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三个小时后可更新刷新, 晚安么么哒~

    乔奈说不用, 老师想让同学们过个好年。

    也不是谁的家长都像乔奈家的梁鹤译。

    果然梁教授感到遗憾, 表情虽如以往严肃,眉宇间却是无法掩饰失落,乔奈装不知情, 收拾好书包跟着司机坐车去培训班。

    年底将至, 北城冬日的大雪来临,培训班过年期间暂放五天, 寒假这阵子乔奈确实辛苦, 不仅在两个培训班间连轴转, 晚上回来还有一大堆练习题等着要做。

    梁贞从外地回来,吃饭见平时自家冷清的餐桌边竟聚满全家人,显然一愣,他有意让家里人慢慢接纳乔奈, 没想到会提前这么早。

    总归好事, 梁贞当一切照旧, 他从容地坐在餐桌旁接过李阿姨盛满白米饭的瓷碗,尽量忽视自己父母略尴尬的神色。

    梁贞对这个事问起李阿姨, 了解到原委便叫来乔奈来自己房间。

    他飞回北城不久,脸上的疲惫一览无余, 但首先关心乔奈地道:“培训班会不会对你有压力?我只希望你生活快快乐乐, 成绩不是判定你好坏的标尺。”

    乔奈否认:“我喜欢培训班。”

    她想变优秀, 想变成和梁贞一样厉害的人, 尽管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不能给梁叔叔丢脸。”乔奈说。

    梁贞满是欣慰地摸了摸她的头顶,“如果太累,就停下。”

    这点乔奈乖乖说好。

    年后,梁贞在非洲的项目必须前往,过年期间大雪不曾停歇,北城的雪来得晚,下得倒疯狂,整个世界白茫茫的,待梁贞考虑定飞机票的日子,晴空瞬间结束连日的雪天。

    一家人动身去送梁贞,机场人来人往,别离沉重的氛围难以稀释,乔奈埋在围巾里的小脸早潮湿一片。

    梁贞和父母一一拥抱完,到乔奈这,他看着这个身高只到自己腰间的丫头,半蹲下身扯开她的红围巾,怜爱地用食指擦拭她的眼泪,“我和你做个约定好不好。”

    乔奈吸鼻子。

    “等你考试所有科目达到九十分以上,我一定回来看你。”

    乔奈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真的吗?”

    “当然。”

    乔奈勉强点头露出笑脸,旁边的梁母眼眶微红,千万的不舍,也没人能阻止梁贞的离开,他这样的人任何条框牵绊住他都是自私,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有许多比他们更需要梁贞的人。

    回家连续好几个夜晚乔奈是哭着睡过去。她不停给奶奶写信,即便年后的第三天梁贞带她回过老家给奶奶扫墓,她仍止不住对奶奶的思念和需要倾诉的**。

    开学季,因为梁贞的出国,乔奈心情一直不好,在班上话以前不多现在则是更少了,可麻烦的事接踵而来。

    依照她期末的考试成绩她本不该出现在十班,乔奈连续上学一个星期时班上大部分人对她产生反感。

    试想每个学生努力用功地不被从火箭班刷下去,一个年纪倒数名次的人却能安稳待在这,几个人心里能平衡。

    大家年纪小,心里有什么会直白地表现在行动上,先是冷暴力,只要乔奈说话,必定没人搭理,连同桌萧玉都参与其中。

    再是动作排斥,偶尔撞一下乔奈,不小心把她推到一下,再或者弄不见她的东西,背后取绰号嘲讽。

    乔奈骨子里倔,硬是咬牙忍受这些。晚上功课复习的时间越来越晚,几次李阿姨都得敲门提醒她早点睡。

    初二生物课程开始讲到青春期变化,班上十三十四岁的男生女生像春天发芽的种子,躁动地破土而出,纷纷要开出与众不同的颜色。

    女生们之间关系更好了,有说不完的小秘密,男生们爱开起女孩子的玩笑,扯她们脖子上系的小带子,说隐喻而让女生脸红的混话。

    被隔离的乔奈仅仅只成为一个除上洗手间都在座位上算题的人。

    梁教授对她的学习进度很上心,连续两次月考下来,培训班功效加持,乔奈成绩总算过了及格线,但离优秀还是差的远。

    他仔细琢磨,一个星期去一次培训班太少,平时没有吸收的知识点集中到一天消化实在困难,某天乔奈放学,梁教授带她串门——隔壁现成的优等生,浪费资源多不好。

    然后等孟殷洗完澡,穿着浴袍用毛巾揉头发,回房发现自己房门口站着土妞。

    孟殷:“……”

    他愣了无数秒,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比他还惊恐的乔奈。

    孟殷扭头看楼下客厅,自家老爷子和隔壁梁教授相谈甚欢,对话声音还传到这:

    孟老爷子道,哎呀,早听说你们家多了一个小姑娘,过年拜年她没过来我还没见着,这小孩瞧着机灵,以后成绩不会差,你既然看中孟殷,他肯定高兴,绝对教好。

    梁教授很是操心的模样,喝一口茶,说着,我这辈子没教育过孩子,就想乔奈能成才。

    ……

    孟殷嘴角一抽,两个戏精。

    他抬脚进房,踢开脚边的布偶兔子,对乔奈说:“离我远点。”

    乔奈压根不想靠近。别说铁门口几条长舌的大犬,她进这栋别墅看见孟老爷子的一刻便退缩了,孟老爷子年惑古稀,身上决伐的杀意并未随着年龄消淡,眼睛犀利如鹰,他只看眼乔奈,乔奈便紧张得背后冒冷汗。

    进到屋,别墅装饰是六十年代的古宅怀旧风格,地上铺着毛地毯,处处有青瓷花瓶和墨画点缀,孟老爷子让她上去找孟殷,她跑上楼,打扫的阿姨指方向告诉她房间是哪个,她以为孟殷在,房门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即开。

    只一瞬间,她的血液从脚底凉上头。

    三面靠墙的玻璃木柜,每个格子都锁着一只巴掌大的布偶,或蓝或红的毫无神采的眼珠直视前方,其他放不下的玩偶堆积在柜子边。它们的设计风格诡异,头大身下,每个布偶的眼睛占据着整张脸的三分之一,没有唇线,没有神情。

    她被这恐怖的景象吓得停住脚。

    孟殷揉着湿哒哒的头发过来时,她想回家了。

    “把门关上。”孟殷没觉自己的布偶被人看见有什么问题。

    乔奈一手抱着书包,另一只手去关门。

    她看孟殷把毛巾丢椅子的椅背上,拉开椅子入座,翻着桌面一本厚厚的国外名著,而房间就一张椅子,乔奈只得坐地板,摊开作业放腿上做题。

    孟殷书看得认真,而且速度很快。乔奈不经意抬头,孟殷的书看去了一小半。

    那么厚的书,还全是英文,乔奈想都不敢想。

    “一道题二十块。”忽然间孟殷开口道。

    乔奈脱口而出:“没钱。”

    她跟着孟殷放学几天,每天零花钱都上交了。

    孟殷站起来,他站的地方正好是吊灯的正下面,乔奈觉得一大片阴影兜头,对方那张小巧又精致的脸背光临下,目光不善。

    她很怂地改口:“可以便宜点吗?”

    眼巴巴地央求着。

    孟殷拒绝:“不行。”

    “凭什么不,”别以为她是好欺负的,明明班上其他女生都可以讲价,乔奈抗争到底,“没有友情价吗!”

    孟殷冷笑:“场地费。”

    乔奈:“……”

    见鬼的场地费,你这房间的审美差点没把人吓死。

    但她不能说,说了怕真就见鬼了,

    乔奈气冲冲地成交这笔交易,这一晚她花了三个星期的零花钱,第二天任凭梁教授如何劝说死活不去孟殷家复习。

    也就轻松一晚,隔天晚上孟殷亲自上门。

    乔奈听见孟殷过来找她,条件反射想的是孟殷爱财如命。但她下楼见到人后,眨眼间抱住楼梯扶手不肯走。

    她从没有见过少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硬生生弄出做作的温柔语气:“来,乔奈,我找你一起学习。”

    不不不,她不要。她直觉孟殷潜台词里完全另一种意思。

    梁教授当她害羞,拔河似的拽她下来,心满意足地把她交给孟殷:“别学太晚,晚上十点前记得回来。”

    孟殷笑着点头说会提醒,乔奈背后的汗毛几乎全竖成钢针。

    如她所想,孟殷回到自己家,犹如上等的京剧大师一秒变脸,寒气凛冽,额头发黑。只见孟老爷子看见乔奈有来,他拍拍孟殷的肩膀:“邻里之间多关照有什么不好嘛,非逼着让你去,你这孩子就是太没有为人民服务的觉悟。”

    孟殷沉默着黑脸。

    “好啦,上楼学习吧。”孟老爷子大手一挥地道。

    乔奈亦趋亦步地跟在孟殷后头,这晚她连地板都没得坐,孟殷让她站着学完。

    委屈了两晚的乔奈特感心酸,梁贞给家里来电让她接电话时,她拿着梁教授的手机回房间,一条一条陈列孟殷的罪状。

    说完她又小心翼翼地问:“我这样讲同学坏话,会不会太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