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忿忿不平
    在第二小甜水巷街边的一座小食摊上,欧阳倩情绪有点低落,她喝了口豆汁,忽然眼圈儿一红,泪珠儿扑簌簌落下。『→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范宁静静地注视着她,心中对她充满了同情,看得出她在婚姻大事上并不开心。

    当初她喜欢曾布,曾布却因为父亲去世,便回家守孝,同时刻苦攻读,为将来的科举做准备。

    两人已经分开了三年,却不知道这份恋情还在不在了?

    这时,欧阳倩抹去泪水,对范宁低声道:“刚才那个太学生叫吴钧,他父亲是敷文阁学士吴维山,这个吴钧算是我父亲的半个弟子,经常来家里向父亲请教学问。

    一个月前,我父亲正好外出,他来我家里,说是等父亲回来,结果他趁使女不在,对我胡说八道一番,还跪下来向我表达他的心意,我气愤不过,便斥责他无礼,要不是正好使女进来,还不知道他会继续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这件事你告诉父亲了吗?”

    “我给父亲说了,父亲只是一笑,说吴钧年少多情,可以理解,然后他就不闻不问了,阿宁,我感觉父亲分明是在纵容这个吴钧!”

    范宁沉思不语,他感觉欧阳修未必是纵容吴钧,应该是不当回事,或许他对这个吴钧还有几分好感,所以就忽略了女儿的感受。

    “那你母亲呢?”

    欧阳倩的眼睛又红了起来,哽咽着道:“要是我亲娘还在,她一定会替我做主!”

    原来欧阳倩是欧阳倩的前妻所生,范宁心中不由叹息一声。

    沉默良久,范宁又问道:“曾布有消息吗?”

    欧阳倩摇摇头,小声道:“自从他回乡后,我给他写了很多信,他一封都没有回过。”

    范宁明白了,欧阳倩用情很专,一直没有忘记曾布,范宁心中不由有些遗憾,看来自己在她心中,真的只是一个小弟。

    范宁笑了笑,安慰她道:“曾布应该还在丁忧期,不敢有非分之想。”

    欧阳倩摇摇头,“他的丁忧期去年就结束了,今年二月和五月他还和兄长两次进京拜见父亲,却始终躲开了我。”

    说到这里,欧阳倩咬了一下嘴唇,满怀幽怨地对范宁道:“我后来才知道,父亲并不同意我和曾布之事,他为了前途,便把我丢在一边了。”

    “不会这样无情无义吧!”

    范宁想了想又道:“或许他在等考上进士后让你父亲改变心意,至少他并没有写信和你划清界线,你给他写信,他都默默接受了,我觉得他对你还是有情义。”

    “就是他这种所谓的情义让我难受,他给我说清楚,准备金榜题名后再向爹爹求亲,那我也愿意等待,他却处处逃避,连见我一面的勇气都没有,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就不敢承担责任,却这样怯弱,让我怎么把终身托付给他?”

    “要不要我去找他说一说?”

    “不要!”

    欧阳倩果断道:“自己都没有勇气,还让别人去说,这样的男子我看不上!”

    范宁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吃罢午饭,范宁送欧阳倩回家。

    两人乘坐一辆牛车缓缓向欧阳府驶去。

    欧阳倩伤感地望着街外的景色,她心中忽然觉得异常软弱。

    “阿宁,我该怎么办?”

    范宁沉默片刻,缓缓道:“我衷心祝愿倩姐能够找一个如意郎君,但世事难料,如果有一天倩姐觉得自己无路可走,那就来找我,我会保护倩姐,在我身边,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倩姐。”

    范宁的语气低缓而坚定,俨如一股暖流涌进欧阳倩心中,她的内心被深深触动,身边少年竟给她一种难以言述的安全感,她轻轻把头枕在范宁肩上,不由低低叹息一声。

    “阿宁.....”

    ......

    送欧阳倩回了家,范宁坐牛车返回住处。

    一路上,范宁都在为欧阳倩的遭遇而感慨。

    欧阳倩或许就是宋朝上层女子的一个缩影,她生母已经去世,现在的母亲是继母,虽然待她不错,但毕竟不是亲生女儿。

    欧阳倩的情感也不被父亲看重,想追求自己的爱情,却总有一堵无形的高墙挡在前面,让她无可奈何,无法逾越。

    有时候勇敢冲出去,收获的爱情却往往并不甘甜,反而充满苦涩。

    范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但愿自己的承诺能给欧阳倩无助的内心带去一点安慰吧!

    牛车在小巷子口前停下,范宁下了牛车,掏出一把钱给车夫,便快步向住处走去。

    一进门,苏亮便迎上来笑道:“阿宁,你知道谁又来找过你?”

    范宁一怔,心念一动,随即反应过来。

    “是朱佩?”

    苏亮点点头“猜对了,朱佩中午时来找过你!”

    “我知道了!”范宁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喂!喂!”

    苏亮连忙拦住他,“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是朱佩来找你,你却陪另一个小娘出去逛街了,你有没有考虑朱佩的感受?”

    范宁歪着头打量苏亮,“我倒想问问你在想什么?我和女孩儿出去有问题?你知道她是谁?和我是什么关系?”

    一连串的反问令苏亮张口结舌,他悻悻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早知道我就不替你掩饰了。”

    范宁笑了起来,“看来我是错怪你了,你怎么替我掩饰?”

    “我说你一早出去拜访京城的朋友了,拜访谁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斟酌吧!朱佩兴致勃勃来找你,却扑了个空,她一脸不高兴地回去了。”

    范宁心中有点无奈,本来没有什么事情,苏亮却要替自己的掩饰,那岂不是越描越黑,不过苏亮的好心他还是很感激。

    “好吧!多谢你替我掩饰。”

    范宁转身要走,苏亮又连忙道:“等一等!”

    范宁停下脚步,回头无奈地望着他,“你到底有完没完?”

    “再问最后一件事!”

    苏亮涎脸笑道:“今天和你一起出去的小娘子是谁?是不是你的......”

    “别瞎想!她是欧阳修的女儿,也是我义姊。”

    苏亮吓了一跳,眼睛蓦地瞪大了,“你认识欧阳修?”

    范宁点点头,“三年前堂祖父带我进京,认识了他,前两天我还去拜访他。”

    苏亮眼中充满了羡慕,欧阳修可是天下读书人的偶像,也是苏亮最崇拜之人,范宁居然和他很熟。

    苏亮心中一热,连忙拉住范宁,嬉皮笑脸道:“师兄,我今天晚上我请你吃大餐,明天也请你,那个.....下次拜访欧阳前辈,也带着我去吧!”

    “他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什么好见的?”

    范宁笑着点点头,“好吧!下次我带你一起去,说好了,今天和明天你请我吃大餐。”

    “没问题!”

    苏亮高兴得跳了起来,“你想吃什么,尽管开口!”

    .......

    朱佩眨了眨眼睛,惊讶地问道:“你是说,他早上其实是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娘子一起出去?”

    徐庆点了点头,“范宁陪那个小娘子去李百泰鞋帽店买了一顶帽子,好像和一群太学生发生了冲突,最后也没有打起来,然后范宁就陪那个小娘子回家了。”

    徐庆不可能隐瞒小主人,但他也不想凭添起风波,便掐头去尾地将范宁的出行简单说了一遍。

    朱佩心中着实很不舒服,自己千方百计替他着想,帮他解除危险,他可好,搬家的第二天就陪别的女孩儿出门逛街去了。

    他有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

    朱佩脸色阴沉,却没有贸然发怒,她太了解范宁,自己胡乱发怒,只会让范宁愈加反感自己,她得弄清楚,那个小娘子到底是谁?

    “那个小娘子有十四五岁?”

    “应该是,范宁叫她倩姐!”

    这时,朱佩忽然想到一人,连忙问道:“那个小娘子是不是姓欧阳?”

    “这个属下不清楚,范宁一直称呼她倩姐,没有称呼她的姓。”

    朱佩点点头,十有*是欧阳倩,在京城,范宁除了欧阳倩,似乎也不认识别人。

    朱佩心中舒服了一点,她知道欧阳倩至少比范宁大三岁,等范宁到娶妻成家之时,欧阳倩早该嫁人了。

    只是这个混小子居然不主动上门来感谢自己,却陪别的女孩儿逛街,着实令朱佩忿忿不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