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1 捉奸在床
    维奥又靠近了徐迟一步,盯着徐迟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我爸可以,但如果你侮辱我妈,我撕烂你的嘴。”

    维奥靠得太近,徐迟可以感受到对方说话时候的呵气如兰,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睫毛轻微颤动。

    这种国外挑衅方式他还真接受不了,总感觉吵着吵着就会亲到了一块。

    他稍退后一步,不在意自己气势上低了一头,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怎么说他也是你的爸爸啊!”

    徐迟装作不了解本出轨的事情,以教训的口吻说着。

    他就是为了刺激维奥。

    维奥咬牙道:

    “那个混蛋,就是他害得我妈到现在的地步,她...”

    说到后边,维奥忽然咽下了后边的话。

    她捂住嘴,眼睛泛红,情绪很激动。

    徐迟忽然有些同情维奥。

    但是为了得到真相,他放轻了口气,继续循循诱导道:

    “你妈不是好好的吗?而且我看你爸是个正人君子啊,还是大学教授呢,为人师表,一表人才的。”

    维奥接到话茬,愤怒道:

    “他是个狗屁君子,他不配做老师,他搞上了自己的女学生!”

    徐迟一拍脑袋,装作很惊讶地说道:

    “怎么会?没想到本先生是这样的人。”

    维奥继续说道:

    “如果不是我找不到证据,我一定揭发这个伪君子,让大家看看他的真实面目。”

    徐迟轻叹一口气,开解说道:

    “我看本最近很本分的样子,每个男人都会犯点错,知错能改就是好的呀。”

    维奥一脸鄙夷道:

    “狗改不了吃屎,那天我放学回来,看到他竟然和女佣**,那可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妈,他都下得去手。”

    徐迟嘴角抽动,他想了想,摊开话说道:

    “有些事情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还是愿意跟你说上一说。”

    “什么?”维奥看向徐迟。

    徐迟严肃说道:

    “你们家的女佣是个鬼魂,善于魅惑邪术,在男人眼中,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妙龄女郎,而且她很擅长勾引别人。”

    维奥微张嘴巴,瞳孔颤动几下。

    徐迟盯着维奥的表情,想从她的表情中捕捉蛛丝马迹的线索。

    维奥轻声问道:

    “你相信这种事?”

    徐迟严肃说道:

    “不是我想不想相信,而是这就是事实。”

    维奥点点头,脸上浮现出来挣扎的神色。

    徐迟就静等着。

    维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下头,话锋一转说道:

    “即使是二十来岁的妙龄女郎勾引他,他也不应该犯错误,尤其是在已经伤害了我妈的情况下,不是吗?”

    经过前面的一番试探,徐迟懒得再跟维奥绕圈子,索性直说道:

    “其实你妈已经死了,对吗?”

    维奥猛地抬起头,眼眶里已经溢满了泪水。

    “不!你胡说!”

    说完,她就跑进了别墅,用力地带上了门。

    徐迟站在路边掏出裤兜里的烟盒,敲出来一支烟点上。

    一路吞云吐雾,他开车赶回了局里。

    他不打算现在就回现实世界,他忽然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兴趣,他想弄明白这个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现在他掌握的线索来看,薇薇安是鬼无疑了。

    而关于薇薇安已经死掉的事情,维奥是知情的。

    所以维奥指使乔尔打死约翰家的狗,就是为了她妈薇薇安着想,地下室狗的尸体也是维奥拖过去的。

    而本知不知道就不好确定了。

    现在徐迟想知道的是,薇薇安她自己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按理来说,一个人死了,自己当然知道。

    但是从一开始薇薇安找自己帮忙,说自己别墅有古怪的事情,不像是做戏。

    而且她也没有做戏的理由和动机。

    自己是鬼,却找警探报警说家里闹鬼?这说不通。

    但是如果说薇薇安不是鬼,又和那张有薇薇安的地下室鬼魂照片又矛盾了。

    徐迟无奈地吐出最后一口烟,将烟蒂从车窗丢了出去。

    他的推理能力有限,在现在的情况下就是抓瞎,只能碰运气了。

    晚上,徐迟仍旧睡在局里。

    伯顿警官是一个单身汉,租住在离警局不远的长雨街,但他时常留宿在局里,因为他的出租房和警局的休息室没什么区别。

    到了深夜,徐迟的传呼机忽然响了。

    他眯着眼,伸手在桌子上摸索一阵,终于抓住了传呼机。

    “喂?”

    “伯顿警官,请您立刻过来,我抓到我爸出轨证据了。”

    徐迟一愣,问道:

    “你是维奥?”

    “是。”

    徐迟坐起来,揉了揉脑袋,说道:

    “出轨这种事情我也没法管是吧?”

    那边安静一阵,又传来声音:

    “你帮我抓住这个混蛋,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徐迟清醒了一些,他问道:

    “你怎么抓到你爸出轨的?”

    维奥说道:

    “那对狗男女现在就在房间里**!”

    徐迟嘴角抽动,说道: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不应该是你爸和你妈吗?”

    维奥说道:

    “不,我妈不在家,而且自从撞见我爸出轨导致我妈流产,我妈就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从不和我爸同房,我妈跟我说过。”

    徐迟一番苦笑,说道:

    “好吧,我这就过来。”

    “好,请您尽快。”

    徐迟挂断电话,提起外套,拿上车钥匙就开车赶往本的别墅。

    等他赶到的时候,维奥已经站在别墅门口等他了。

    两人相视一眼,互相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随后,两人颇为默契地走进别墅,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梯,来到了本的房间门外。

    不用贴靠房门,徐迟都可以听到里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音。

    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外国佬为什么都这么持久,他开车赶过来要二十分钟呢。

    维奥看向徐迟,示意徐迟动手踹开门。

    徐迟伸手比划,示意有没有钥匙什么的。

    维奥摇摇头。

    徐迟无奈,只好退后几步,猛地加速踹向房门。

    轰!

    房门应声落地。

    维奥第一个冲进去,徐迟紧跟其后。

    两人看向床上的两人,一脸震惊。

    床上的两人见到闯进来的两人,也是一脸震惊。

    “维奥,伯顿警官,你们...”薇薇安扯被子遮住自己裸露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