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监视者
    就在范宁和苏亮在书店里购买书籍的同时,博文斋书铺的斜对面约数十步外,一名相貌猥琐的男子正蹲在一棵大树下,穿一件褐色短衣,戴着半旧的幞头,穿一条黑裤子,腰间束一条布带,看起来就像京城里随处可见的闲人。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但他目光却盯着博文斋大门处,他刚刚从张巧儿客栈骑毛驴过来,一直就远远跟着范宁和苏亮。

    这时,范宁和苏亮从书铺出来,直接走进了对面大相国寺的侧门,这名男子拍拍屁股,快步跟了上去。

    今天正好有万姓交易,范宁当然要赶过去看看,他们买的书都给书铺捆扎好,再多付二十文钱,书铺会直接帮他们送上门,省去了他们很大的烦恼。

    两人是从位于东北角的寺院侧门进入了大相国寺,这是书铺掌柜给他们指点的一条近路,横穿寺院便可抵达万姓交易市场,比绕寺院外围一圈要一大半的路程。

    “范宁,这边可以过去!”

    两人穿过长长一条走道,终于发现走道尽头有一扇小门,苏亮高兴得喊了起来。

    两人快步穿过了小门,这时,在他们身后数十步外,猥琐男子正躲在一堵围墙后面,探头望着两人的动静。

    他见两人进了小门,正要加快步伐跟随,忽然听到身后有一种异响,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觉脖颈一阵疼痛,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苏亮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京城,但他却是第一次参加万姓交易,寺院内的两边走廊下摆满了小摊,人头济济,格外熙熙攘攘,小摊大多是一张席子,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小玩意。

    “范宁快看!”

    苏亮轻轻碰了一下范宁,目视前面两个摊子,低声道:“居然还有盗墓古物!”

    范宁也看到了,在走廊下两张席子上摆着不少青铜器具,有的器具上还沾着泥土,显然是盗墓之物。

    宋朝律法禁止盗掘他人祖墓,但对古墓却比较含糊,不过道德层面却谴责这种行为。

    当然,卖者绝不会承认是盗墓,只是说自己从稻田里翻土时挖出来,让人也无话可说。

    范宁对青铜器不感兴趣,他在一家卖瓷器的小摊前蹲下,“掌柜,有没有好一点瓷器!”

    “我这些瓷器都是民窑的精品,一点不比官窑差,你看看这瓷胎、这光泽,还有这开片,上等的汝瓷。”

    范宁见他身后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布袋,估计他还有好东西没有拿出来。

    便摇摇头道:“民窑的东西外面哪家瓷器店买不到,既然来这里淘货,当然是想买点稀罕东西。”

    掌柜打量一眼范宁,见他仪表不俗,穿得也不错,便笑道:“好东西是有,关键是你能不能付得出那个价格。”

    范宁也笑道:“只要你价格公道,又怎么知道我付不出呢?”

    “好吧!”

    掌柜从身后布袋里取出一只木盒子,里面是一把青釉的八瓣南瓜壶和一对茶盏,造型精美绝伦,胎瓷细腻得像玉一般。

    掌柜将茶壶和茶盏转了一圈,证明它们完好无损,便得意洋洋道:“正宗汝瓷官窑,一百贯钱,分文不让!”

    范宁在朱家见过汝瓷官窑,一看便知道掌柜手中是真货,他深知这种官窑瓷器就算在宋朝也是可遇不可求。

    他毫不犹豫从皮囊中取出五锭银子,递给掌柜,“一百两银子,都是建州官银。”

    掌柜吃了一惊,居然直接给银子,他连忙接过沉甸甸的银子,仔细看了看,顿时喜出望外,把盒子递给了范宁。

    “小官人是识货之人,真是痛快!”

    范宁看了看盒子里的瓷器,便将它装进了皮囊中,笑道:“如果掌柜还有别的官窑,可以到观音院桥附近的张巧儿客栈找我,我姓范,平江府来的士子。”

    说完,范宁随即起身离去,旁边几个士子目光中羡慕不已,他们也看中了这套官窑茶具,还想讨价还价,但没想到范宁这么果断,一点不还价就买下来了,让他们失去了这个机会。

    几名士子连忙问道:“掌柜,刚才的官窑瓷器还有没有了?”

    掌柜叹息一声,“这种瓷器可遇而不可求,哪会有那么多?我就一套,保存了十年,第一次拿出来卖,就被刚才那个小官人买走了。”

    几名士子大失所望,都暗暗懊悔,自己怎么不果断一点呢?

    范宁找到了苏亮,见他手中也拿着一个袋子,便笑问道:“你买了什么?”

    “一块好看的石头!”

    苏亮从袋子里取出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范宁顿时愣住了,苏亮手中的石头正是一块田黄石,约鹅蛋大小,呈椭圆形。

    “你在哪里买的?”范宁连忙问道。

    苏亮回头一指,“就那个摊子,什么石头都有,这块石头比较便宜,二两银子拿下。”

    范宁走上前,果然是一个卖各种石头的摊子,两边围了不少人。

    “刚才卖给他的石头还有吗?”范宁指了指身后的苏亮。

    掌柜看了一眼苏亮手中的田黄石,微微笑道:“那种石头叫凤凰蛋,我原本有五个,今天都卖掉了,这种石头虽然不贵,但也不好弄,下个月吧!看看还能不能搞到?”

    范宁也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稳定货源,他可不希望田黄石矿脉已经被人抢先一步。

    对方显然只是偶然得到,让范宁一颗心稍稍放下。

    他又看了看摊子,基本上以各种玉石为主,和田玉、中原玉,还有水晶、琥珀以及寿山石、鸡血石、太湖石等等。

    范宁拾起几块小型太湖石看了看,至少一半是人工做成的,还有两块虽然是真货,但最多算中品,档次比较低。

    他挑了挑,买了三块上等和田美玉和两块鸡血石,又讨价还价一番,十五两银子成交,他囊中就只剩下几十文钱了。

    “范宁,我们找地方去吃午饭吧!”

    范宁看了看天色,确实已近中午,便笑道:“我囊中一贫如洗,要不,你请我?”

    苏亮吓了一跳,“不会吧!你一百多两银子都花掉了?”

    范宁附耳对他了几句,苏亮眼中顿时充满了羡慕,“居然是官窑,快给我看看!”

    “这里不好看,回去再说。”

    “那就先回去,回头我再请你吃饭。”

    两人匆匆离开了大相国寺,雇一辆牛车返回了客栈。

    .........

    中午时分,徐庆也回到朱府,向朱佩汇报他最新发现。

    “启禀主人,属下已经确定监视者的目标确实范宁,属下今天审问了一个监视着,他只是京城的一个无赖,有人出五百文钱一天让他监视范宁,范宁在客栈的情况他们不管,主要是了解范宁具体和谁接触。”

    朱佩有点奇怪地问道:“有说是谁出钱雇他们吗?”

    “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像个管家的模样,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那范宁会不会不安全呢?”

    徐庆摇摇头,“应该没有,他们的任务就是监视范宁和谁接触,甚至他们不能让范宁发现自己被监视了。”

    朱佩毕竟年少,她想不到这件事竟然和范仲淹有关系,范宁不过是权贵集团阻击范仲淹回朝的其中一环。

    不过朱佩却异常聪明,她知道自己可能不知道,但范宁本人或许知道原因。

    想了想,朱佩便对徐庆道:“今晚找个机会告诉范宁,他被人监视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宋超级学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