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5 假情趣女佣
    约翰倒在血泊之中,那双畸形的眼睛还在盯着徐迟。

    徐迟愣在原地,一直端着枪,脑子里一片混乱。

    肇事车辆停了下来,从上下来一个胡子大叔。

    胡子大叔捂着头,一脸惊恐地徘徊在车子的前后,不敢走上前去。

    徐迟长舒一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装回手枪,拿起呼叫机呼叫了救护车。

    这时,别墅里跑出来一人,是薇薇安。

    薇薇安看到现场的惨况,也是一脸惊悸。

    她没有说话,径直走到约翰的身旁,跪在地上给约翰做检查,又做了几轮心脏复苏。

    看样子这薇薇安是医生或者是护士。

    约翰伤得太严重,救护车到的时候,医生都摇头。

    徐迟安排救护车将人拖到医院,并叫来了自己的同事处理这个案件。

    徐迟站在路口,有些头痛。

    无论他怎么躲这个别墅,这个别墅总能以各种理由和他产生交集。

    同事警员示意徐迟去询问一下薇薇安一家人,做个笔录。

    徐迟推脱不了,只好走进了这家别墅。

    太阳还没落山,别墅里各个房间都开了灯。

    灯火通明之下,墙壁被照得惨白,屋子里显得有些清冷。

    徐迟坐在沙发上,另一边坐着薇薇安和她的女儿维奥莱特。

    薇薇安情绪有些低落,此时她肩上披着救护人员给她的毛巾,还在一直抽泣。

    反而是年轻的维奥搂着薇薇安,一直在安慰自己的母亲。

    徐迟开口问道:

    “您认识约翰吗,哦就是那位死者。”他补充了一句。

    薇薇安点头,说道:

    “他住在我们家隔壁,我们搬来的时候见过他,我还给他送过派。”

    徐迟继续问道:

    “根据您的观察,约翰最近有什么奇怪的行径吗?除了今天。”

    薇薇安回忆起来,说道:

    “印象中约翰先生一直是这样的状态,难以接近的感觉。”

    这时,维奥插话道:

    “他最近几天晚上一直都徘徊在我们家楼下,而且他家的狗一直在疯叫,像是得了狂犬病,他也不管。”

    “哦?是吗?你知道他家的狗去哪了吗?”徐迟装作随意地一问。

    维奥轻笑道:

    “这谁知道,他那里那么恐怖,谁敢去。”

    “哦,那这么说,你们和约翰之间是没有直接冲突的?”徐迟追问了一句。

    薇薇安点头。

    徐迟收起小本,站起来说道:

    “今天的询问就到这里,您好好休息,未来几天我们可能还会麻烦您,而且如果你们想到什么遗漏的,都可以打电话给我们。”

    “好,警官辛苦了。”薇薇安和维奥站起来送徐迟。

    徐迟走向门口,路过厨房的时候,忽然瞥见一人在盯着他。

    他转头看去,惊讶地发现厨房里站着一个穿着性感蕾丝裙、黑丝袜,腰上还系着围裙的古怪女人。

    看装扮应该是这家的女佣,但是围裙下面那情趣衣服又是什么鬼?

    另外,这个女佣看向徐迟的眼神,充满魅惑,甚至还作出舔舌头的挑逗动作。

    徐迟皱起眉,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房间。

    薇薇安将徐迟送到门口,徐迟转身看向薇薇安问道:

    “夫人,我再多问几句。”

    “您请问。”薇薇安很温柔说道。

    徐迟掏出小本,说道:

    “我记录一下,请问你们家几口人?”

    薇薇安说道:

    “我丈夫‘本’,我,还有女儿‘维奥莱特’,我丈夫现在还在学校,他是大学教授。”

    徐迟点点头,继续问道:

    “没有其他人了吗?”

    薇薇安补充说道:

    “哦对,还有我们的女佣。”

    “哦?能详细描述一下吗?”

    “她是社区介绍给我们这帮忙的,工钱不高,好在勤勤恳恳。”

    “还有其他信息吗?比如年龄,穿着,还有平时喜好什么的。”

    薇薇安有些奇怪,但是仍然老实回答道:

    “好像是五十左右,我记得她刚来的时候跟我聊天,说比我大五岁。她穿着很简单,一直都是帮佣的清洁服装,喜好嘛,我倒是没怎么注意,因为在家里她一直都在干活。”

    徐迟点点头道:

    “感谢您的配合,今天的谈话请对所有人保密,您回去歇着吧。”

    说完,徐迟坐上车赶往警局。

    路上,他擦了一把冷汗。

    他刚才在厨房看到的那个女佣明明是25岁左右的年轻女人,但薇薇安口中却是五十岁。

    而女佣不合宜的装扮,似乎薇薇安也看不到。

    徐迟陷入了深思,他应该是受到了女佣的迷惑,这个女佣铁定是鬼。

    想到在刚才,这个半老徐娘伪装妙龄女郎勾引自己,徐迟一阵反胃和后怕。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自己之前投放到权力的游戏世界的视频。

    视频仍然没有收到回复。

    他有些心烦意乱,将手机揣进口袋。

    到了局里,通过同事的调查,他才知道,这个死掉的约翰其实是别墅的前一任主人。

    从前的他是一个意气风发的成功人士,有美丽的妻子,有可爱的一双儿女。

    但是在一个罪恶的夜晚,有人纵火,烧掉了别墅。

    在这场大火中,约翰失去了妻子儿女,自己还会烧伤了。

    在医院的全力救治下,约翰侥幸捡回来一条命,但是没保住自己的眼睛。

    令人惊恐的是,最后警局调查出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约翰是纵火者。

    最终,约翰被送到精神病院待了一段时间,去年才出来。

    徐迟看着案件档案,皱起眉。

    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既不是驱魔师,也不是侦探,这个世界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压抑的。

    他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办公室。

    站在走廊里,他打开手机,想要直接传送回现实世界。

    手机却传来提示:

    “距离上次使用传送功能时间间隔不足24小时,请稍后再试。”

    徐迟无奈地叹口气,看来他每次至少得在异界待上一天一夜。

    晚上他在局里值班,他告诉自己,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去管,熬到明天中午,自己就可以安然无恙地回去。

    到了半夜,他的传呼机果然响起来。

    他装作听不到。

    但黑暗中的传呼机一直叫个不停。

    他只好接听。

    另一边传来惊恐的声音:

    “伯顿警官,您快点过来。”

    这个女人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但徐迟还是听得出来是薇薇安的声音。

    从声音里他能听得出来薇薇安极度得恐惧。

    他正想推脱不去的时候,对方挂断了电话。

    他躺在睡椅上,辗转反侧。

    他想置身事外,但是又备受煎熬。

    通过几次接触,他了解薇薇安是一个温柔善良也很脆弱的女人,而她现在需要帮助,自己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却躲在警局畏手畏脚。

    想到这,徐迟一下窜起来,穿好衣服拿起车钥匙就去开车。

    路上,他路过一处公园,看到门口有装饰用的荧光棒,大概两米高,手腕粗细。

    他停下车,从草地上拔下来一根荧光棒,在手里掂了一下,正合手。

    带上荧光棒,他加速赶往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