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8 跳楼也这么难
    徐迟站不住,瘫坐在地上。

    本笑着走过来,轻易地夺过徐迟手里的枪,将枪口对准了徐迟。

    “去死吧。”本冷笑道。

    旁边的薇薇安赶忙拦住本,说道:

    “你不能杀警察,会惹祸上身的。”

    本想了想,收回枪,说道:

    “有道理,我得伪装一下杀人现场。”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徐迟看着薇薇安,虚弱地说道:

    “薇薇安,你还记得之前的事情吗?”

    薇薇安有些内疚地看向徐迟,问道:

    “您指的是什么?”

    徐迟说道:

    “关于你丈夫和你女儿的事情。”

    听到这话,薇薇安露出疑惑的表情,她摇摇头。

    徐迟轻叹一口气,果然,薇薇安还是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才会选择帮助本。

    他努力地保持清醒,想要告诉薇薇安所有的事情,但是没等他说几句,本就提着一个油箱走进屋子里。

    薇薇安脸色一变,问道:

    “你这是要做什么?”

    本露出阴沉的笑容,说道:

    “烧了这座房子,把所有的东西都给烧掉。”

    薇薇安攥住本的胳膊,说道:

    “不行!烧掉这里我们住哪?而且你说过不杀这个警察的。”

    本摇头道:

    “这个警察知道得太多了,不能留下活口。”

    说着,就往木地板上浇汽油。

    徐迟见这一幕,胆寒之余,不由想起来上一任别墅主人约翰。

    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些人都选择火烧这栋别墅。

    薇薇安还在尽力阻拦本。

    本有些不耐烦了,他盯着薇薇安的眼睛,忽然呵斥一声。

    薇薇安浑身一僵,眼神渐渐变得迷茫,最后瘫倒在地上。

    徐迟离薇薇安很近,可以听到薇薇安轻微的呼吸声。

    这薇薇安竟然睡着了,想来应该是中了本的催眠。

    徐迟不禁感叹,这个本的催眠术已经运用得出神入化,又或者是本对薇薇安催眠次数太多,让薇薇安已经形成了一种催眠依赖心理。

    他越是心急越是容易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本没有给徐迟太多的时间,他浇了汽油后,直接点燃就离开了房间。

    火焰蹭的窜起来。

    徐迟看着涌向自己的火焰,撑着最后的力气往窗边滚去。

    火势越来越大,熏黑了墙壁,木地板的火焰又引燃了床上的被褥,火势急剧加大。

    徐迟倚靠在窗边,努力站起来看向窗外。

    窗外就是别墅的后院,下面是本建的凉亭。

    徐迟看了一眼高度,比普通的商品房二楼高得多,好在下面是草地,应该可以减少一些冲击。

    他撑着窗沿,尝试几下,但此时虚弱的他怎么也撑不起自己一百八十多磅的身体。

    火势已经延伸到了这边,点燃了窗帘。

    徐迟赶忙将窗帘推到底。

    但窗帘上面的横帘这会也被点燃,不时掉落还有余烬的烧碎布块,将窗口化作一个火圈。

    徐迟低吼了一声,让自己尽量清醒一些。

    好在他之前只是喝了一口茶,毒性不深。

    他使出全部的力气,终于将一只腿担上了窗台。

    他又搬着腿,一点点挪向窗户外。

    窗帘上又掉落下来一块燃烧的布条,刚好挂在徐迟的脖子上。

    “卧槽!”灼热的痛感刺激了徐迟。

    他一下把布条扒拉下来,但他的脖颈和手上都带上了伤。

    他心底大骂,怎么跳个楼都这么难。

    身后的火焰已经越来越近,他能感觉到身后炽热的气浪。

    他忍不住去想,如果后边有煤气罐爆炸,能把自己推出去也挺好的。

    但是二楼卧室哪来的煤气罐。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努力地将身体一点点挪向窗户外。

    火焰已经逼近了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还撅在屋子里的屁股快要被点着了。

    他咬牙坚持,但怎么也迈不过窗户这道坎。

    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忽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从后边托住了他的屁股。

    “嗯?!”

    徐迟一愣,他转头看过来,惊讶地发现是那个死鬼基佬。

    基佬一脸坏笑,用力地捏了一下他的屁股。

    随后,他托住徐迟的屁股一使劲,将徐迟掀翻出去。

    徐迟热泪盈眶,如果不是自己被占便宜了,他肯定要说上一句谢谢。

    在空中,他护住头部,防止头部先着地。

    最后,他重重地摔落到地上,摔得他头晕眼花。

    求生的**促使他一点点爬向凉亭,远离已经烧起来的别墅。

    他爬进凉亭,坐在地上,倚靠着座椅,看着不远处正沐浴在火焰中的别墅,擦了一把乌黑的脸。

    本装上徐迟的枪冲出了别墅,在门前他碰见了守在跟前的乔尔。

    乔尔站起来,看到着火的别墅,抓住本的胳膊惊慌道:

    “你们家着火了!维奥在里边吗?”

    本掀开乔尔的手,说道:

    “你他妈地离我远点,维奥早就死了。”

    乔尔难以置信,又拽住本,问道:

    “她怎么死的?你快告诉我她怎么死的?”

    本不耐烦道:

    “贱命一条,谁知道怎么死的。”

    乔尔瞪大了眼睛,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维奥。”

    本指着乔尔鼻子质问道:

    “她在外边勾三搭四,和那些小青年厮混,其中是不是就有你?”

    乔尔眼睛通红,情绪也激动起来,他愤怒道:

    “不可能!你胡说!”

    本指着身后燃烧的别墅,冷笑道:

    “就算她没死,我也会用这把火净化她。”

    乔尔端起手里的棒球棍指着本,说道:

    “你他妈的是个疯子。”

    本拿起手枪指着乔尔,说道:

    “小子,看来你还没明白状况,如果我杀了你再把你的尸体丢进那火堆如何?”

    没等乔尔反应过来,本直接扣动了扳机。

    咔。

    手枪里没子弹。

    本满脸惊疑,他没想到,那个黑人警察佩带的枪没装子弹。

    这时,乔尔的棒球棍落下来,砸上了本的脑袋。

    咚!本感觉脑袋一沉,有温热的液体从头顶流下来。

    他伸手擦了一把,是自己的鲜血。

    “喂,你...”

    他还想说话,第二棒又落了下来。

    他倒在地上,爬向马路,想要逃掉。

    乔尔眼睛通红,踩住本的后背,疯狂地击打地上本的脑袋。

    鲜血碎肉脑浆横飞,和当时他打死约翰那只狗一样的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