什么需要跑腿的地方,小人也愿意效劳。”

    “我知道了,辛苦你帮忙搬行李。”

    范宁随手从衣兜里抓了一把十几文钱塞给伙计,“钱不多,拿去喝杯茶!”

    伙计顿时笑逐颜开,连连拱手,他又指了指屏风,“后面是马桶,早上放到马桶间,楼梯正对面那间屋,会有人拿去清洗,中午送回来,每次十文钱,到时一并结帐。”

    这就是范宁非常喜欢宋朝的一个原因,不仅商品丰富,而且服务业十分发达,任何事情都考虑得十分周到,只要肯花钱,生活会非常舒适。

    比如到了夏天,就有专门卖冰的行业,他们在冬天屯集了大量冰块,盛夏时,会给人家提供特别的冰桶,每天都准时更换,使房间降温很多,一桶冰也就是几十文钱。

    对富裕人家还可以提供冰墙,在夹墙中放置冰块,直接使房间里如沐春风。

    伙计告辞走了,范宁在床上坐下,被褥都浆洗得干干净净,书桌上也擦拭得一尘不染。

    “范宁,我们吃午饭去。”苏亮在门口探头高声道。

    “好啊!大寿去不去?”

    “我问过他了,他要练字,哪里都不肯去,让我们给带一点。”

    范宁一阵头大,“这家伙,我真没法说他了。”

    .......

    张巧儿客栈在观音院桥北面,不远处就是观音院,南面数百步外便是著名的春明坊,那里是权贵高官的聚居之地,房价属于京城顶级,一座五亩的宅子都要卖十万贯以上。

    再向西走三里便是大相国寺范围了,那边才是名店荟萃,美食如林。

    不过只想吃饱就没有那么麻烦了,在客栈斜对面,靠近汴河边就有一座小食棚,相当于后世的大排档,档次比较底,但胜在便宜,品种也很多。

    此时,正好是吃午饭之时,食棚里坐满了客人,大多是底层的百姓,食棚上挂了一个牌子,牌上只有一个字,‘面’,原来这里是以面食为主,当然不止是吃面条,包子、馒头都有。

    在京城,肉馒头都称为包子了,这里光包子种类就是有十几种。

    范宁和苏亮找一张小桌子坐下,一名老妇人上前给他们擦了桌子笑道:“两位小官人想吃点什么?”

    “什么面食都有?”

    “都有,包子、夹子、兜子、滑子、饼子,什么都有,但没有酒,可以给你们来碗骨头汤。”

    夹子就是今天的饺子,兜子是指烧卖,滑子是馄饨,饼子的种类就多了,但这里指的是汤饼,也就是面条。

    范宁想了想道:“我要一笼包子,羊肉馅的,再来一盘三鲜夹子,放点醋,再来一碗肉沫掏面,我够了,小苏你要什么?”

    肉沫掏面就是肉沫凉面,味美量足,是范宁的最爱,苏亮却不太喜欢。

    苏亮笑道:“我和你一样,但我要油泼面,另外再来五笼包子,我们走的时候带上,给同伴带的。”

    “我明白了,小官人稍等,马上就来。”

    老妇人高声吩咐道:“先给两位小官人上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