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 殊死之战(4)
    “卧槽?”

    身后赫然是加大版的夜王。

    之前的夜王和常人身高差不多,一米八左右。

    而现在出现的夜王竟然有三米高。

    夜王缓缓低头,冷漠地看向徐迟。

    徐迟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

    没等他想明白,夜王猛地发动了攻击。

    夜王拔出长剑直接劈向徐迟。

    空气中的水汽接触到极寒的剑刃,瞬间凝结出来白色冰花,随着剑刃的轨迹,空中出现一道白痕。

    徐迟大惊失色,夜王的剑这么厉害,即使划伤自己,怕是自己也要和真龙雷戈一样,被冰层吞噬,最后化为冰雕。

    他赶忙躲过去。

    哗。

    夜王的剑砍上了地面,扬起了地上的积雪。

    剑尖离躺在地上的雪诺不足一手的距离。

    雪诺瞠目,一骨碌滚到了另一边。

    夜王没有追击雪诺,而是转身,提剑横切向徐迟的侧腰。

    徐迟再次躲过去。

    徐迟这会缓和了心神,心底不禁奇怪。

    这夜王出剑的速度不比雪诺快多少,那刚才他那诡异的躲子弹身法是怎么来的?

    他一边思考着,还能敏捷地躲过夜王各种攻击。

    夜王皱起眉头,他看徐迟心不在焉的模样,以为对方是在蔑视自己。

    他疯狂地展开攻势,但是连徐迟的衣服边角都蹭不到。

    阁楼上传来珊莎兴奋的喊叫:

    “金子,快干掉夜王!”

    徐迟的思绪被打断,他转头看向阁楼上的美人,笑问道:

    “晚上有酒有美人吗?”

    即使徐迟不看夜王的剑招,也能轻易地躲避开来,因为他用的都是打狗棒法中的身法,对付夜王这没有章法的剑招,再轻松不过了。

    珊莎笑道:

    “有,都有!”

    “好!”徐迟大笑道。

    他转头看向另一边,喊道:

    “山姆,我的龙晶棒拿来了吗?”

    远处传来急切的喘息声:

    “来...来了,来了!”

    随后,一个通圆的身体跑出来,手里提着一根漆黑的棍棒,正是山姆。

    山姆将手中的龙晶棒丢给徐迟。

    徐迟一把接住龙晶特制的棒子。

    夜王趁徐迟接棒的时候,猛地切向徐迟的脖颈。

    徐迟巧妙地微屈腿弯,躲过夜王一剑。

    紧接着,以蹲势的徐迟毫不犹豫的一个甩棍,抽向夜王的膝窝。

    龙晶撞击到夜王的皮肤上,竟炸出火花。

    夜王吃不住这一棍子的力量,直接跪倒在地上。

    徐迟没有给夜王喘息的时间。

    一击建功后,他猛地跃起,竖起龙晶棍,以开山之势,猛地劈向夜王的脑袋。

    夜王抬起头,刚好见到落到头顶的棒子,他瞳孔猛缩。

    下一刻,龙晶棍结结实实地击中了夜王的脑袋。

    轰!

    夜王的脑袋和龙晶棍一起碎裂开来。

    徐迟手中握着的龙晶棍子只剩下半截。

    他顺手将这剩下的半截龙晶插进了夜王的心脏。

    夜王身体晃动了一下,终于带着半截龙晶倒下了。

    徐迟紧紧盯着地上夜王的尸体,生怕夜王再度复活。

    只见夜王的蓝色躯体慢慢融化成液体,染蓝了地上的积雪,最后尽数融进了土地中。

    这时,城外传来龙鸣,是归来的真龙卓耿。

    龙母见到卓耿没有受伤,松了一口气。

    卓耿悬在院子的上空,对着夜王尸体消融的地方狂喷火焰。

    徐迟赶忙躲闪到一边,但脸仍被烘烤得通红。

    龙焰燃烧之下,蓝色的积雪瞬间蒸发,融了夜王身体的泥土也化作漆黑的焦土。

    到此时,众人才彻底放下心来,这夜王是真的死了。

    徐迟走过去,扶起地上的雪诺,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雪诺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摇摇头说道:

    “没事,就是挨了夜王的一下。”

    两人走到龙母跟前,发现此时雷戈除了头部,其他地方全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

    雷戈的眼皮已经闭上了,呼吸若有若无。

    龙母面色凄切,这些龙就像是她的孩子,现在又死一只在她怀里,她心如刀割。

    仅存的真龙卓耿落到院子里,它用嘴叼住雷戈的脖子,费力地将其拱到自己的后背上,随后缓缓飞起,背着雷戈离开了临冬城。

    龙母看着卓耿离开的背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雪诺搂住龙母,轻声问了一句:

    “卓耿这是去哪?”

    龙母摇摇头,没有说话。

    徐迟也想不出来,这卓耿要把它兄弟拖到哪。

    雪诺叫来下人,将龙母带进屋子里休息,他开始组织剩下的战士打扫战场。

    阁楼上跑下来一个欢快的身影,是珊莎。

    珊莎一下子抱住徐迟,美丽的眸子中带着笑意,说道:

    “干得好。”

    徐迟笑道:

    “晚上在床上你也会这么说。”

    珊莎的脸一下绯红一片,她瞥了一眼旁边的雪诺,扭了下徐迟的胳膊,责备徐迟出言无忌。

    旁边的雪诺有些尴尬地走远了些。

    回到会议大厅,雪诺又组织战士追上之前撤离的部队,其中就有布兰和艾丽娅。

    等追赶部队回来的时候,却没带回来布兰和艾丽娅。

    据战士汇报,艾丽娅在路途中改变了方向,独自前往了君临。

    而布兰波隆一行人直接没了踪影。

    雪诺很焦急,刚和家人团聚没几天,这又走散了。

    他吩咐战士继续追查布兰的下落,并命令布蕾妮带人前去拦下艾丽娅。

    龙母按住雪诺的手,安慰说道:

    “夜王已死,异鬼全都覆没,他们不会有危险的,别担心。”

    珊莎点头说道:

    “布兰有神之视角,想必他已经看到了此战的胜利,正往回赶,刚好和追寻队伍走岔了。”

    雪诺呼口气,点点头说道:

    “但愿如此吧。”

    晚上,全城举办了一场庆祝酒会。

    酒会上,不少战士都上来敬徐迟这位英雄酒,徐迟喝了不少,醉醺醺的,又吃了不少油腻的烤肉。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厕所,扣嗓子吐出了所有的酒,才稍微清醒点。

    他漱干净嘴巴,心底嘀咕,今晚还有正事,不能让酒误事。

    他绕开酒会,防止又有人拉他喝酒。

    他径直上了楼,来了珊莎的房间,轻敲门。

    “谁呀?”里边传来他魂牵梦绕的声音。

    “是我。”徐迟笑眯眯道。

    “来了。”珊莎打开门,站在徐迟面前。

    今晚珊莎换上了一袭暗金色长裙,脸上稍微粉饰了一下,抹了红唇,立刻光彩照人,可与日月争辉。

    徐迟被珊莎的美丽迷得更醉了。

    他走进去,用脚带上门,一把将珊莎推倒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