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3 你已经死了
    来到别墅的时候,他在客厅看到了一脸不悦的薇薇安,却没有维奥的身影。

    还有那个所谓本的情妇也没见着。

    徐迟轻敲了下门,说道:

    “嗨,维奥刚才找我来着,她不在吗?”

    薇薇安抬头看见徐迟,尽力摆出待客的微笑,说道:

    “是伯顿警官啊,您请坐。”

    徐迟见到薇薇安,仍然有些尴尬。

    这时,刚好维奥从正门进来。

    徐迟看到维奥,站起身迎上去。

    维奥给徐迟使了个颜色,示意徐迟跟上她。

    随后,徐迟和薇薇安打了招呼后,就跟着维奥离开了客厅。

    走到院子里,徐迟转头看了一眼留在客厅的薇薇安,发现薇薇安捂着自己的脑袋,有些苦恼的模样。

    他问道:

    “你妈还不知道情妇找上门的事情?”

    维奥也带着疑惑道:

    “我妈好像真的忘掉了很多事情,她刚才见到那个贱女人竟然没认出来她,所以我就把那贱女人带到了后院。”

    徐迟点点头。

    之后,维奥带着徐迟绕到了房子后边的院子。

    后院里有一座崭新的凉亭,下面有乘凉的桌椅。

    此时南边椅子上就坐着一位颇有姿色的女人,戴着墨镜,翘着腿,一副闲适的姿态。

    徐迟远远地就瞧见了这女人,便压低声音问旁边的维奥道:

    “她就是你爸的学生海登?”

    维奥一愣,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名字?你认识她?”

    徐迟赶忙胡诌说道:

    “你跟我提过啊。”

    维奥有些奇怪道:

    “我有跟你说过她名字吗?”

    徐迟叉开话题说道:

    “她来这里干什么?”

    维奥摇摇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耀武扬威吧。”

    说话间,两人来到凉亭下面。

    海登压低墨镜,瞥了一眼徐迟,嗤笑道:

    “还把警察叫来了啊,我跟你说没用的,这是家事,还得咱们自己解决。”

    徐迟点头说道:

    “对,清官难断家务事。”

    维奥对徐迟翻个白眼,又看向海登说道:

    “我请伯顿警官过来和你没关系,只是需要一个局外人来见证一下,我爸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海登有些惊讶道:

    “他可是你爸,你这么做对得起他吗?”口气和当时徐迟教训维奥一模一样。

    而维奥现在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她冷笑道:

    “那他那么做对得起我妈吗?又对得起我吗?”

    海登嗤笑了一声,摇摇头说道:

    “你那冷酷无情的模样和你爸离开我时候如出一辙。”

    维奥鄙夷道:

    “你只是插足者,我爸离开你才是应该的。”

    海登站起来,瞪着维奥说道:

    “什么叫应该的?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会给我幸福。”

    维奥嗤笑道: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只想骗你上床解决**的男人,我刚成年都懂得的道理,有些人还不明白,真是可悲啊。”

    这一番话一箭双雕,把徐迟和海登都给骂了一遍。

    徐迟躺枪觉得很无辜,他站在两个女人的旁边无所适从,甚至不知道该把眼神放在哪里。

    听到维奥的嘲讽,海登果然咽不下这口气,又开始和维奥理论起来。

    徐迟被吵得脑袋大,忍不住插话道:

    “我插一下嘴。”

    “什么?”两个女人都看向徐迟。

    徐迟看向海登,问道:

    “你今天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总不是就为了和这个小姑娘吵架吧?”

    海登轻叹一口气,说道:

    “我还是放不下本,我等他下班好好谈一谈。”

    维奥立刻针对道:

    “痴心妄想,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装作深情,真是令人恶心。”

    徐迟又看向维奥说道:

    “你这么吵下去也解决不了争端,当事人都不在,你们在这干使劲也没用是吧?”

    海登和维奥一齐瞪了徐迟一眼,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开嘴战。

    徐迟觉得呆在这里就是一种煎熬。

    他站起身借口上厕所,准备离开凉亭,找个僻静的地方等本回来。

    没走几步,他在凉亭一边角见到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

    他走过去发现是一枚反射阳光的银片,银片连接的另一头还埋在泥地里。

    他蹲下身扒开泥土,下面竟然是一支手链。

    他捡起手链,上厕所的时候冲洗了一下,发现手链还崭新的,想来丢弃在那里没多久。

    过了一阵,他带着手链回到凉亭,刚坐下就瞅见了海登的一只手上戴着的手链和自己捡到的一模一样。

    他忽然想起来了在原剧中关于海登和这个凉亭的剧情。

    他更加如坐针毡。

    趁着海登和维奥停战的片刻,徐迟开口说道:

    “这个凉亭不错啊,什么时候建的?”

    维奥随意说道:

    “可能是上个月吧。”

    徐迟又问道:

    “是专门找木匠来建的吗?”

    维奥说道:

    “不是,是我爸他自己弄的。”

    徐迟确认了一遍:

    “是他自己一个人弄的?没有其他人参与?”

    维奥点头说道:

    “是啊,怎么了?建这个很难吗?”

    徐迟摇摇头,说道:

    “不难。”

    维奥便不再理会徐迟。

    徐迟思考了一阵,又开口问道:

    “你爸自从建了这个凉亭,是不是没怎么过来这里坐过?”

    维奥奇怪道:

    “嗯,一次都没有。”

    徐迟大有深意地点点头。

    维奥看到徐迟这个表情就明白了徐迟心里有事,她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这时,徐迟转而看向旁边的海登,说道:

    “你和本没法在一起,因为你已经死了。”

    海登蹭的站起来,骂道:

    “你才死了呢。”

    维奥也被徐迟这神来一句弄得莫名其妙。

    徐迟面无表情地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尸体就埋在这个凉亭下面。”

    此时他心底嘀咕,终于有一个和原剧相同剧情的发展了。

    在原剧中,海登纠缠本,本失手杀了她,最后为了隐藏海登的尸体,本专门建造了这个凉亭。

    因为海登死在别墅,尸体又埋在别墅,所以海登的灵魂一直留在了阳间。

    维奥意识到了什么,捂住嘴,一脸的惊骇。

    海登明显不信,大骂道:

    “神经病吧。”

    徐迟拿出随身带的桃木剑,说道:

    “这个是驱邪法器,如果你现在不是人身,这个木剑就会伤害到你,如果你不信,可以试一试。”

    海登嗤笑着,伸出手说道:

    “来吧。”

    徐迟拿起桃木剑,轻轻地放到了海登的手臂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