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过犹不及
    范宁回头,这才发现他(身shen)后站着一个中年道士,(身shen)穿蓝色短道袍,头戴紫阳巾,扎着绑腿,脚上穿着布鞋。

    此道士左手执一柄浮尘,右手拿一杆旗幡,上写看吉凶,问前途,铁口神算,不准不收钱。

    他长得倒有点骨骼清奇,目光炯炯,显得格外精神抖擞。

    中年道士脸上堆满笑容又道“小道是终南山羽士王冠一,愿为小官人看一看相。”

    每一届科举,大宋各地的算卦者也云集京城,大街小巷到处可见摆摊算命的相师,最多时有万人以上。

    有算卦、有看相、有摸骨,有些算命的比较准,则会围满了科举士子,在清明上河图上就有不少描绘,算是京城一景。

    范宁因为剑梅子的缘故,对道士并不反感,他笑问道“你说说我是做什么的”

    中年道士捋须微微一笑,“小官人是今科童子试考生,来自江南,可对”

    范宁笑道“我们穿着士子服,年纪又不大,说话是平江府口音,道士当然能猜得出。”

    程泽大笑,“被揭穿了吧在这里装神弄鬼,还不快离去”

    中年道士并不恼怒,他看了一眼程泽笑道“这位小官人进京也是为赶考,但最终却无缘科举,我说得对不对”

    程泽顿时大惊失色,他举人资格是花了三千贯钱搞到,前不久因((嫖piao)piao)娼被礼部取消了省试资格,这两件事他讳莫如深,却被一个道士看穿了。

    他急忙站起(身shen),上前行一礼,“我小看道长了,不知道长是怎么看出来”

    “很简单,你左额有缺陷,这意味着你在十五六岁会有一次大挫折,你双眉短粗,多有瑕疵,说明你早年仕途不顺,但你又是富贵之相,衣食不愁,虽然科举不顺,却另有洪福,尤其在房宅方面会多有斩获。”

    程泽心中愈加敬佩,他今天正好买了一座宅子,被这位道长说中,他连忙摸出一块半两重的银子恭恭敬敬奉上。

    范宁却对苏亮低声笑道“两百人才考中一人,绝大多数考生当然最终是无缘科举,这话说得模棱两可,可以说他被取消资格,也可以说他没考上,程泽穿得那么好,手上的金镯子至少重三两,还有宝石戒指,当然是富贵之相,至于房宅,道士说得可不一定是现在。”

    苏亮笑道“你觉得他会给我算什么”

    范宁一阵冷笑,“当然给你算姻缘,你和程圆圆坐得那么近,眉来眼去的,瞎子都看得出来。”

    苏亮脸一红,不服道“我就不信,给你算前途,却给我算姻缘,凭什么”

    “不信你就试试看”

    苏亮还真不信,他整一下衣冠,笑道“道长不妨给我算一命”

    道士笑呵呵走上前,打量一下苏亮,又迅速看了一眼程圆圆,见程圆圆含(情qing)脉脉地看着苏亮。

    道士微微一笑,“恭喜小官人了,小官人印堂带彩,双目含(情qing),佳偶天成,婚姻方面最近必有良缘。”

    苏亮恨恨瞪了一眼范宁,只得摸出五十文钱递给道士。

    中年道士也不嫌少,欣然笑纳,他又转向范宁,“其实我上楼就注意到了小官人。”

    “注意到我什么”范宁笑问道。

    “小官人的面相很特别,鼻头平准,眉带双彩,这是很罕见的运势,尤其对于前途科举”

    范宁正听得出神,道士却停住了,他看了一眼道士,“道长怎么不说下去”

    中年道士捋须笑道“若小官人有诚意听,小道就有诚意说。”

    范宁掏出五十文钱放在桌上,笑道“你不妨说下去”

    中年道士刚要说,苏亮在一旁问道“什么叫眉彩”

    道士不得不先给苏亮解释,“眉彩就是眉毛中有特别长的几根,它会给整个人的眉眼增彩,像小官人的印堂发亮,也是一种彩。”

    范宁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他早就发现自己确实有几根眉毛比较长,两边都是,他还想什么时候将它修剪一下,不料竟然是好运势的标志。

    中年道士又继续对范宁笑道“小官人运势很特别,不光今科会高中,似乎将来还会高中一次科举。”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都糊涂了。

    “我也说不清楚原因,但小官人有双眉彩,一般就是指学业上有两次大的成就。”

    “会不会是指高中解试和会试”程泽若有所思道。

    “不可能”

    众人异口同声,“你考过了解试,但眉毛就没有彩”

    程泽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便不吭声了。

    范宁笑道“这可是以后的事(情qing),我怎么知道你算得准不准”

    中年道士又仔细看了看范宁,笑了起来,“小官人自小家境贫寒,但后来遇到贵人,使你的家庭逐渐富裕,而且今年小官人要发一笔横财,财势极旺,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范宁呵呵一笑,“我这人连科举盘缠都是借来的,哪里发财,算了,这五十文钱你拿去,借你吉言,希望我能这次高中。”

    中年道士接过钱,又笑道“将来我们还会有再见之时,希望那时小官人不要太吝啬,告辞了”

    中年道士转(身shen)便扬长而去。

    众人吃完饭,便起(身shen)回住处,一路上,程泽就在喋喋不休地夸耀他的新房宅,好容易等他不再啰嗦,苏亮捡了一个空,低声和范宁说话。

    “其实我觉得那道士有点门道,他说你遇到贵人,我觉得这个贵人就是朱大官人,难道不是吗”

    范宁也觉得这个道士有点难以捉摸,说他有道行,他却嫌自己给钱太少,说他是骗钱,但酒楼中那么多士子,他却只找自己一人,而且他说自己今年要发笔横财,让范宁想到了田黄石。

    范宁对这个道士捉摸不透,便淡淡笑道“他说以后还会相见,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众人刚回到住处,小丫鬟杜鹃焦急奔了出来,“小官人,李大哥晕倒了”

    范宁一惊,“也怎么了”

    杜鹃连连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见他晕倒在门口,好容易才把他抬上(床chuang),又跑去请医师。”

    范宁连忙冲进大门,苏亮也跟着奔了进去,正好遇到一个医师拎着药箱从李大寿屋里出来。

    范宁急忙问道“请问医师,我朋友怎么了”

    医师苦笑一声道“问题不是很大,休息几天就好了,他主要是太累,活活累得倒下了,就算铁打的人也经受不起啊”

    “他后天就要参加科举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早点康复”范宁又焦急地问道。

    “我给他开了两副大补药,但这只是救急,最好的药方还是休息,至少要休息四五天,他还能缓过来,其他办法我也没有了。”

    范宁连忙取出一两银子给医师做诊金,医师收了银子又道“或许可以买点上好的人参给他熬汤,他也许会早几天康复。”

    “多谢医师提醒”

    医师匆匆走了,范宁走进屋里,只见李大寿十分虚弱地躺在(床chuang)上。

    范宁上前问道“大寿,你怎么样”

    李大寿叹了口气道“师兄,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拼命太狠,这下连科举都参加不了。”

    “你今天和明天好好休息睡觉,然后再吃几副药,你的(身shen)体强壮,说不定还能去参加科举。”

    李大寿慢慢闭上眼睛,喃喃道“我真的很想睡觉。”

    “那就睡吧我去给你抓药。”

    范宁把被子给他盖好,门也带上,转(身shen)对苏亮道“让他好好睡觉,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我去给他抓药,买两根上好人参回来。”

    范宁回头,这才发现他(身shen)后站着一个中年道士,(身shen)穿蓝色短道袍,头戴紫阳巾,扎着绑腿,脚上穿着布鞋。

    此道士左手执一柄浮尘,右手拿一杆旗幡,上写看吉凶,问前途,铁口神算,不准不收钱。

    他长得倒有点骨骼清奇,目光炯炯,显得格外精神抖擞。

    中年道士脸上堆满笑容又道“小道是终南山羽士王冠一,愿为小官人看一看相。”

    每一届科举,大宋各地的算卦者也云集京城,大街小巷到处可见摆摊算命的相师,最多时有万人以上。

    有算卦、有看相、有摸骨,有些算命的比较准,则会围满了科举士子,在清明上河图上就有不少描绘,算是京城一景。

    范宁因为剑梅子的缘故,对道士并不反感,他笑问道“你说说我是做什么的”

    中年道士捋须微微一笑,“小官人是今科童子试考生,来自江南,可对”

    范宁笑道“我们穿着士子服,年纪又不大,说话是平江府口音,道士当然能猜得出。”

    程泽大笑,“被揭穿了吧在这里装神弄鬼,还不快离去”

    中年道士并不恼怒,他看了一眼程泽笑道“这位小官人进京也是为赶考,但最终却无缘科举,我说得对不对”

    程泽顿时大惊失色,他举人资格是花了三千贯钱搞到,前不久因((嫖piao)piao)娼被礼部取消了省试资格,这两件事他讳莫如深,却被一个道士看穿了。

    他急忙站起(身shen),上前行一礼,“我小看道长了,不知道长是怎么看出来”

    “很简单,你左额有缺陷,这意味着你在十五六岁会有一次大挫折,你双眉短粗,多有瑕疵,说明你早年仕途不顺,但你又是富贵之相,衣食不愁,虽然科举不顺,却另有洪福,尤其在房宅方面会多有斩获。”

    程泽心中愈加敬佩,他今天正好买了一座宅子,被这位道长说中,他连忙摸出一块半两重的银子恭恭敬敬奉上。

    范宁却对苏亮低声笑道“两百人才考中一人,绝大多数考生当然最终是无缘科举,这话说得模棱两可,可以说他被取消资格,也可以说他没考上,程泽穿得那么好,手上的金镯子至少重三两,还有宝石戒指,当然是富贵之相,至于房宅,道士说得可不一定是现在。”

    苏亮笑道“你觉得他会给我算什么”

    范宁一阵冷笑,“当然给你算姻缘,你和程圆圆坐得那么近,眉来眼去的,瞎子都看得出来。”

    苏亮脸一红,不服道“我就不信,给你算前途,却给我算姻缘,凭什么”

    “不信你就试试看”

    苏亮还真不信,他整一下衣冠,笑道“道长不妨给我算一命”

    道士笑呵呵走上前,打量一下苏亮,又迅速看了一眼程圆圆,见程圆圆含(情qing)脉脉地看着苏亮。

    道士微微一笑,“恭喜小官人了,小官人印堂带彩,双目含(情qing),佳偶天成,婚姻方面最近必有良缘。”

    苏亮恨恨瞪了一眼范宁,只得摸出五十文钱递给道士。

    中年道士也不嫌少,欣然笑纳,他又转向范宁,“其实我上楼就注意到了小官人。”

    “注意到我什么”范宁笑问道。

    “小官人的面相很特别,鼻头平准,眉带双彩,这是很罕见的运势,尤其对于前途科举”

    范宁正听得出神,道士却停住了,他看了一眼道士,“道长怎么不说下去”

    中年道士捋须笑道“若小官人有诚意听,小道就有诚意说。”

    范宁掏出五十文钱放在桌上,笑道“你不妨说下去”

    中年道士刚要说,苏亮在一旁问道“什么叫眉彩”

    道士不得不先给苏亮解释,“眉彩就是眉毛中有特别长的几根,它会给整个人的眉眼增彩,像小官人的印堂发亮,也是一种彩。”

    范宁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他早就发现自己确实有几根眉毛比较长,两边都是,他还想什么时候将它修剪一下,不料竟然是好运势的标志。

    中年道士又继续对范宁笑道“小官人运势很特别,不光今科会高中,似乎将来还会高中一次科举。”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都糊涂了。

    “我也说不清楚原因,但小官人有双眉彩,一般就是指学业上有两次大的成就。”

    “会不会是指高中解试和会试”程泽若有所思道。

    “不可能”

    众人异口同声,“你考过了解试,但眉毛就没有彩”

    程泽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便不吭声了。

    范宁笑道“这可是以后的事(情qing),我怎么知道你算得准不准”

    中年道士又仔细看了看范宁,笑了起来,“小官人自小家境贫寒,但后来遇到贵人,使你的家庭逐渐富裕,而且今年小官人要发一笔横财,财势极旺,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范宁呵呵一笑,“我这人连科举盘缠都是借来的,哪里发财,算了,这五十文钱你拿去,借你吉言,希望我能这次高中。”

    中年道士接过钱,又笑道“将来我们还会有再见之时,希望那时小官人不要太吝啬,告辞了”

    中年道士转(身shen)便扬长而去。

    众人吃完饭,便起(身shen)回住处,一路上,程泽就在喋喋不休地夸耀他的新房宅,好容易等他不再啰嗦,苏亮捡了一个空,低声和范宁说话。

    “其实我觉得那道士有点门道,他说你遇到贵人,我觉得这个贵人就是朱大官人,难道不是吗”

    范宁也觉得这个道士有点难以捉摸,说他有道行,他却嫌自己给钱太少,说他是骗钱,但酒楼中那么多士子,他却只找自己一人,而且他说自己今年要发笔横财,让范宁想到了田黄石。

    范宁对这个道士捉摸不透,便淡淡笑道“他说以后还会相见,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众人刚回到住处,小丫鬟杜鹃焦急奔了出来,“小官人,李大哥晕倒了”

    范宁一惊,“也怎么了”

    杜鹃连连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见他晕倒在门口,好容易才把他抬上(床chuang),又跑去请医师。”

    范宁连忙冲进大门,苏亮也跟着奔了进去,正好遇到一个医师拎着药箱从李大寿屋里出来。

    范宁急忙问道“请问医师,我朋友怎么了”

    医师苦笑一声道“问题不是很大,休息几天就好了,他主要是太累,活活累得倒下了,就算铁打的人也经受不起啊”

    “他后天就要参加科举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早点康复”范宁又焦急地问道。

    “我给他开了两副大补药,但这只是救急,最好的药方还是休息,至少要休息四五天,他还能缓过来,其他办法我也没有了。”

    范宁连忙取出一两银子给医师做诊金,医师收了银子又道“或许可以买点上好的人参给他熬汤,他也许会早几天康复。”

    “多谢医师提醒”

    医师匆匆走了,范宁走进屋里,只见李大寿十分虚弱地躺在(床chuang)上。

    范宁上前问道“大寿,你怎么样”

    李大寿叹了口气道“师兄,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拼命太狠,这下连科举都参加不了。”

    “你今天和明天好好休息睡觉,然后再吃几副药,你的(身shen)体强壮,说不定还能去参加科举。”

    李大寿慢慢闭上眼睛,喃喃道“我真的很想睡觉。”

    “那就睡吧我去给你抓药。”

    范宁把被子给他盖好,门也带上,转(身shen)对苏亮道“让他好好睡觉,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我去给他抓药,买两根上好人参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