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程氏兄妹
    ========

    报名是在考试院内进行,考试院内摆下十几排桌子,由礼部官员负责给考生们报名。

    终于轮到了范宁,考官是个和蔼的中年官员,笑眯眯问范宁道:“是本人参考吗?”

    “正是!”

    “把你的推荐书给我!”

    范宁从书袋中取出平江府衙开具的省试推荐书,递给了考官。

    考官看了看笑道:“原来是童子试,年纪应该符合吧!多少岁了?”

    “学生今年十二岁!”

    考官只是例行公事地问一问,其实推荐书都写得很详细,他点点头,又仔细看了看范宁的推荐书。

    “不错,居然是童子试第一名。”

    他取过一只竹筒,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竹签,递给范宁笑道:“你抽一支考号签吧!”

    范宁抽出了一支签,展开裹在上面的纸条,‘两千七百六十八号,甲考场’。

    他把纸条递给考官,考官随即取过一张空白浮票,提笔写下他的考号,不过在考号前加了一个‘童’字,表示他是童子试考生。

    “联系客栈是哪里?”

    “旧曹门客栈!”

    考官在登记簿上写下了旧曹门客栈。

    接下来他将推荐书上的姓名、籍贯、住址以及相貌特征等等信息抄到浮票上,最后盖上一个验讫章,将浮票递给了范宁。

    “可以了!祝你考出好成绩。”

    “多谢前辈!”

    范宁接过浮票,行一礼,转身到后面去等苏亮和李大寿。

    这时,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一闪,进入了人群中,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范宁还是认出了此人瘦高的背影,正是他曾经的对头徐绩。

    近三年不见,居然在京城遇到了,范宁不由冷笑一声,徐绩必然也是偷偷过来瞥一眼自己,他还是没有胆量和自己面对面。

    “范宁,你遇到了熟人?”苏亮快步走过笑问道。

    范宁笑了笑道:“一个曾经的老熟人罢了!你是多少号?”

    “我是甲考场两千一百九十九号,你呢?”苏亮兴奋问道,他的运气不错,抽到一个很吉利的考号。

    “我和你一个考场,我是两千七百六十八号。”

    这时,李大寿急匆匆跑了过来,“师兄,我是丁考场,两万六千四百四十五号!”

    范宁笑道:“你是正常省试,和童子试不在一起,不过参加考试有九万八千余人,你这个考号已经算前面了。”

    “怎么样,去哪里吃午饭?”

    “师兄,回去吧!我心里没底,想再背一背书。”

    李大寿拿到考券后,心中很紧张,已经没有心思在外面吃饭了。

    范宁也不为难他,便笑道:“那就回去把东西放好,然后我和小苏去旧曹门瓦子吃饭。”

    三人随即坐牛车返回了住处,他们刚下牛车,巷子跑出一个肥胖的年轻男子,一把抱住范宁,“你们是不是去报名了,为什么不等等我?”

    范宁挣脱他的胳膊,这才认出来,原来是扬州认识的新朋友程泽,他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色士子服,头戴软脚幞头,活像一只灰色鼹鼠。

    “原来是程兄!”

    范宁热情地拍拍他的胳膊,“你不是说明年才来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要报名啊!京城的亲戚去成都府了,只好提前赶来,我还说和你们一起去报名。”

    “没事!报名很简单,明天我陪你去。”

    这时,范宁见苏亮胀红了脸,神情十分古怪,正探头探脑望向巷子里,他不由有些奇怪,“小苏,你在看什么呢?”

    程泽呵呵笑了起来,“我把妹子也带来了,让她来京城玩玩,估计小苏看见她了。”

    范宁额头上顿时出现三根黑线,程家够狠,看来是盯住苏亮了。

    ........

    巷子里,程圆圆红着俏脸,有点不好意思地站在一堆行李后,她打扮得很漂亮,穿一件短襦,外套一件银色的狐皮裘袄,下穿一条宽大的石榴裙,梳着双环鬓,一张圆脸细腻雪白,弯弯的眉毛,一对含羞带怯的杏眼,虽然从容貌上说,她比欧阳倩和朱佩都要逊色一点,但也十分俏丽,而且她身姿略显丰满,更有一种珠圆玉润的美感。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丫鬟,一样的胆小羞怯。

    范宁见苏亮神情扭捏,说不出话来,便笑道:“先进屋休息一下,然后去吃饭。”

    范宁带着众人走进巷子开了门,他指着外房的四间屋道:“这几件屋子都空着,你们暂时先住在这里,回来我们再安排!”

    程泽呵呵一笑,“没问题,我住哪里都行!”

    他推开一间屋门,先把行李放进去,李大寿上前帮忙。

    苏亮偷偷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程圆圆,连忙把范宁拉到一边低声道:“外房都是下人住的房子,让他们住不妥吧!”

    范宁瞥了他一眼笑道:“这么快就心疼了?”

    “去你的,我只是觉得不礼貌。”

    其实范宁也心里也明白,外院都是下人住的地方,这是约定成俗的事情,虽然他们没有下人,但这种做法确实不太礼貌。

    “要不然你就搬到我书房来,把你的房间腾给他们。”

    “可以!”

    苏亮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了,“反正我一间屋子也足够了。”

    这时,李大寿走过来道:“师兄,要不我住外屋,我觉得更轻松自在一点。”

    范宁冷笑一声,“你是觉得我给你施加的压力太大了?”

    李大寿脸一红,虽然他不敢承认,但事实如此,他想发愤读书,但师兄却逼他休息,让他压力巨大,正好程家兄妹来,他便可以趁机住外屋了。

    他说不出话来,范宁便道:“你要搬随便你,我不管你。”

    李大寿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得讪讪红着脸进屋去给程泽说了。

    片刻,程泽出来对范宁笑道:“真不好意思,一来就麻烦你们,大寿兄弟一定要把房子让给我,我实在拒绝不了,那就让我小妹和她丫鬟住大寿的房子,我和大寿住外屋,贤弟看行不行?”

    范宁暗暗点头,这个程泽会为人,也知道让李大寿一个人住外屋不好意思,他陪着住,就比较顺利成章了,否则,把主人赶到外屋住,自己住内院,实在是不像话。

    范宁便欣然笑道:“那就这样吧!先把东西放好,回头我们再收拾房间,我们去吃饭。”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程圆圆小声对兄长道:“大哥,我想给爹娘寄封信,不知附近哪里有急脚递?”

    苏亮立刻自告奋勇道:“旁边旧曹门瓦子就有,等会儿我带你去!”

    程圆圆脸一红,盈盈施了个万福礼,“谢谢苏大哥!”

    范宁翻了翻白眼,他对这个苏亮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

    望着程氏兄妹走进了王锤儿急脚店,范宁拍了拍苏亮的肩膀,开玩笑道:“你好像比程姑娘还小一岁吧!让人家叫你大哥,你好意思吗?”

    苏亮撇撇嘴,毫不客气反击道:“李大寿比你大四岁,不是一样叫你师兄,那你好意思吗?”

    “你这个家伙,嘴巴几时变得这么锋利了?”

    苏亮见左右无人,咬牙切齿对范宁道:“先丑话说在前面,不要在她面前出我的洋相,否则我跟你翻脸!”

    范宁挠挠头,眼中充满了迷惘,“这个她是谁啊?”

    苏亮脸一红,轻轻给了范宁胳膊一拳,“你是明知故问!”

    范宁呵呵一笑,“那好,我会照顾你的面子,那中午吃饭你请客!”

    “我请就我请!”

    不多时,程氏兄妹从店里出来,程泽笑眯眯问道:“我们去哪里吃饭?”

    范宁指了指苏亮,“这件事得问小苏,我们去哪里吃饭,都是他决定,他对附近比我熟得多?”

    范宁的潜台词却没有说,每天都是苏亮去买早饭,当然他对附近很熟。

    苏亮得意地挠挠头,“走吧!我带你们去罗大娘猪蹄店,那家的店位子比较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