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 与女鬼缠斗(下)
    狭窄的地下室里此时竟然站了十几号的人,他们面向墙壁,背对着徐迟。

    当徐迟拿灯光照向他们的时候,他们缓缓转过身来,面色惨白地看向徐迟。

    “是人是鬼啊?看着明明是鬼,怎么不怕我这手机的强光呢?”徐迟有些心虚。

    他开口问道:

    “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些奇怪的人咧嘴笑起来,向徐迟走过来。

    一看到这些人的笑容,徐迟就知道碰见鬼了。

    他手撑着地面,一个劲地往后退。

    这时,他手底下忽然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他拿手机一照。

    竟然是一条死狗尸体。

    狗的脑袋凹陷下去一个深坑,像是被重物锤击的伤口。

    他想起来那个叫乔尔的青年犯下的事。

    显然这条狗就是约翰死去的狗。

    他来不及考虑为什么狗尸体在这,面前的十多个人已经围了上来。

    他赶忙关闭手机的照明灯,重新打开了照相机。

    咔嚓咔嚓。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他对着鬼魂拍了两张。

    鬼魂惊叫一声,纷纷后退。

    徐迟一愣,这些鬼魂仍然惧怕强光。

    难道照明灯的强度没有照相机的强度高?

    不对啊,明明是一个镜头发出的光。

    难道是这些鬼魂惧怕的不是光,而是照相?

    “神奇。”

    徐迟心底嘀咕,也不楞坐着,而是在黑暗中摸索寻找出去的路。

    这时,他摸到一节楼梯。

    他赶忙挪动屁股坐上楼梯,然后一格一格地往上退。

    他一边退还一边给下面的鬼魂拍照。

    鬼魂惊惧照相的强光,纷纷躲避到之前站立的墙角。

    徐迟费了老大的劲,终于爬出了地下室。

    他揉了揉自己的腰,忍不住感叹,这个黑人警察的身体真是不错,这么折腾下来,还能坚持到现在。

    到了一楼,他又开始拍照,却没见到之前的女佣恶鬼。

    他喘口气后,就往大门的方向爬去。

    这次他记住了地下室的位置,再对比之前的楼梯位置,他觉得这次看到的大门方向是对的。

    爬到一半,他的手忽然按到一个障碍物。

    他一拍照,才发现他摸到的是一只皮鞋。

    目光上移,一个面带诡异微笑的男人正低头看向他。

    “卧槽!”徐迟吓得赶忙躲开。

    “这不是那个死基佬吗?”徐迟没好气地骂道。

    男人慢慢走向他。

    皮鞋落在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显得尤为刺耳诡异。

    “别过来啊!我不搞基的!”徐迟大喊道。

    男人舔了一下舌头,说道:

    “马上你就会夸我口活好。”

    “去你妈的。”

    徐迟对着男人随手就拍了一张照。

    “哎呀。”男人赶忙抬起手,遮住自己的脸。

    空气中传来一阵焦臭味,还伴着嘶嘶的声音。

    徐迟心想,不会是这个基佬的脸被强光腐蚀了吧。

    好奇心驱使下的他点开了刚才拍的那张照片。

    这便见到一脸烂肉的男人,整个鼻子都耷拉下来,垂在下巴上。

    他胃中翻滚,看完就后悔自己怎么有这么贱的好奇心。

    他一直后退,忽然后背撞到一个东西,触感却不像是冰冷的墙壁。

    他转头一看。

    竟然是刚才地下室的鬼魂齐刷刷地站在他的身后。

    “卧槽,怎么都出来了。”

    这一下,徐迟就被包围住了。

    前有烂脸基佬,后有十几个不怀好意的鬼魂。

    他强撑着身体,迎向了基佬。

    选择先面对基佬不是因为基佬这边人少,而是他深知不能将背后留给基佬。

    “不对,这个基佬是个受,不是攻,我得背向他。”

    想到这茬,徐迟赶忙调转方向。

    这时,他忽然听到背后响起解皮带的声音。

    吓得他赶紧滚向了另一边。

    与此同时,久违的女佣扑了上来。

    女佣十分热情,两手两脚齐上阵,死死抱住了徐迟,徐迟心里叫苦不迭。

    他拿出手机,准备对着女佣拍照。

    手机上忽然传来提示:

    “来自僵尸道长世界的毛道长打赏阵鬼符一张,请确认是否立即领取。”

    徐迟大喜道:

    “卧槽,终于来了,领取!”

    他手中顿时出现一张黄橙橙的符纸。

    他顺势贴上了女佣的脑门上。

    女佣的眼珠挤向中间,盯着额头上的符纸,一脸古怪和好奇。

    下一刻,她发现自己身体没法动了。

    徐迟大笑道:

    “没见识过吧,这是来自东方的力量。”

    没等他得意太久,基佬和其他鬼魂围了上来。

    他不管毛道长能不能听到,就对着手机大叫:

    “毛道长,多来几张啊,这儿的鬼太多了!”

    他没有上传视频,毛道长自然是听不到。

    徐迟一脚踢开放佛雕塑的女佣,往远处爬去。

    他继续用手机拍照。

    但是这些鬼魂像是被激怒了,即使被照相机的强光刺伤,也不躲避,径直走向徐迟。

    空气中都是焦臭味,熏得人睁不开眼。

    徐迟坚持爬到门前,就要用手推门的时候,身后伸出十多只手,拽住了他的脚腕,将他又拖了进去。

    徐迟彻底没了力气。

    他仰躺在地板上,看着围在自己四周的鬼魂,放弃了抵抗。

    他在想,在异界死掉会有什么后果。

    现实中的自己是不是也就直接死掉了。

    或者是其他不至于危及生命的后果?

    这时,手机再次传来提示:

    “来自僵尸道长世界的毛道长打赏桃木剑一柄,请确认是否立即领取。”

    “卧槽!”放佛一针强心剂戳进了徐迟的心脏。

    徐迟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手里还握着一柄散发着异香的桃木剑。

    徐迟握住剑柄,以棍法来了一个横扫千军。

    桃木剑放佛利刃,直接将周围的鬼魂瞬间切成两半。

    徐迟站在原地,忍不住长吼一声,发泄刚才被蹂躏近半个小时的屈辱。

    他提着桃木剑又走到被束缚的女佣跟前。

    女佣立刻幻化成了那个妙龄女郎,还一脸媚笑地看向他。

    “呸!”

    徐迟一剑插进女佣的心脏。

    女佣倒地不再动弹。

    有了桃木剑防身,徐迟不打算立刻逃命,他走向楼梯,准备到二楼看看薇薇安一家人在不在。

    这时,刚才被他斩成两截的鬼魂竟然又站了起来。

    徐迟转头看去,震惊地发现,这些鬼魂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连被他拍照强光腐蚀的伤痕都消失了。

    “这个鬼地方太邪门了,不能久留。”

    他最后看了一眼楼上,随后攥紧手中的桃木剑,冲向大门。

    放佛知道徐迟不是好惹的,重新复活的鬼魂没有阻拦他,而是站在两边,冷眼看着徐迟离开。

    徐迟跑出别墅,站在街道上喘了口气。

    他像是想到什么,掏出手机查看了刚才拍的所有照片。

    滑到在地下室拍的照片时,徐迟一下子呆住。

    十几个鬼魂里边,竟然站着薇薇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