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 纹身巫婆
    最后的时间里,两人都保持了沉默,徐迟甚至感觉周围环境的噪声都息掩了下去。

    还剩一分钟,维奥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她脸色涨红,抬起头盯着不远处的别墅。

    徐迟赶忙问道:

    “你还好吧?”

    维奥展颜笑道:

    “很好,不能再好了。”

    徐迟想问什么,又不知道从何问起,只好继续缄默。

    最后的几秒里,维奥一直带着微笑。

    徐迟感觉自己的心都提起来了。

    他不敢看维奥,但又忍不住用余光守着她。

    两人关系没那么亲近,但是徐迟打心底里不想让维奥就这么消失掉。

    终于。

    时间跳到了下午两点十三分,在昨天的这个时刻,维奥走出的别墅。

    徐迟患得患失地转头看向身旁。

    维奥还好好地蹲在他身旁。

    他拍着大腿,激动地大笑道:

    “我就说吧,这里边是个误会!”

    维奥也笑着站起来,但显然没有徐迟那样激动。

    她眼睛泛红,靠近过来,拥抱了徐迟。

    看到维奥能活下来,徐迟心里暖暖的,也伸出手抱紧维奥。

    这时,维奥凑近徐迟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徐迟眼睛猛地睁大,他问道: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没说完,他忽然感觉怀里一空。

    那种温软的,实在的触感瞬间消失掉,像是美丽的泡沫被触破了。

    他仍保持着拥抱的动作,只是他怀里没了人。

    他茫然若失,环顾四周,什么都找不到。

    反应过来后,他的心突然疼了一下。

    “靠!这傻丫头,我都说了当个鬼就挺好的,这个世界虽然很操蛋,但是能活下来就很好了啊,不管以什么方式,周围有亲人朋友陪伴就很好了啊。”

    徐迟自言自语,说着说着,眼泪就不争气地往下流。

    刚才还和自己拥抱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蹲下来,抽了根烟。

    最后抹干净眼泪,站起来走向了别墅。

    这会家里只有薇薇安一人在家。

    薇薇安见到徐迟到访很意外,笑着迎上来说道:

    “伯顿警官您请坐,我去给你泡茶,还是上次的乌龙茶东方美...”

    徐迟直接打断说道:

    “您请坐下,接下来我要跟你说一些事情,这期间你不要打断我说话,说完后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可以吗?”

    薇薇安见到徐迟凝重的表情,明白徐迟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很严重。

    她只好坐回沙发上,看向徐迟点点头。

    徐迟便开始说道:

    “你现在住的这个别墅是个邪地,死在这里的人灵魂都不会消散,而是会一直留在这里,只要灵魂不离开这个别墅超过二十四小时就没事,和正常人一样。”

    徐迟顿了一下道:

    “你已经死了,还有你的女儿维奥莱特也已经死了,维奥刚才没有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回来,所以她永远地消失了。”

    薇薇安捂住嘴,满脸的难以置信。

    徐迟继续说道:

    “你的尸体埋在地下室的废弃浴缸里,维奥的尸体埋在后院的凉亭里,现在我带你去地下室看看。”

    说完,就走向地下室。

    薇薇安愣坐在板凳上,半天不动弹。

    徐迟回头问道:

    “薇薇安夫人?”

    “啊?”

    薇薇安赶忙站起来,却差点摔倒,她扶了一下沙发靠背才站稳。

    “跟我来。”徐迟说道。

    两人来到地下室。

    徐迟当着薇薇安的面,扒出了浴缸里的尸体。

    薇薇安看清尸体的面容,当即面无血色。

    徐迟扶住薇薇安,没让薇薇安倒下去。

    薇薇安捂着胸口剧烈地喘气,过了一阵,她像是想到什么,拽住徐迟的领子问道:

    “你说维奥她,她永远地消失了?”

    “对,真正地死去了。”徐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这时薇薇安才流出来眼泪,她哭到声音沙哑。

    徐迟将薇薇安扶出来,安置到沙发上,说道:

    “明天我再来看您。”说完便离开了别墅。

    出了别墅,他开上自己的警车,一路赶往了维奥死前跟他说的地址。

    这是西郊的一处贫民区,街道上都是游荡的无业者、闹事者。

    徐迟风驰电掣冲过街道,路人都骂骂咧咧地让开路。

    徐迟将车停在一家纹身店跟前,下车直接走进了店里。

    店主是一个脸上都有纹身的黑人姑娘,她看到徐迟穿着警服,奇怪道:

    “警官,您来我这小店有何贵干?”

    徐迟掏出自己的警察证,递给黑人姑娘看了一眼,说道:

    “我找那个巫婆,她在哪?”

    黑人姑娘眼神瞥向后门,示意了徐迟。

    徐迟直接掏出枪冲向了后门。

    黑人姑娘随后悄悄地离开了纹身店。

    徐迟进了房间后,就感觉视野变得昏暗起来,他适应了一下,观察起房间的装饰。

    墙壁上都是古怪的装饰品还绘制了各种文字,和纹身图案混在一起,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其中端倪。

    他吼了一嗓子,道:

    “巫婆在哪?”

    侧门处的一块黑色的幕布被掀开,走出来一个高个年轻女人。

    她脸上也纹了各种纹身,但是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纹身,再通过她身上花里胡哨的装扮,这位就是巫婆无疑了。

    徐迟开门见山道:

    “我问你个事,老实回答我,如果让我知道你在撒谎,我就逮捕你。”

    巫婆看了一眼枪口,面带微笑道:

    “您请问,价格算你便宜点。”

    徐迟说道:

    “有没有一种巫术,能让人丧失记忆,特定那些不好的记忆。”

    听到徐迟这个问题,巫婆脸色僵硬了一下,随后笑道:

    “警官你问这个干什么?”

    徐迟一直盯着巫婆,巫婆瞬间的表情变化仍让他看到了。

    他冷笑道:

    “警察办案还需要跟你汇报工作吗?你只管老实交代。”

    巫婆摊手道:

    “恕我眼界狭窄,没听过有这种神奇的巫术,我只听过能让人丧失所有记忆的巫术。”

    徐迟收起枪,拉开板凳坐了下来,轻笑道:

    “我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要问你。”

    巫婆见状,在徐迟对面坐了下来,笑道:

    “警官您尽管问,如果问题有趣,我就不收你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