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6 博弈(上)
    “有没有那种巫术可以让人吐露真言的?”徐迟问道。

    巫婆捂嘴笑道:

    “警官大人您说笑了,如果真有这种巫术,那还要你们警察做什么用?”

    徐迟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你这什么巫术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巫婆呢?连东方半仙都不如。”

    巫婆笑道:

    “警官,别人不知道,您还能不知道吗?咱们这一行哪有什么巫术,就是一些糊弄人的药水而已。”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瓶瓶罐罐说道:

    “别人怎么夸这些药水神奇,而这药水又是什么东西,咱们都心知肚明,你瞅瞅,这药水上面还有保质期呢。”

    徐迟心底觉得好笑,这巫婆跟自己翻了家底啊。

    他又问道:

    “那你这有没有能毒死人的药水,最好无色无味,尸检也查不出来的。”

    巫婆神色凝重下来,轻声问道:

    “警官您问这个做什么?这可是违法的。”

    徐迟冷笑道:

    “有些犯罪分子总能逃脱法律的制裁,我当警察这么多年算是看明白了,我决定亲自当一次公正的执法者。”

    巫婆眼珠子转一下,说道:

    “警官您先别冲动,您能跟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吗?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徐迟说道:

    “有一个人,他先出轨了,然后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又杀死了自己的女儿,你说可恨不可恨?”

    巫婆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不可能,不是他杀的。”

    徐迟眯起眼问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

    巫婆笑道:

    “不管是谁,妻子女儿可都是自己的亲人,一个人怎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徐迟冷笑一声,说道:

    “我现在懒得找证据了,我就想直接弄死这个人渣。”

    巫婆劝解道:

    “事实就算是您说的那样,这种人也不配让您赔上自己的性命。”

    徐迟站起身,说道:

    “所以我需要想想怎么隐蔽地弄死这家伙。”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巫婆见到徐迟离开,皱起眉头,露出担忧的神色。

    徐迟瞥了一眼身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出了店门,他看到自己停放在门口的警车上一堆垃圾,挡风玻璃还被砸碎了。

    他环视一圈,周围十多个小青年一脸幸灾乐祸地看向这边。

    他掏出手枪,对着空地砰砰开了两枪。

    枪一响起,小青年都吓得躲了起来。

    徐迟冷哼一声,上车直接驶离了贫民区,赶往了镇上警局。

    之后,又有两辆警车开来了贫民区。

    警员下车后,就刚才的闹事和枪响事件展开了调查。

    在警局里,徐迟以当事人的身份就这件事大肆渲染,还胡诌出来自己被袭击的过程。

    徐迟将嫌疑都推给了纹身店里边的巫婆,说巫婆利用自己巫术纠集信徒组成对抗政府力量。

    最后,他申请警局资源对巫婆进行了隐蔽调查和监视跟踪。

    在徐迟和巫婆见面后的第二天,巫婆从纹身店走出来。

    巫婆所有行踪都被在警局的徐迟监视着,巫婆自然不知道。

    徐迟盯着监视画面,抽出一根烟点上。

    随后,巫婆的行踪一直被跟进,直到徐迟从监视画面上看到巫婆来到了本任职的大学。

    他深吸一口烟,徐徐点头。

    看来维奥跟他说的都是真的。

    本和这个年轻巫婆也有奸情,难怪一开始徐迟要求维奥带他去找巫婆的时候,维奥一脸的不愿意。

    过后几天,徐迟从监控上也查不出来这个巫婆有什么其他活动,就一直待在自己的纹身店后边。

    徐迟便不再死守着,他决定主动出击。

    这天早上,趁本放假在家的时候,徐迟拜访了本的别墅。

    在门口,他碰见了蹲在墙边的乔尔,身旁还有他的棒球棍。

    “喂,伙计,蹲在这干什么?”

    乔尔抬头看到徐迟,赶忙站起来,恭敬说道:

    “警官您好,我是在这等维奥。”

    徐迟皱眉道:

    “你等她干什么?”

    乔尔晃了晃手里的棒球棍,说道:

    “维奥上次约我这周末打球。”说话间,脸上难掩小小的兴奋和得意。

    徐迟心底轻叹一口气,说道:

    “别等了,她不会赴约的。”

    乔尔一愣,奇怪道:

    “什么意思?我之前给她打电话她确实都没接,我就来这守着了。”

    徐迟直言道:

    “她死了。”

    乔尔脸色大变,他吼道:

    “你这疯子,胡说些什么?”

    徐迟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别等了,她不会出现了。”

    乔尔嘴里低声咒骂着什么,攥着自己的棒球棍又蹲了下来,不再理会徐迟。

    徐迟便直接走进了别墅里。

    迎面看到穿着拖鞋的本,徐迟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本见到徐迟,还是很愤怒的样子,他语气不善地说道:

    “你来干什么?”

    徐迟说道:

    “我有几个问题需要询问夫人,对了,是关于案件的问题。”

    本皱起眉,但也没说什么其他的话,示意薇薇安在厨房。

    徐迟便来到厨房,见到了薇薇安。

    薇薇安今天的脸色不错,带着微笑。

    徐迟问道:

    “薇薇安,还记得上次我拜访的事情吗?”

    薇薇安笑道:

    “当然记得,我请您喝乌龙茶的嘛,对了,这次您找我有什么正事吗?”

    徐迟笑道: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维奥莱特的女孩。”

    薇薇安皱起眉,嘴里呢喃:维奥莱特。

    她思索了一阵,摇头说道:

    “听起来有些耳熟,但是我不太记得了,您问这个做什么?”

    徐迟洒然一笑,摆摆手说道:

    “没什么,就是随口一问。”

    他离开厨房,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上楼找到了本。

    徐迟看向本,认真说道:

    “我想跟你谈一谈维奥的事情。”

    本的表情一下凝固,他揉了揉脑袋,说道:

    “请坐吧。”

    徐迟坐在沙发上,本就坐在他的对面,周围很安静,像是心理治疗的情景。

    “说吧。”本担起腿,开口道。

    “你女儿失踪了你怎么不报警?而且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徐迟问道。

    本面无表情道:

    “我想她只是去了乡下外婆家待几天散散心。”

    徐迟摇摇头,陷入回忆,自说自话道:

    “我和维奥其实只见了几面,我们俩的关系说起来应该是萍水相逢,但是当她在我怀里消失的时候,我才明白,我把她当作了很要好的朋友。”

    本皱眉道:

    “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徐迟摇头说道:

    “不,我有爱人。就比方说,你是医生,一个素未相识的病人死在了你的怀里,你会是什么感触?”

    本说道:

    “我只是个心理医生,没机会接触到这种情况。”

    徐迟摊手说道:

    “好吧,那这种情感你不会理解的。”

    本这时说道:

    “不过也因为我是心理医生,我想我可以帮助到你。”

    “哦?”

    “请配合我,我会对你进行催眠治疗,对心理伤痛的治疗效果很好。”本微笑道。

    “这么神奇的吗?”徐迟笑道。

    “嗯,试过就知道了。”本目不转睛地盯着徐迟。

    “好吧,那就试试吧。”徐迟无所谓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