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2 情妇找上门
    “你们!我...啊,额,你们...唔。”

    床上的本一会愤怒的表情,一会眯起眼张嘴喘粗气。

    下半身还一直在有节奏得颤动。

    徐迟尴尬地移开眼神,心想自己这下闯祸了。

    维奥盯着本下边的薇薇安,奇怪道:

    “妈,你怎么会...”

    腿还分开的薇薇安神色促狭,带着一丝怒意说道:

    “你们出去。”

    本终于泄完了,这种被惊吓而泄的感觉实在是不美好的体验,他恼怒地盯着两人喊道:

    “你们搞什么鬼?赶快给我滚出去!”

    徐迟无奈,拽着维奥走出房间。

    两人站在走廊里,不知道说些什么,气氛沉默而尴尬。

    等了一阵,本和薇薇安穿上了睡衣走出来。

    薇薇安脸颊微红,神色间带着尴尬和不悦。

    而本则是一脸的暴怒。

    他愤怒地指着两人吼道:

    “你们是怎么回事?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徐迟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维奥先说了话,她看着薇薇安说道:

    “妈,你怎么能和这个人渣睡,你跟我说过...”

    没等维奥说完,本一巴掌甩上了维奥的脸。

    啪。

    维奥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本。

    本收回手,眼神有些躲闪,看得出来他也后悔了自己冲动的行为。

    徐迟倒是觉得无所谓,在他国家,如果小孩做出这种事情,爸妈得去学校给请三天假,专门用来揍小孩。

    薇薇安赶忙走上来搂住维奥,安慰说道:

    “宝贝,你爸是在气头上,你别生他气。”

    维奥瞪了本一眼,继续看向薇薇安说道:

    “你忘了他对你做过了什么吗?!”

    本来维奥是反问的语气,但是没想到薇薇安露出了迷惑的神情,像是真的忘记了。

    徐迟见到了这古怪的一幕,心里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关键。

    这时,本推开维奥和徐迟,将两人往楼下赶。

    徐迟最后不忘补充一句:

    “对于刚才的行为,我深感抱歉,明天的时候我会专程过来道歉,你们休息吧。”

    “赶紧滚,再让我见到你,就等着法院传票吧。”本毫不留情地骂道。

    徐迟无奈,只好跟着维奥下了楼。

    两人出了别墅,蹲在深夜的街道边。

    夜风有些凉,徐迟掏出一支烟点上。

    旁边的维奥伸出手,要烟。

    徐迟抽出嘴里的烟递给维奥。

    “重新拿一支啊!”维奥瞪了一眼徐迟。

    “噢,抱歉,我习惯了跟兄弟抽烟。”

    徐迟有些尴尬,重新抽出一支烟递给维奥,并帮维奥点烟。

    维奥深吸一口,神色落寞。

    徐迟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不是说你妈不在家吗?”

    维奥说道:

    “对啊,下午我回家的时候没见到她。”

    徐迟懒得追究维奥这古怪的逻辑,他继续问道:

    “那你又说你妈有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怎么看着不像啊。”

    维奥也露出奇怪的表情,说道:

    “她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

    徐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刚才见到薇薇安那个表情,也感觉薇薇安确实是忘记了事情。

    他又问道:

    “对了,惹出来这乱子,你之前说要告诉我的秘密,还能跟我说吗?”

    维奥苦笑道:

    “这件事不能怪你。”

    说着,她顿了一口气,说道:

    “等抽完这支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徐迟点点头。

    两人抽完烟,将烟头丢在地上,转身走进了别墅。

    维奥在前面带路,带徐迟来到了地下室。

    徐迟上一次掉下来的时候见到十多个鬼,这次再过来,不免紧张。

    等到了下面,他环视一圈,没见到鬼后,才舒口气。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徐迟奇怪道。

    维奥踢开了挡路的狗尸体,继续往里走。

    徐迟跟了上去。

    维奥走到墙角,在一个废弃的浴缸前停了下来。

    浴缸里堆满了泥土,像是diy的大盆栽。

    维奥弯腰扒开了浴缸表层的土。

    徐迟伸头看了一眼,心里一咯噔。

    泥土下竟然露出一张人脸。

    这浴缸的泥里竟然埋着一个尸体。

    维奥轻声说道:

    “你看看。”

    徐迟打开手机的照明灯,靠近看了这个尸体,惊讶地发现这个尸体就是薇薇安。

    他心底一阵发凉,甚至有些反胃。

    虽然知道薇薇安已经死了,但是这种直面尸体的冲击仍让他很不舒服,尤其是在刚才还在楼上见了薇薇安一面的情况下。

    “你早就知道你妈已经死了对吧。”徐迟明知故问了一句。

    维奥点点头。

    徐迟又问道:

    “怎么不报案?”

    维奥说道:

    “如果报案,我妈可能就会永远地消失。”

    徐迟问道:

    “为什么?”

    维奥解释道:

    “只要死在这个别墅,灵魂就会被拘禁在这里,虽说灵魂可以离开这栋别墅,但得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赶回来,如果超出时间,就会灰飞烟灭,尸体也是,需要保存在这栋别墅里。”

    经过维奥提醒,徐迟隐约想起来,好像美恐里关于这个别墅的设定就是这样。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别墅里那么多鬼魂了,想必都是从前死在这个别墅里的人。

    徐迟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维奥说道:

    “一个女巫跟我说的。”

    徐迟一愣:

    “女巫?还真有这种半仙啊?”

    维奥说道:

    “什么半仙,她是一个会黑魔法的女巫,是个邪恶的人。”

    徐迟干笑两声,半仙这种东方词汇维奥当然不会懂。

    他问道:

    “这个女巫在哪?我想见见她。”

    维奥说道:

    “有机会的时候我带你去见她,最近我不想见到她。”

    “好吧。”徐迟见维奥皱起眉头,识趣地没有追问下去。

    维奥转身走向出口,说道:

    “我想跟你说的秘密都说了,你走吧。”

    徐迟点头说道:

    “好,有事情再找我。”

    之后,徐迟开车离开了别墅,回到了局里。

    他没有睡回笼觉,而是到局里档案室查找了关于这个女巫的线索。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都没找到有过相关记载的案例。

    他打了个哈欠,腹诽道:

    “这米国思想工作做得还是挺隐秘的。”

    中午徐迟靠在躺椅上小憩了一会,刚睡醒就接到了维奥的电话。

    维奥开口说道:

    “我家出乱子了,你有时间过来吗?”

    徐迟问道:

    “什么乱子?”

    维奥说道: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找上门来了。”

    徐迟一愣:

    “谁?你爸的情妇?”

    维奥鄙夷道:

    “对,是她。”

    徐迟想了想,没有耽搁,便开车前往了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