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9 证据没了
    火势太大,附近的邻居报了警,不一阵,就有消防警车赶过来。

    乔尔远远地听见消防车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

    他看着地上的尸体,和自己握着的沾满鲜血的棒球棍,狰狞的表情渐渐被惊骇所取代。

    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

    警笛声越来越近,他慌张地看了一眼远处,抓着棒球棍落荒而逃。

    消防车终于赶到,消防员提着手臂粗的水管冲进别墅院子,对着燃烧的别墅喷水灭火。

    火势太大,消防员脸被烘烤得发烫,热浪吹得他们睁不开眼,他们不得不一直往外退。

    另外还有消防员绕到后院准备从后边顺风灭火,到了后院他们才发现凉亭里还有一位伤者。

    “这边有伤员,担架抬过来!”消防员对远处喊道。

    徐迟模模糊糊地见到有人将他抬到担架上,神经一直紧绷的他终于可以松口气,昏睡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迟醒过来。

    此时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周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还有护士在看他的检查单。

    “你醒啦。”护士见到徐迟醒过来,笑道。

    徐迟撑着坐起来。

    护士赶忙走过来扶住徐迟,说道:

    “你刚醒,而且你的轻微脑震荡还没完全痊愈,还是不要有大动作。”

    徐迟皱起眉,心底嘀咕,怪不得觉得头疼眼花呢,看来从别墅上跳下来摔坏了脑袋。

    他开口问道:

    “我睡了几天?”

    护士说道:

    “不久,就两天。”

    徐迟点点头,又问道:

    “期间有同事来找我吗?”

    “您是说警局的同事吗?”

    徐迟点点头。

    护士说道:

    “每天下午的时候会有一个年轻的警察来看望你,但每次待的时间不长。”

    徐迟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心里想着等同事再过来,他得问点事。

    到了下午吃饭点,果然有一个年轻的干事来医院。

    干事见到徐迟醒了很高兴,打电话给局里汇报了情况。

    等干事忙完,徐迟让干事坐下,问道:

    “那栋别墅烧光了吗?”

    干事笑道:

    “没有,好在我们去得及时,将火扑灭了。”

    徐迟露出复杂的神色。

    只要别墅不被毁灭,那些别墅里边的孤魂野鬼都不会死掉。

    他继续问道:

    “你们有没有抓到本?”

    干事奇怪道:

    “他是受害者,为什么要抓他?”

    徐迟一愣,问道:

    “怎么回事,你跟我细说说。”

    干事说道:

    “本先生说那天有歹徒放火,他逃了出来,你为了救里边他的夫人,冲了进去,火势太大,你逃不出来就从后窗跳了下来。”

    徐迟一脸古怪。

    他奇怪的是按理说,自己掌握了本的犯罪证据,本要么逃跑,要么想尽办法铲除自己。

    而本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还大摇大摆地配合警方工作。

    自己还能好好地躺在这里,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想了想,他直接说道:

    “那火就是他放的,就是为了烧死我。”

    干事惊骇道:

    “有这种事情?”

    徐迟无奈地点点头,想来警局根本没找到证据,要不然不用他说,就会直接逮捕本了。

    徐迟说道:

    “我手里有能指证本的证据,你把桌子上手机递给我。”

    干事点头,将手机拿给徐迟。

    徐迟解锁手机后,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录音没有了。

    “卧槽,被谁删除了?!”

    干事半信半疑地盯着徐迟。

    徐迟大骂道:

    “肯定是本那个家伙潜入病房删除的,你赶快去调查本之前的行踪和医院的监控,只要发现他来过医院,就是铁证了!”

    干事赶忙跟警局汇报了这个情况,并赶往前台调出监控。

    但是医院监控显示,这两天里除了医生护士根本没有其他人进入过徐迟的病房。

    另外,整个医院的监控里都没本的踪影,显然,本根本没来过医院。

    看到这结果,徐迟有些尴尬,摇头说道:

    “我脑袋摔坏了,应该是我做梦呢。”

    干事嘴角抽动一下。

    送走干事,徐迟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显然这手机里的录音就是本删除的,但是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可能是买通了医生护士,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

    他现在的身份是警察,医生护士收钱破坏警察手里的证据,这罪责可是很大的,尤其是米国这种地方。

    思考无果,徐迟无奈地摇头。

    关于别墅的秘密都搞清楚了,他本可以直接回到现实世界去。

    但是他看了一眼病床旁边的各种仪器,心想着,还是留在这里用公费把病治好了再说。

    现在回去还得自己掏腰包住院治疗,天朝的治病费用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

    在医院休养了大概一周,徐迟就痊愈出院了。

    他到了警局就开始调查这件案子的案底,这时,他忽然接到一个匿名电话。

    他接通后,那边传来声音:

    “是伯顿警官吗?我是乔尔。”

    徐迟听到乔尔颤抖的声音,有些奇怪道:

    “乔尔?你找我什么事?”

    “能跟您谈谈吗?我就在警局对面的咖啡厅。”

    徐迟目光越过窗户玻璃,果然见到了对面咖啡厅的那道年轻身影。

    他对其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来到咖啡厅,坐到乔尔的对面。

    “伙计,找我什么事?”徐迟问道。

    乔尔显得很慌张,他端着咖啡杯子的手都在颤抖。

    他定了定心神,才开口说道:

    “说起来这件事让人难以置信,不过您一定要相信我。”

    徐迟点点头,心里大概猜到了,应该和那个别墅有关。

    乔尔看了一圈四周,压低声音说道:

    “我那天打死了本,但是后来我又看到了他,完好无损地站在别墅院子里。”

    徐迟一愣,惊诧道:

    “是不是你做梦呢?本没死啊。”

    乔尔打开身旁的一个袋子,露出空档让徐迟看。

    徐迟看了一眼,发现里边是一根沾满血迹和泥土的棒球棍。

    乔尔说道:

    “之前棒杀了本,我把棒球棍埋起来了,后来我特意挖了出来,这上面的血就是本的,不信你可以验。”

    徐迟猛地想起来。

    难怪本对自己知道他的秘密有恃无恐,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医院删掉他手里的录音。

    原来这家伙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