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 古怪的一家人
    “薇薇安是鬼?”

    这个大大的疑问盘旋在徐迟的脑海,挥之不去,让他开始怀疑之前所有的认知。

    从第一次见到薇薇安开始,到刚才从照片上看到的情景,一幕幕闪过。

    他觉得最不可能是鬼的就是薇薇安了。

    而且,在美恐第一季的原剧中,这个女主薇薇安一直到最后一集,因为生鬼胎才死掉。

    很多戏份还没发展到那时候,这个薇薇安怎么就能死了呢?她还没怀孕呢。

    徐迟蹲在地上,显得有些迷茫和无助。

    他以身犯险来这栋别墅就是为了保护薇薇安,没想到,到头来薇薇安竟然是鬼。

    他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归属感都破灭了。

    他又拿出手机,翻看从地下室出来后的照片。

    但后面的这些照片上竟没了薇薇安的身影。

    “咦?”

    徐迟很奇怪,薇薇安不是和地下室的那群鬼魂在一起的吗?

    难道她没跟那群鬼一起上来?

    他再次翻看了一遍照片,确定下来,只有在地下室拍的照片中有薇薇安的身影。

    这时,街角走过来一个男人,夹着公文包,穿着皮鞋,走在深夜的马路上,传来咚咚的声响。

    徐迟看过去,逆着路灯的男人脸部一片黑暗,只能看到这个男人很高。

    男人走过来,停留在徐迟跟前,有些奇怪地看了徐迟一眼。

    “这么晚了,警官您在执行公务吗?”

    徐迟点点头,没有说话。

    随后,男人推开别墅的门,走进了院子。

    徐迟一愣,这个男人怎么走进这闹鬼别墅了?

    他赶忙站起来,喊道:

    “喂,先生!”

    男人转过身来,看向徐迟。

    “怎么了?警官?”

    在院子里的灯光照明下,徐迟见到了这个男人的正脸。

    竟是本,本剧男主,薇薇安的老公。

    “你这么晚才回来吗?”徐迟憋出来一句。

    本笑着点点头,说道:

    “在学校加班,一直忙到现在,您有什么事吗?”

    徐迟看了一眼本身后的那栋鬼气森森的别墅,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可怜男人说。

    总不能直接跟他说,你家房子里全都是鬼,你媳妇也是鬼。

    这样对方不会信,还会把他当做疯子。

    他斟酌了一下说道:

    “我刚才接到你家的报警,但是过来一趟后,什么都没见到。”

    一听这话,本脸色一变,赶忙问道:

    “怎么了?谁报警的?”

    徐迟说道:

    “是薇薇安,但是现在房子里没一个人,你知道薇薇安和你们的女儿维奥莱特去哪里了吗?”

    本皱眉,思考了一阵,才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薇薇安带着维奥回乡下了,她们要在那住几天。”

    徐迟见到本的反应,有些奇怪。

    他反问道:

    “那又能是谁报的警?”

    本摊手苦笑道:

    “可能是恶作剧电话吧,您知道的,这个镇子上就是有不少调皮的孩子。”

    为了防止本今晚住在这发生意外,徐迟说道:

    “我刚才巡查的时候,发现别墅里不太安全,你今晚还是跟我去局里吧。”

    本一愣,说道:

    “这就不用了吧。”

    徐迟眯起眼盯着本,这个本有古怪。

    正常来讲,本应该立即问这栋别墅为什么不太安全。

    很显然,本知道这个别墅有古怪,而且他还不在意这里边的古怪。

    徐迟长舒一口气,说道: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强求了,你们家有我的号码,如果出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

    本笑道:

    “实在感谢您。”

    徐迟挥挥手示意不用介意,转身走向了自己的警车。

    本站在原地,看着徐迟开车离开后,才走进别墅。

    徐迟开车到了另一条街后,将车停放在了路边,自己下车折身返回,走向别墅方向。

    他悄悄地摸到别墅院墙,将桃木剑插在裤腰上,伸手扒住墙壁翻了过去。

    刚站稳,就见到面前站了一个人。

    徐迟浑身一激灵,等正眼看清面前这人的时候,他才发现是别墅的一只鬼。

    这只鬼魂一直盯着徐迟,像是雕塑。

    徐迟抽出桃木剑,做样子耍了耍,驱赶说道:

    “去去,一边去。”

    这只鬼魂便转身走向了后院。

    徐迟靠近墙边,抬头看了一眼楼上亮灯的房间,模糊中听到有人在讲话。

    听声音是本在跟一个女人在说话。

    “奇怪,能是谁呢?”徐迟很好奇。

    “不会是他的女学生海登吧?都出轨到了自己家里?太浪了!”

    徐迟忿忿想着。

    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

    此时客厅里站了不少人。

    有那个基佬,还有女佣,以及其他鬼魂。

    他们见到徐迟又回来,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看着徐迟。

    徐迟走过去,鬼魂们识趣地让出一条道。

    徐迟看着两边的鬼魂对自己行注目礼,有种被夹道欢迎的别扭感。

    他快步穿过人群,走上了楼梯,然后摸到了本的房间门口。

    他刚走到跟前,准备偷听的时候,屋子里便没了动静。

    随后,屋子里的灯也熄了。

    徐迟忍不住想:

    “不会这么寸吧,刚来就错过了好戏?不对,关灯后才是好戏的开始。”

    他继续趴在房门上,偷听屋子里的动静。

    如果是本和他的女学生海登在屋子里偷情,肯定有动静传出来。

    但是他听了老大一阵,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徐迟很奇怪,但实在听不到声音他也没办法了,转身准备离开,蓦地看到自己身后站着十多个人。

    “卧槽,吓老子一跳。”徐迟拍了拍自己的胸。

    之前在楼下的那群鬼不知什么时候,又来到徐迟的身后。

    徐迟没好气地提起桃木剑,对着自己的脖颈,作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恐吓了一下他们。

    鬼魂面无表情地让出一条路。

    徐迟便不再停留地直接离开了别墅。

    他回到警局,越想越觉得这一家人很古怪。

    他心想着,等明天白天的时候,得再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第二天一大早,他在警局吃过早点,就开车赶往了本的别墅。

    徐迟刚走到门口,就见到薇薇安站在花园里正在浇花。

    他心里一咯噔。

    “卧槽,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啊。”

    在他愣神的时候,薇薇安注意到了他,首先打招呼道:

    “嗨,伯顿警官,早啊。”

    “早...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