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 尸体不翼而飞
    青年定了定心神,说道:

    “我平时上学,还有找朋友玩的时候,每次都会经过这里,那倒霉狗就一直叫唤,很烦人。”

    徐迟冷笑道:

    “真的是这样吗?”

    青年眼神落到一边,咬定说道:

    “就是这样的,警官,我绝对没有骗你。”

    徐迟懒得再问,这老小子肯定是隐藏着什么。

    他说道:

    “继续带路。”

    “好。”青年便带着徐迟往矮房走去。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徐迟踩着一个稍高的石头,目光越过篱笆,看向矮房里边的院子。

    此时,里边的草地上到处都是血迹,却没看到死狗的尸体。

    徐迟开口问道:

    “你把狗的尸体藏哪里了?”

    青年促狭说道:

    “那边草丛底下。”

    “走,带我去看看。”徐迟冷声说道。

    两人走到正面前,徐迟伸手敲门。

    咚咚咚。

    不一阵,一个拄着拐杖的老汉走出来。

    徐迟压低声音问旁边的青年道:

    “这位就是约翰?”

    青年神色有些不安地点点头。

    徐迟朝里边喊道:

    “约翰大爷,我是附近的警长伯顿,来这里调查您的狗被棒杀的案子,您给开开门。”

    约翰听到这话,只是点点头,苍老的面孔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放佛对自己的狗死掉无动于衷。

    徐迟心底奇怪,灯约翰开了院子门后,带着青年走进去。

    约翰忽然转头,问了一句:

    “还有谁?”

    徐迟转头看了一眼青年,说道:

    “噢!还有我的一个同事。”

    “是吗?”约翰翻起眼白,扫了一眼徐迟两人的方向,像是能看到对方。

    约翰半张脸都是烧伤留下的增生疤痕,眼球也是奇怪的形状。

    看样子,他就是被火烧伤才导致的眼瞎。

    被长相如此恐怖的人盯着,徐迟瘆得慌,但他强装镇定说道:

    “是啊。”

    约翰便没再多问什么。

    徐迟开始回忆,在他印象中,好像美恐中就有这么一个被火烧伤的男人。

    而关于这个男人到底是好是坏,他就不太记得了。

    三人走进屋子。

    徐迟扫视一圈,稍皱了下眉头。

    窗户都被厚实的窗帘遮住,所以屋子里显得昏暗阴冷,还带着一股潮湿的霉味。

    “警官,查到是谁打死我的狗了吗?”约翰直接问道。

    徐迟点头说道:

    “查到了,我们会按正常司法程序进行,最后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约翰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徐迟忍不住想,是不是大火烧伤了他的面部神经和肌肉,他做不出表情来。

    “您节哀顺变,我跟同事去现场看看。”

    “嗯。”约翰点点头。

    徐迟便和青年离开了房间,来到院子中。

    徐迟让青年指认一下把狗的尸体藏在哪了。

    青年走到一处茂盛的草丛跟前,指着下面说道:

    “在里边。”

    “扒出来。”徐迟冷冷说道。

    青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蹲下来扒开草丛。

    他忽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徐迟问了一句。

    “尸体不见了,我明明藏在这的。”青年一脸惊恐。

    徐迟走过来,看了一眼。

    草丛下面确实有一滩血迹,但是没有狗的尸体。

    徐迟踢了一脚青年的屁股,说道:

    “不是你藏的?”

    青年苦笑道:

    “我就是藏在这草丛里的啊,怎么还能被偷了呢?”

    徐迟看青年那表情,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而且这小青年也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他站直身,转头看向屋子的方向,神色凝重。

    这个老头约翰有古怪。

    徐迟没有再去询问约翰,而是带着青年准备离开。

    青年走在前面,首先出了门。

    这时,不远处有个女孩往这边喊道:

    “嘿,乔尔!干得漂亮!”

    女孩刚说完,就见到跟在后面出来的警长徐迟,脸色一变,赶忙转身往远处走。

    徐迟自然也听到这个女孩刚才的话。

    他赶忙叫住女孩:

    “喂!你站住!”

    女孩瞥了一眼这边,脚下步子却加快了。

    徐迟想追上去的时候,发现这女孩竟然跑向了那栋闹鬼别墅。

    “嗯?这女孩就是这别墅家的女儿?怪不得刚才瞥一眼觉得眼熟。”

    徐迟心里嘀咕,没有追上去。

    他折身回来,发现这个叫乔尔的青年仍一脸迷醉地盯着女孩的背影。

    他伸手拍了一下乔尔,问道:

    “那个女孩叫什么?”

    乔尔支支吾吾,不敢说出来,生怕拖女孩下水。

    徐迟想了想,冷笑道:

    “叫维奥莱特对吗?”

    乔尔震惊道:

    “你怎么知道。”

    徐迟摊手,没有解释。

    这个美恐系列颜值担当的小姑娘,他当然记得,美貌和他的珊莎有一拼。

    他将乔尔推到警车里,带到警局移交给了民事纠纷案件负责人。

    他再开车回来的时候,找到了这条街上的社区居委会。

    一个护工跟他说,这个叫约翰的盲人一直以来都不用导盲犬的。

    在前些日子,社区居委会收到一笔捐助。

    于是,居委会用这笔钱,扶助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瞎子约翰便有了自己的一个导盲犬。

    徐迟听了暗暗点头,难怪这约翰对那条狗没感情,原来这导盲犬是刚到约翰家。

    但是他仍觉得古怪,就算是没有感情,那别人打死他的狗,愤怒应该会有吧。

    约翰表现得还是太冷淡了些。

    至于狗的尸体,他猜想应该是那个女孩维奥帮助乔尔解决了。

    徐迟离开了社区,身上的传呼机忽然响了。

    他刚接听,那边就传来惊恐的叫声:

    “警官!您快过来!有人要杀我们全家!他有武器!他现在就站在我们家门口,我和女儿不敢出去。”

    徐迟赶忙安抚说道:

    “女士您先别慌,请告诉我您的住址。”

    “是昌黎街32号,昨天我们见过的!”

    徐迟一愣,这32号不就是那栋闹鬼的别墅吗?这个报警的女人好像就是薇薇安,别墅的女主人。

    他愣神的功夫,那边一直在求救。

    他回过神来,说道:

    “稍等,我马上就到,请待在屋子里,尽量不要和歹徒发生冲突。”

    说完,他就开车赶往别墅方向。

    一路风驰电掣,五分钟后他就赶到了别墅门口。

    他下车抽出枪,对准站在门口的拿着砍刀的老人。

    “放下武器!”他发出警告。

    等他绕到这个这个老人的前面,才认出来,这个老人竟然是瞎子约翰。

    约翰一改之前的面瘫表情,此时他面目狰狞地对着别墅里边咆哮。

    手中还一直挥动着砍刀,但是没有破门进去的意思。

    徐迟来不及多想,他慢慢靠近约翰,喊道:

    “约翰!我是警长伯顿,请冷静,放下武器,听到没有!我让你放下武器!”

    约翰转头看了一下徐迟这边的方向。

    他提着刀,慢慢后退,想要逃离。

    徐迟喊道:

    “放下武器,趴在地上!”

    约翰摇着头,一直后退,已经退到了马路上。

    这时马路上,一辆轿车疾驰而过。

    轰!

    约翰当场被撞飞,鲜血飙射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