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4 你是不是鬼啊
    然而,出乎徐迟意外的是,桃木剑对海登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有些奇怪,多蹭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海登一把夺过来桃木剑,用剑尖戳自己的手臂。

    “什么玩意啊这个,好玩嘛?”

    徐迟目瞪口呆地盯着海登的手臂,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皮肤光滑细腻,有弹性,还很温热,比他还像是活人。

    海登用桃木剑抽了一下徐迟的手背,说道:

    “流氓啊你。”

    徐迟讪讪然,收回手。

    维奥看向徐迟问道:

    “你刚才想到什么了,怎么会怀疑我爸对她下毒手?”

    徐迟无奈,掏出来手链说道:

    “我以为这个手链是海登的,你看长得一样,难道不是一对吗?”

    海登看了看,笑道:

    “大叔,你不知道现在手链都是单只的吗?”

    维奥忽然抓过徐迟手里的手链,神情严肃。

    徐迟看到维奥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怎么了?你认得这手链?”

    维奥说道:

    “这是我的。”

    “啊?”徐迟一愣。

    维奥翻过来手链上的银片装饰,指着上面说道:

    “上面还有我名字‘violet’,是我让店家给我定制的专属手链。”

    徐迟咽了下口水,只觉得脑袋里有些乱。

    他明明记得在原剧中,是海登被埋在这个凉亭的下面,现在怎么剧情发展脱轨了。

    旁边的海登轻笑道:

    “警官大人,您是不是又要说其实是维奥死了,被埋在了下面?”

    不了解这栋别墅真相的海登说话间都是玩笑的语气,却不知道自己说中了真相。

    徐迟和维奥两人的脸色都极其难看。

    海登皱起眉,有些莫名其妙道:

    “你们怎么了?不会当真了吧?”

    徐迟默然无语,拿回海登手里的桃木剑。

    海登见了,赶忙说道:

    “对对,再用这个可爱的小木剑试试维奥是不是人身。”

    徐迟看向维奥,等待维奥的决定。

    维奥呆滞了好大半天,才说道:

    “不用了,我有办法验证。”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凉亭。

    徐迟赶忙追上去。

    海登见到两人失魂落魄的模样,撇起嘴,一脸不屑。

    维奥直接出了别墅,站在了马路边上。

    徐迟跟过来,纠结半天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待会无论是什么结果,你都要平和地接受,就算是为了你妈薇薇安,好吗?”

    维奥流出眼泪,咆哮道:

    “让我像我妈那样,身体被埋在浴缸里看着自己腐烂?灵魂被永远地拘禁在这里?做一个孤魂野鬼?”

    徐迟无奈道:

    “总比离开这个世界好。”

    维奥摇头说道:

    “那还不如让我去死,真正地死去。”

    徐迟轻叹一口气说道:

    “没准这里边有误会。”

    维奥看着不远处的别墅,情绪稍微稳定下来,轻声说道:

    “事实是怎么样的,明天就知道了。”

    徐迟摸了摸手里的桃木剑柄,没有说话。

    他知道,维奥想要验证的方法是自己能不能脱离这个别墅超过二十四小时。

    不知道是出于对这个别墅的厌恶,还是不敢这么快地面对真相,维奥选择以这种方式来接近真相,徐迟自然没有权利去干涉。

    他能做的就是一直陪着维奥站到深夜。

    期间,维奥的手机响了。

    是薇薇安打过来的。

    薇薇安在电话里头问道:

    “维奥,你怎么还没回来?”

    维奥轻声说道:

    “我今晚住在同学家里,你不要担心,明天我就回去。”

    薇薇安说道:

    “好吧,注意安全啊。”

    “嗯,没事我就先挂了,朋友叫我呢。”

    维奥挂断电话,默默地蹲了下来。

    徐迟看着不是个滋味,他开口说道:

    “其实啊,这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不顺人意的,每个人生活的状态几乎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你说那些生来残疾的人,还有那些生来贫困潦倒,或者是生在战乱年代流离失所的人,他们能有什么选择?”

    维奥没有理会徐迟的长篇大论,只是低着头。

    徐迟继续说道:

    “你就说我吧,工作也就混个温饱,还时常有生命危险,到现在也没个对象,成家立业遥遥无期,我能怎么办呢?这都是自己的路啊,我还是得坚强地活下去。”

    维奥抬头说道:

    “至少你还活着。”

    徐迟一时语塞。

    他想了想,重新说道:

    “有些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不对不对,我嘴拙,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了。”徐迟轻叹一口气。

    到了后半夜,气温明显降下来很多。

    维奥没有带外套,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腿还瑟瑟发抖。

    徐迟心里奇怪,鬼也怕冷的吗?

    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绅士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维奥披上。

    维奥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衣服给我你不冷的吗?”

    徐迟打了个哆嗦,说道:

    “没事,我去车里躲着。”说完,就把维奥丢在了路上。

    “......”维奥又低下头。

    不一阵,维奥又听到脚步声。

    她抬头一看,发现是抱着一大堆零食的徐迟。

    徐迟跑到跟前,直接坐在马路牙子上,摊开袋子说道:

    “我在那边超市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零食,但是还是吃点吧,这有热饮,能保持体温,这大晚上的真冷。”

    维奥眼中泛起暖意,她笑道:

    “谢谢。”

    徐迟给维奥拧开一瓶热牛奶,又给维奥拆开几袋零食。

    维奥吃了点零食。

    徐迟在旁边看了,又忍不住奇怪:怎么鬼还能吃东西的?

    两人一直挨到天亮。

    徐迟感觉眼皮千斤重,这两天他几乎就没怎么睡过。

    维奥一夜没睡,精神状态还很好。

    徐迟看了一眼维奥,有些心疼道:

    “咱们回去吧。”

    维奥摇头,面色平静,眼神也出奇得平静,像是深潭。

    徐迟不禁奇怪,难道这维奥想通了?

    既然想通了就回去好好地当个鬼,永远不用担心死去,也不用担心变老,容颜会一直保持在死的时候的状态,还不美滋滋?

    乐观主义的徐迟是这么想,但他不知道维奥是不是也这么想。

    不一阵,太阳升起来了,阳光和煦,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更加有睡意。

    徐迟尽力撑着眼皮,看向维奥,不禁又奇怪:

    怎么鬼还能出现在太阳底下的?这东西方文化差异太大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距离24小时期限就剩半小时了。

    维奥也看了一眼时间,面无表情,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