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撕裂
    ,精彩小说免费!

    透过柜门的缝隙, 从上往下,只看得到校服大片的蓝色。

    “乔奈,你在吗?”孟殷喊道。

    空荡的房间里有回音。

    乔奈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看着孟殷在房间绕了一圈,接着站定到柜门前, 狭窄的空间里乔奈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砰响。

    “我看见你了哦。”孟殷说话带笑意,“不自己出来吗?”

    身上的冷汗几乎湿透了衣服,乔奈迟疑地、惊惧地伸手准备推开柜门, 但下一秒孟殷自言:“看来不在啊。”

    一声叹息。

    转身走到外面。

    乔奈缩成一团的身体抖得更剧烈,她听到传来大门关上的声音, 确定孟殷真正离开,她一路夺慌而逃,扶着一家冰淇淋店的招牌大喘, 惊魂未定。

    短短几个月发生的所有事件简直细思极恐,孟殷这个人太过可怕,她暂时不想回学校见到对方。

    回家吗?她住在孟家……

    前阵子和梁贞的聊天也不欢而散。

    乔奈一时竟不知自己该往哪去,冷静一会,她先拿出手机给曹老师打电话请假,然后清算手里带了多少现金。

    不多,只够她在便宜的旅馆里住上三晚。

    后面怎么办?不可能一直不回学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她找到一家小旅馆开好房间, 暴晒一天加上认清孟殷,她身心疲惫,没有脱掉校服直接倒在床上。

    累到极致, 蝴蝶和森林的噩梦都没让她醒来, 反而是一阵彩铃。

    拉上窗帘的昏暗房间, 手机的彩灯闪烁。

    她闭着眼睛摸索手机的位置,翻盖接通。

    “喂——”

    “在哪?”磁性的声音透过电流酥酥的。

    乔奈顿时清醒,睡意全无,屏住呼吸。

    “今晚不过来睡吗?”孟殷的笑意低沉。

    她听见电话里头有杂音,应该是晚自习刚下。

    “听说你请假了,”孟殷继续着,“是身体不舒服?”

    对乔奈来讲对方好似披着羊皮的狼,她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僵硬地开口:“没……没什么,中暑,回家休息两天。”

    “嗯,好好注意身体。”

    挂断电话,乔奈背后又是一身冷汗,黑暗容易使人疑神疑鬼,她急着下床开灯。

    简单冲完澡,往单人床的边沿一坐,电话响起。

    扫一眼屏上的姓名,乔奈没接。

    孟殷回到家打开柜子自然会一切明白,现在来电意思再明显不过。

    对方固执地不停来电。铃声重复,单间宾馆回音大,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乔奈烦躁地按下接听,对方终于懒得伪装温柔了,冷酷地发笑:“怎么,敢接了?”

    她不说话。

    “不在家,不回学校,为什么躲起来?”

    “这个你比我清楚。”乔奈差点撕破脸质问为什么一直以来要做这些事,答案却不言而喻,更太匪夷所思。

    “哦?我知道什么?”

    乔奈不得不点明:“那幅画……还有跟着我的一群混混是不是你……”

    她简直佩服孟殷的本事。

    “喜欢便买了,至于那群人……哪群?”

    对方无所谓的语气,关键地方还理所当然的装傻,乔奈的怒火被激得涨高,“你太过分了!”

    她和被人玩弄的棋子有什么两样。

    “过分……呵,”孟殷说,“我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人。”

    乔奈一愣。

    孟殷:“是你的错。”

    居然反咬一口。

    “就是你的错啊……”孟殷叹着。

    “是你闯进我的世界又残忍地拒绝,你越疏离,我越忍不住想困住你,忍不住要把你一步一步推向深渊,众叛亲离,只剩下我,多好。”

    一点都不好,乔奈捏紧手机,孟殷这话已是彻底摊牌。

    强烈而自私的感情令乔奈震惊和害怕,下意识地抵触。

    “乖,别试图离开我,”他低声软语,“我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乔奈丝毫不愿妥协地掐断通话。

    她不知道孟殷什么时候起思想如此偏激。

    ……

    还不到三天,曹老师联系家长探听她的消息,因为她请假的理由是中暑引发的低烧,梁贞这才发现乔奈在外留宿。

    他开车找到乔奈的时候,乔奈连续几顿吃街边不卫生的食物,导致胃疼,蜡白着脸躺在泛黄的床单上有气无力。

    不透风的单间里有股难闻的霉味,梁贞想批评她的话一下子开不了口,什么都没说,接乔奈上车。

    回的梁家。

    她房间摆设和走时没区别,床单和被套收拾得干干净净,像一直等她回来一样。

    “先吃点止疼药。”梁贞端杯温水递到她手上,药片一起递过去,“我让李阿姨熬了粥,等会给你带上楼。”

    乔奈鼻子发酸,她有点后悔那天医院里对梁贞态度的冷淡。

    梁贞对她一如既往体贴地问:“今晚是住这边还是……”

    小心地试探着,唯恐触碰到乔奈敏感的点。

    “不回去。”乔奈双手捧着水杯,视线落在水面上,“我以后不去孟家住。”

    梁贞愕然,当然又是惊喜的,“好,下午和你搬东西。”

    他甚至不过问乔奈原因,完全尊重着乔奈的选择。

    她吃完饭,胃部的不适好多了,跟着梁贞一起去孟家,没想到孟殷会在,按理他该在学校,乔奈始终不拿正眼瞧他,梁贞和孟老爷子谈她要搬走的事,她上楼去收拾,孟殷站楼下的楼梯边,双手插入黑色的长裤裤兜,眼神隐晦不明。

    她上楼,孟殷跟着。进房,她将门关上,对方伸出手挡住,用力朝内一掀,乔奈被这力道击得倒退,恼了:“你有病啊!”

    孟殷冷笑:“为什么要搬走?”

    乔奈取下衣帽架上挂的书包,把柜子里的衣服一件一件叠好装进去,低着头,“我回去有什么不对!”

    而且孟殷对她的所做所为,足够她有理由逃得远远的。

    “我对你的感情就这么让你不适应?”孟殷一掌按住书包,他凑得近,乔奈能闻到他身上的香味,脚步往旁边挪,这个举动刺激到孟殷,他像被伤中要害,抖着手不再压住书包。

    他看着乔奈如避蛇蝎的模样有些无措,想扳过乔奈转过去的肩膀,他才伸手,乔奈冷着脸又退一步。

    孟殷红着眼睛低喊:“不许你不理我!”

    乔奈拉上背包的拉链,“然后呢?处心积虑计划着惩罚?”

    她背上包直视孟殷,少年的容貌惊艳,近距离不管如何打量都不存在死角,此时孟殷作出一副悲伤得好似要哭出来的神情,像被人抛弃的精致瓷娃娃说不出的可怜和脆弱,要换从前乔奈肯定会难以招架,但一想到对方曾用过同样的招数,她就觉得这演技逼真得可笑。

    “我们谈一谈……”孟殷低声说,“我……”

    “别卖可怜,”乔奈扒开他,示意他挡路了,“你这样自私的人没有资格和我谈话。”

    她转过脸仰视孟殷,“我真希望永远不要见到你。”

    “你敢!”孟殷拽住她的胳膊恶声恶气。

    看吧,真是装的,乔奈从他的束缚里挣扎出来,横了他一眼。这眼神有怨怼有愤怒,更多的是失望。

    她没有任何留恋地径直和梁贞走出孟家。

    等她走后,孟殷还保持抓住她胳膊被挣开的样子站在原地,房间里熟悉的味道等于无数把切割他心脏的手术刀,提醒着乔奈离开的事实。

    得知孟殷如此站了一个钟,孟老爷子急得上楼,他心说该不是二殷和女朋友闹了什么矛盾想不开吧,难怪乔奈这丫头赶着搬。

    他颤颤巍巍地试着拉孟殷的袖子:“二殷啊,你怎么了?”

    夕阳光照射下的少年毫无生气,浑身冰凉,像说给自己听:“我明明已经长大……”

    为什么会又一次失去最重要的东西。

    一定是我做的不够彻底……

    他这样想着,放松僵硬的胳膊,对孟老爷子露出一丝释然的微笑:“没事,爷爷,我只是在思考而已。”

    饶是孟老爷子爬过死人堆,见到小孙子这个表情竟不免脚底冒寒气,弄不清孟殷的想法,猜测可能是到青春期。

    当晚孟殷平躺在乔奈睡过的床一夜无眠。

    同样一夜无眠的还有乔奈,她失眠的症状加重,对于这点她奇怪很久,从前没往孟殷身上怀疑过,如今认为和他脱不了干系。

    但孟殷再厉害,至于到操控人睡眠的地步吗?她一时为自己的怀疑感到天方夜谭。

    这段时间梁母忙着全国各地的巡回讲课,上次展览的成功举办使得梁母的名气更上一层楼,各大美术院校的邀请函如雪片纷飞,梁父特意休息半个月前往陪同,于是别墅里十分安静。

    睡不着的乔奈半夜肚子饿,去厨房找东西吃,吵到熬夜工作的梁贞。

    “做什么呢?”他没有生气地走进厨房。

    乔奈正在冰箱里翻找:“饿了。”

    “你胃才好别吃冷食。”梁贞挽起袖子,双手利索地从她身体两边越过去拿食材。

    他几乎贴着乔奈的后背,不知是谁先回神,两人惧是一僵。

    梁贞瞬间快步到相反的方向找装食材的器皿,“做面条可以吗?”

    乔奈的失落显而易见,淡淡地嗯了声。

    对方熟练地开火烧热水,急着找话题:“和孟殷吵架了?”

    他看乔奈和孟殷今天见面的气氛怪怪的。

    乔奈把碗放在水龙头下清洗,没有否认。

    梁贞安慰着她,小情侣间闹矛盾有时候不可避免,过几天便和好。

    “梁叔叔,“伴着水声,她声音小到可以忽略,“我想以后常住学校。”

    她做不到和梁贞同在一个屋檐下去冷静客观。

    面已煮好,梁贞关掉火,“……”

    他不知该回答什么话。

    “行吗?”

    他盛好面,拌料,一气呵成,放上筷子递给乔奈,“明天再说吧。”

    说罢头也不回的上楼处理文件。

    然而乔奈端着这碗卖相诱人的宵夜难过得失去胃口,直到面冷了她一个人坐在餐厅开着灯,就着无声寂静的夜吃完。

    她没说她要休息多久,梁贞并不催她回学校上课。

    第二天他特意带乔奈出去购物,女孩子对衣服首饰总归有兴趣,这样说不定乔奈会看着开心点。

    他们一起走进商城,不像叔侄,倒像情侣,导购小·姐也是这样认为,推荐鞋子款式时对梁贞一口一个您女友。

    梁贞纠正:“不好意思,她是我侄女,今年只有十六岁。”

    导购小·姐一脸尴尬,心里诽议:这侄女看着身材发·育得真早熟。

    脱·下宽松校服换上私服的乔奈身材确实不像高一的学生,前凸后翘,双腿笔直,一米六三的个子因为黄金比例看着苗条高挑。

    乔奈没在意导购对她上下寻一遍的目光,梁贞去前台买单,她无事走到旁边内·衣区域,立马负责这片区域的导购上前为她介绍。

    这位高个的女导购拿起一件淡紫色的胸·衣,“这件竹炭透气性强,您可以看看。”

    她没有多喜欢,视线不经意间扫到远处为她排队结账的梁贞身上,手鬼使神差的伸向紫色胸·衣下面挂着的一件肤色蕾丝边胸·衣,“我要这件。”

    提着导购小·姐包装好的漂亮小袋子,她心情忐忑地走向前面。

    “呵,迫不及待地要色·诱你的叔叔吗?”蓦然一道声音从后面贴在她的耳根。

    突然冒出的声音吓得乔奈手一松,原本要掉地上的袋子被身后人接住。

    “孟殷!”她搞不懂为什么他不去上课,“你跟踪我?”

    孟殷隔着薄薄的塑料袋揉捏里面的东西。

    “给我!”她举手要抢,孟殷有准备地背到身后,两人身高悬殊,孟殷轻松地躲着她,一面欣赏着她的气急败坏,“这点透明的布料不如不穿呢。”

    “你他妈给我!”她气得爆粗口。

    “在我家穿的可不是这种啊。”他说。

    乔奈被点穴一样定住,惊悚地道:“你……你你再说一遍。”

    孟殷含笑地看着她的表情一点一点崩坏,俯身做出像要亲吻她的动作,“你既然知道我对你的想法,难道你还认为那么多次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有不吃的道理?”

    “混蛋!”

    “要是那时你这样喊说不定我会更加兴奋!”他满意地拍拍乔奈的脸颊,袋子放回她手里提着,“听话,把这个放回去。”

    乔奈的脸色青了又红,红了又白,咬咬唇,羞愤难堪。

    她说出伤人的话:“我不会退的,我不仅要带回去,我还要完成你刚才讽刺我对梁贞的行为。”

    孟殷对此笑意不明,“你试试!”

    “别以为我不敢!”乔奈仰着脖子,威风凛然地瞪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