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第一场考试
    =========

    卯时一刻,科举的预备钟声敲响,这时,考场大门将关闭,不再准许考生进入,但每次总会有迟到的考生,或者睡过头,或者找错地方。

    但不管他们用什么理由解释,考场大门都不会再打开,不少士子绝望地蹲在地上掩面哭泣,错过了这一刻,那就意味着他们又得等三年。

    考场上的士子同样紧张万分,考官已经开始一座大帐接着一顶大帐发考试用纸。

    十万考生,差不多五千顶大帐,不可能每座考帐都配一名监考官。

    监考官采用巡视的办法监考,而每座大帐前会有一名士兵,士兵不负责监考,而死处理一些特殊事(情qing),比如考生晕倒,或者带考生上茅房等等。

    很多考生就是发现了监考不严这个漏洞,才千方百计挟带作弊资料入场。

    只要通过了大门口搜查那一关,基本上就不会再被抓住。

    范宁已经拿到了一(套tao)考试用纸,有两张正式答卷,两张稿纸和两张糊名条。

    此时试题还没有公布,考上们先在两张正式答卷上写上自己名字籍贯以及考号,另外在右上角写上卷号,随即用糊名条将姓名等内容糊住。

    范宁的目光向柳然望去,却发现柳然的坐位空着。

    这让范宁一怔,刚才见柳然还(挺ting)直腰坐在位子上,他到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柳然带着一名监考官和两名士兵走进大帐,他一直走到范宁,一指范宁前面的考生。

    “就是他,挟带了作弊资料!”

    考生顿时脸色煞白,双股战栗,大颗汗珠从额头流下。

    监考官上前拍拍他肩膀,“起来!”

    考生浑(身shen)发抖,站不起(身shen),两名士兵上前将他架起,拖到一边,监考官随即从这名怀中搜出了十几条写满字布帛。

    他重重哼了一声,“带走!”

    考生忽然嘶声竭力地大哭起来,“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放过我这一次吧!”

    “带走!”

    监考官一声怒喝,两名士兵将这名考生拖走,远远还听到他的哭声。

    大帐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柳然,虽然大家都不喜欢作弊的士子,但对踩着别人上位的人更反感。

    柳然不屑地看了一眼范宁,得意洋洋返回自己位子,轻而易举就得了揭发作弊的奖励,这种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沉重的钟声。

    “咚——咚——”

    考试正式开始了。

    众人立刻集中精力,不再考虑作弊者之事,一名士兵走了进来,手中举着木牌,木牌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就是今天的议论文试题。

    《子在齐问闻韶,三月不知(肉rou)味,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范宁轻轻松了口气,题目和他记忆中完全一样,历史并没有在这里出现偏差。

    自从得知范仲淹改变了历史轨迹,重新被调入京城后,范宁对自己的记忆有点不太相信了,他唯恐稍不经意,看到的又是一个走向岔道的历史。

    比如这次科举的主考官,应该不是欧阳修,但历史偏偏在这里就有了改变,欧阳修担任了主考,那么科举题目如果出现变化,也不奇怪。

    但庆幸的是,科举题目并不是由主考官出题,而是由天子赵祯出题,科考题没有受到影响。

    对于顶级高手而言,这种文章可以信手拈来,毫不费力。

    范宁也可以一挥而就,但那样他未必能竞争得过大宋各地的天才少年,他只有利用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提前进行准备。

    这道题范宁几个月前便写好了,反复斟酌、反复修改,一些段落甚至借用了后来的历史名篇,足足修改了十几遍才勉强满意。

    这道题的关键就在‘学之’,朱熹对这段论语有注解说,“《史记》三月上有‘学之’二字,不知(肉rou)味,盖心一于是而不及乎他也”

    简单的说,三月不知(肉rou)味,并不是音乐太美而忘记了(肉rou)的滋味,而是为了学习美好的音乐而废寝忘食,已经顾不得品尝(肉rou)的美味,‘学之’才是通篇文章的灵魂。

    把握住这一点,就能写出上好的议论文。

    范宁在一个月前,还特地和苏亮以及李大寿讨论过这篇文章,其实就是含蓄地告诉他们,这篇文章的核心在哪里?该怎么写?相信现在苏亮和李大寿也一定得心应手。

    范宁沉思片刻,便提笔在稿子上写道:

    “昔乐有名韶者,用帝舜之所作者也。后千余年,列国惟齐能传其乐,孔子在齐适闻其音,想其慕舜之德其心已极于平(日ri),闻舜之乐,其(身shen)如在当时。

    故不徙听之以耳,而实契之于心。”

    范宁一口气写了洋洋千余字,最后提笔收了尾,点出了本文的论眼。

    “圣人寓邻国而听古乐,学之久而专称(春chun)美也。”

    范宁放下笔,忽然有所感,一回头,发现监考官就站在自己(身shen)旁,伸长脖子看自己的文章。

    这让范宁一阵汗颜,这才过了半个时辰,自己就已经写完了,这让监考官怎么看。

    也难怪监考官会关注范宁,别的士子都在咬笔沉思,唯独范宁运笔如飞,仿佛思如泉涌,根本停不下来,和其他考生完全不同。

    监考官眼中露出震惊之色,显然被这篇议论文的高质量所震撼,也对范宁的高速度震惊不已,他还没见过写得这么快的考生,这才半个多时辰,这位考生已经做完了。

    监考官目光古怪地看了范宁一眼,忍不住敲了敲他的卷子,意思是他写得太快,好好再修改。

    实际上,监考官敲范宁的卷子已经是违规了,按照规定,监考官不能做任何暗示考生的动作,他敲范宁的卷子,是表示写得不行,需要再修改?还是暗示别的什么意思呢?这很容易让考生陷入迷惘。

    监考官也意识到自己违规,转(身shen)离开了考场。

    范宁将议论文重新读了三遍,修改了几处小瑕疵,这才将议论文写在正稿上。

    说起来范宁还要感谢张谊整理的科举注意事项二十八招,这些招数实际上是考生的经验之谈,只有多次参加科举才能体会到。

    正因为有了这黑技术二十八招,使范宁学到了很多前人经验,使他尽量避免犯一些低级错误。

    比如谋篇,一篇文章在着手写上正稿之前,必须先进行布局,行距多大,字距又是多少,要写多大的字等等。

    有了提前的布局规划,才能使一篇文章看起来布局合理,既不局促,也不宽阔,使卷面非常赏心悦目。

    可别小看这种卷面布局,审卷官面对十万份考卷,一份看起来紧紧巴巴缩成一小团的卷子,绝对会影响审卷官的心(情qing),很多时候,连内容都不看,就直接判了死刑。

    一份卷面难看的考卷绝对不会考中进士,这是众多审卷官的共识,区别只是在第几轮被淘汰而已。

    范宁将议论文抄写在正式答题纸上,他仔细地检查两遍,确定一字不错,这才放下了笔。

    此时已经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按照规定,过了午时才(允yun)许交卷,差不多还要等近两个时辰,对范宁而言,着实难熬。

    就在范宁煎熬时间的同时,李大寿的(情qing)况却不太妙,紧张、疲惫加上(身shen)体虚弱,使他已经快承受不住了。

    他眼前一阵阵眩晕,连卷子都渐渐看不清楚,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李大寿强打精神在草稿上写议论文,这篇文章他们三人讨论过,他还记得范宁给他们再三强调关键是‘学之’。

    只要把握住这个关键点,所写的文章再差也是上中。

    李大寿强行写了数百字,他只觉得(身shen)体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眼前开始模糊,越来越模糊,他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啪嗒!’笔落在卷子上,一头栽倒在地上。

    轰隆一声巨响,所有考生都吃惊地回过头,望着倒在地上的黑大个。

    帐门口的士兵听到了动静,急忙跑进来,他一眼便看见倒在地上的考生。

    士兵吓了一跳,连忙叫来两名同伴,三人将昏迷不醒的李大寿抬出了大帐,这是今年晕倒的第一个考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