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谁是大东主
    马车在驶出街口后放慢了速度,朱佩心中怒气才稍稍平息。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你得告诉我,为什么有人监视你?”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朱佩心中,日思夜想,简直快成心病,好容易见到范宁,她便急不可耐问范宁。

    范宁并不想把真实情况告诉朱佩,以免她过于担心,不过想了想,范宁还是觉得应该是实话实说。

    “有人监视我,其实并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我堂祖父范仲淹,现在传闻天子有意召他回朝,所以朝中反对者在拼命阻挠,或许他们怀疑我是堂祖父的传信人,所以才监视我,了解我和哪些人接触?”

    朱佩这才明白其中原委,她又担心问道:“那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范宁摇摇头,“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傻,我是平江府的贡举士,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事情就大了,会牵连到很多人,再说我本身对他们没有威胁,我估计只是监视,别的事情他们不会做。”

    “你还是不要大意,京城不像平江府,这里的水太深,牵涉到各种利益关系,每年科举都会出各种事情,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好。”

    范宁点点头,这时,他想到一事,又笑道:“你知道田黄石的事情吗?”

    “我当然知道!”

    朱佩抿嘴笑道:“你二叔已经写信告诉我了,我是奇石馆的二东主嘛!”

    范宁额头冒出三根黑线,二叔从来不写信告诉自己奇石馆的经营情况,他倒肯写信告诉朱佩?

    “既然你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明仁和明礼已经启程去福州.......”

    不等范宁说完,朱佩便得意洋洋道:“看来你的消息还不如我,那两个家伙已经收购了三千多块田黄石,土地买下了一千五百亩,正在雇人修建房舍,他们收购的第一批田黄石已经启程北运,估计现在已经到平江府了。”

    范宁简直无语,倒是谁是奇石馆的东主?去收购田黄石是自己的决定好不好,倒头来所有人都知情,自己却一无所知。

    朱佩见范宁表情又惊愕又恼火,不由心中好笑,便安慰他道:“你别怪范二叔了,他不是不知道你的地址吗?”

    “算了,反正你闲得没事,这件事我就交给你来折腾。”

    “什么叫你交给我折腾?”

    范宁的话让朱佩大为不满,“这两年我一直在管奇石馆好不好,范二叔每隔两个月都会写一封信向我报告经营情况。

    还有,京城奇石馆的店铺是我找到的,明年过完年店铺就正式交割给我们,然后范二叔二月初过来打理,准备开店,这些事情你以为谁在做?”

    范宁这才知道二叔在给自己捣糨糊,他明明告诉自己,是朋友在帮他找店铺,原来是朱佩在找店,范宁忽然意识到,朱佩对奇石馆的介入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得多。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大东主才是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也不想问。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朱家在京城协助,自己的‘田黄石计划’或许更容易打开局面。

    想通这一点,范宁心中一丝芥蒂也迎刃而解,他笑问道:“那你对田黄石了解有多深?”

    “我还想问你呢?田黄石究竟长什么样子,你居然在它们身上押了重注?”朱佩好奇地问道。

    范宁笑了笑道:“前两天苏亮在大相国寺买到几颗田黄石,我拿了一颗打算今天给你,刚才和你母亲见面时,我把它送给你兄长朱哲了,感谢他为我雕像。”

    这时,朱佩的马车已经抵达范宁居住的巷子口,缓缓停了下来。

    “阿宁,今天下午我要去上课,没有时间,过两天我再带你去看看店铺,你这几天专心复习,不要再乱跑了。”

    范宁笑着答应了,他跳下马车,向朱佩挥了挥手,马车起步向西面奔去,很快便驶远了。

    马车里,一直沉默的剑梅子忽然问道:“阿佩,你怎么不问他欧阳姑娘的事情?”

    “剑姐,有的事情不能问,我心里有数,他想告诉我,自然会说,他如果不想说,我问了也没有意义。”

    剑梅子冷哼一声,“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他若敢负你,我一剑宰了他。”

    朱佩羞得满脸通红,拉着剑梅子的胳膊乱摇晃,“剑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和他只是.....只是一起开店做买卖,没有别的关系。”

    剑梅子白了她一眼。

    .........

    朱佩私自坐马车离去的消息,还是被管家及时告诉了她母亲王氏,王氏顿时勃然大怒,她铁青着脸道:“等那死丫头回来,立刻带她来见我!”

    王氏在内堂里背着手来回打转,一个长子的呆傻已经把她折腾得疲惫不堪了,现在女儿也不让自己省心,她的几个孩子到底要折腾自己到什么时候?

    她心中也有点埋怨朱佩的祖父,从小对她千依百顺,把她宠坏了,哪有小娘子整天男装女扮,跑去学堂读书的?这种荒唐的事情,祖父居然也答应。

    这时,一名使女来报,小娘子已经回来了,在大衙内那里。

    王氏稍稍松了口气,还好,估计范宁比较懂事,没有带着朱佩到处游玩。

    其实王氏对范宁的印象也比较好,她只是不希望两人整天厮混在一起,会引起一些闲言碎语,对女儿的名声不利。

    王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她决定这件事先和丈夫商量一下,然后再和女儿谈。

    后宅朱哲的房间里,体型胖大的朱哲正好奇地摆弄着丫鬟送来的田黄石,丫鬟没告诉他,这个东西能做什么,他还是以为是个蛋,在桌边敲打着。

    ‘砰!砰!砰!’

    朱哲用力敲打着黄蛋,桌子都要被敲坏了。

    “大呆呆!你在做什么?”

    朱佩快步走进来,握住他的手,指着桌上的木屑道:“你把桌子敲坏了!”

    朱哲捧着石蛋发愣,这究竟是什么?

    “先给我看看?”

    朱佩把小手伸到他面前,朱哲茫然的看了一眼妹妹,把石蛋放在她手上。

    朱佩仔细看了看这块田黄石,顿时被吸引住了,她忍不住惊叹道:“居然有这么精润细腻的石头,难怪那家伙一心要做大它,还真有眼力。”

    她见哥哥歪着头,一脸好奇地盯着石头,朱佩便指了指旁边的小石像,拿起他的刻刀在石头上比划了两下,笑嘻嘻道:“雕娃娃,知道吗?”

    朱哲眼睛慢慢亮了起来,他终于明白妹妹的意思了。

    他接过石头,开始用雕刻大师的目光打量这块田黄石。

    事实上,朱哲就是用寿山石雕刻石像,田黄石本身就是寿山石的一个分支,只是这块田黄石太像一只鹅蛋,让他一时误会了。

    这时,朱佩忽然想到一幅画,立刻奔回自己院子,找到了溪山行旅图,又奔了回来,她把溪山行旅图放在兄长面前,指了指田黄石,又指了指画。

    “把画刻在石蛋上!”

    朱哲很听妹妹的话,他放下石头,开始细细地揣摩起这幅画,朱佩没有惊扰他,悄悄离去了,她知道兄长揣摩一幅画至少要花一天时间,就像老僧坐定,除了吃饭睡觉,他的整个精神都投入到画中去了。

    .........

    朱孝云黄昏时回了家,他出任审官院判官,审官院主要负责评判中下级文官考课铨注,太平兴国六年,又在审官院下单设差遣院,负责少卿、监以下考课、注授差遣事宜。

    而朱孝云负责复审,把住了官员考课、派遣的最后一道关口,虽然他官阶不高,才是正六品,但他手中实权极大,很多高官都要巴结讨好他。

    朱孝云是朱元甫的次子,长得很清秀,皮肤白皙,眉眼间,朱佩就长得有点像父亲。

    朱孝云回房脱去外套,对妻子笑道:“最近差遣院批了一百多人,每件派遣都要我审核,着实累得够呛,好在今天终于批完,明后两天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王氏犹豫一下道:“既然官人已经不太忙了,有件事情我想和官人商量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