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已换
    ,精彩小说免费!

    辅导员笑着问:“乔奈,你愿意参加吗?”

    大家静静地看向乔奈, 现在报名参加南岳校园宣传片拍摄, 背地很有可能会被嘲笑自恋,当成爱出风头的那种人。

    乔奈张口想拒绝, 她的心思摆在脸上,辅导员看得出来,不免流露出失望的情绪。

    辅导员姓姚, 四十多岁,谈吐优雅得体, 人和蔼可亲,瞧着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 她其实是希望通过乔奈起个带头作用、

    触及到姚老师期待和鼓励的目光, 乔奈说出口的话变成:“可以试试,不过万一没选上,姚老师可别打我。”

    班上的人哈哈笑, 姚老师眼睛笑眯成一条线,宠溺地说:“我们班乔奈绝对可以,到时候全班同学记得帮忙投票。”

    同学们异口同声答应。即便有人议论,乔奈泰然自若地当作没听到。

    隔两天图书馆门口出现一张公告栏, 宣传片各个女主候选人的照片贴在上面,大家可以扫描二维码进行投票。

    乔奈数了下,参加的人数各个系加起来一共一百三十位。

    宿舍里张格丹和韩离离发动自己的人脉圈。

    乔奈把投票的截图发给自己认识的人各一份, 高中同学里只发给陆米涵和白晨晨。

    陆米涵微信上回复:“这是你?拍得失真, 没本人好看。”

    真会说话, 乔奈发个飞吻。

    白晨晨给力地回:“收到啦小美女,我拉我宿舍兄弟一起投票。”

    乔奈说谢谢。

    白晨晨问:“和孟殷有联系吗?”

    乔奈脸上的笑一僵,实话实说:“前两天有过。”

    对方找她要孟殷的联系方式,乔奈把孟殷的电话号码给他,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乔奈便没有过问。

    她的票数排名不上不下倒成一个问题,乔奈手机一震,是孟越凌的消息:

    “你参加选拔了?”

    乔奈:“……”

    她自己也不知道啥时候把投票的截图发给的孟越凌。

    多一个人投票是好事,乔奈回应:“是的。”

    孟越凌没问理由,转手把截图发文艺团群里:

    “大家记得每人务必投票支持十五号乔奈,体现团结的时刻到了!”

    下面齐刷:“收到!”

    莫名有点小感动,乔奈:“感谢!”

    下午走在路上她遇到焦蓝,乔奈和室友们一起,焦蓝身边同样跟着两位关系亲近的女生。

    双方迎面,焦蓝笑说:“这不是我们班的候选人?”

    她身边的两位女生把乔奈上下巡视,和菜场挑选白菜萝卜一样的眼光:

    “就是你啊。”

    “原来是她。”

    乔奈不知道焦蓝和朋友说过什么,这两位朋友言语和态度里透露出的感觉令人不适,夹杂不屑和讽刺。

    张格丹想张嘴反击,乔奈摇头。

    等人走远,张格丹气冲冲地道:“妈的,说话阴阳怪气。”

    韩离离悲观地道:“听说和焦蓝关系好的一个朋友报名参加了,在音乐系读大二,长得不错,人气蛮高的,去年差点选上。”

    要论消息的灵通和准确性,韩离离自有一手。

    看样子焦蓝举荐乔奈,还想通过自己的好友挫一挫她的锐气。

    张格丹说:“焦蓝那个朋友叫什么?”

    韩离离想了想:“好像叫郝美寂。”

    说来也巧,文艺团有一场演出需要请音乐系的人帮忙伴奏,请来的人正是郝美寂,对方个子不高,一米六三左右,瘦瘦的,胸前却有料,齐耳短发小瓜子脸,眼睛不大不小,形状微微上弯的漂亮,带上妆容妩媚,笑时露出两颗虎牙又显得格外清纯。

    学长孟如风点评:“直男杀手。”

    团里一众妹子表示没什么感觉,可男生各个坐不住了,特别是郝美寂往舞台上钢琴前一坐,亮光打在她身上,围观的男生统统倒戈,要改投郝美寂一票。

    适时团长孟越凌发话:“过过眼瘾就行,别忘了乔奈是自家人。”

    台上的郝美寂自然没听见,舞蹈表演结束,郝美寂跟着下台,化妆间里和穿一身白色表演服的乔奈遇上,对方朝她露出一个微笑。

    看外表并不惹不讨厌。乔奈回应一个笑容。

    她对镜拆掉头发上乱七八槽的花饰,郝美寂没走,站她身后,主动帮她拆其他的发夹问:“你上个星期四是不是在乐喜吃饭?”

    乔奈对这顿饭印象深刻,“是啊,怎么了?”

    “那天和你一起吃饭的男生是你男朋友吗?”郝美寂踮着脚,镜子里她的表情一直保持恰到好处的笑容。

    乔奈说:“不是。”

    声音有点冷漠。

    郝美寂不介意:“是我们学校的?”

    当时她在隔壁包间,和这位帅哥照过面。

    “不是。”

    “你朋友?”

    乔奈正在想对方到底要干嘛,郝美寂直截了当地道:“我对他一见钟情,能给个联系方式吗?”

    “啊?”

    “我请你吃饭你看行不。”

    乔奈乐了,查看通话记录,报上孟殷的手机号,别说,她还真挺乐意的,最好两人能情投意合。

    没想到她这么爽快,郝美寂感到高兴,也要乔奈的微信号,表示这顿饭一定请。

    乔奈:“……”

    转头她便忘了这事。

    过了一晚,乔奈上课时后背被张格丹不停用笔猛戳。

    她转头,张格丹兴奋得不行:“妈呀,乔奈,你票数第一啊!”

    说着把手机递给她看。

    之前她和第一名还相差三百多来票,结果一夜之间暴涨。乔奈挺奇怪,去学校论坛没搜到和自己相关的帖子,能做到这事的她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是团长。

    毕竟团长人脉广,又财大气粗。

    微信上孟越凌对此事否认:“不是我干的。”

    看语气那就知道是谁干的喽,乔奈追问。

    孟越凌:“我随口和孟殷一说,他估计找他学校的人投的吧。”

    难以想象孟殷冷面冷性会一晚上找三百多人投票,乔奈认为不可思议,孟成澜好笑:“他在他们学校跟一校霸似的,这算什么,搞不好今天你票数会继续涨。”

    孟越凌说得没错,截止今晚九点前,她票数领先第二名五百零四票。

    乔奈:“!”

    要说孟殷是校霸,乔奈信也不信,她信孟殷的本事,但不信孟殷会主动处理人际关系,初中到高中期间他一直独来独往。

    乔奈想着要不要主动和孟殷道谢,她不喜欠下孟殷人情,孟殷的电话主动打了过来。

    由于她把对方之前的号码拉黑,孟殷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看手机号的归属地,乔奈直觉是孟殷,她径直点接听。

    乔奈心情好,温和地开口道:“哪位?”

    不知孟殷突然生哪门子的气,仿佛压抑着狂暴的怒火,冷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乔奈以为指他被拉黑,恶作剧似地笑:“怎么,我拉黑你不在预料之中?”

    孟殷:“……”

    听对方不说话,乔奈心想别把他气狠了, “你是不是……”

    哪想迎来孟殷的一句凶狠的怒话:“你闭嘴!”

    乔奈:“……”

    她直接挂断。

    电话再次打来,第三遍乔奈才接:“不是要我闭嘴吗,你打来干什么!”

    “乔奈!”

    如若不是隔着手机通话,乔奈很怀疑孟殷此刻恨不得吃了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感情特别轻贱。”没有歇斯底里,孟殷的嗓音带着哽咽后的沙哑,随着电流传入乔奈的耳朵,“你可以不接受,可以不珍惜,可以当作无所谓,但你有什么权利把我推向别人?”

    乔奈没明白他的意思,然而孟殷的语气是那么难过,她刚才那点不满消失殆尽,试着平和地沟通:“我……不太清楚你指的什么……”

    “郝美寂,你认识吧?”

    她顿时知道了,解释,“郝美寂在我们学校人气很高,她说她对你一见钟情,我觉得你们试试说不定……”

    “呵——”孟殷冷笑着,“你真是自私。”

    他句句如针,“别把我的感情当成可以随便挪动的物体,如果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喜欢上别人,在我被关上那所学校两年的时候,我早服软服输,我差点为此没命你还认为我的感情就是儿戏吗!”

    “我没有。”乔奈大声反驳。

    室友们各自忙活自己的,闻言疑惑地看着她,她压低声贝,“抱歉,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伤害,我只是给了一个号码。”

    “我不接受道歉。”孟殷的声音仿佛在抽泣。

    乔奈吃软不吃硬,最怕提起孟殷的伤心事,她头疼地原地打转,“那怎样你会好过一点?”

    “来看我,我要你来我学校看我。”

    见鬼了,她居然还听出孟殷撒娇的意味,乔奈好言哄着:“我没时间啊,我最近……”

    “那就不要道歉。”

    “好吧,”乔奈妥协,“这个星期天可以吗?”

    孟殷却摆起谱:“不要,时间太久。”

    “明天下午我没课。”

    “成交。”

    乔奈:“……”

    这么爽快的语气哪里像在生气啊真是,变脸速度超快的。她好笑地抱怨。

    去之前乔奈查好孟殷给的路线,同在一个市内,相当偏僻,偏到乔奈怀疑这个地名像是假的,导航压根无法查询到,她打车还必须找本地的司机。

    乔奈手提着水果,大热天里,她站在孟殷说的地点,灰尘扑面,地面都是黄土地,抬眼望,荒郊野岭。

    她想到司机说的话:“你一个姑娘伢到这里来不安全,有人接吗?”

    乔奈说有的。

    但下车哪里看见半个人影,问司机这附近有没有学校,司机大叔说:“没听说这里有学校,倒是传言有特殊部队的训练基地,不知道真的假的。”

    司机留下号码,说等下如果回程可以打这个电话叫她。

    乔奈谢过,给孟殷发短信说她已经到了。

    她没等多久,林子小道里跑出一个人影,还不等乔奈反应人影径直扑在她身上,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和湿哒哒的汗水味,乔奈黑着脸:“松手。”

    “不。”

    “孟殷,我数三,再不松我就立马走。”

    孟殷站直,他肤色晒成健康的古铜色,乔奈身高只到他的胸前,他摘下方檐军帽,冲乔奈露齿笑着:“我以为你昨天骗我的。”

    乔奈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学校在哪呢?”

    这里除了树就是泥巴。

    孟殷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在前面。”

    而这个前面离目的地足足几千米远,中间穿过一片森林。乔奈联想起司机说的话,路上她狐疑地问他:“你学校……是……是那种特殊……”

    她没说完,走在前头的孟殷却知道她要表达什么,他毫不避讳地承认:“对。”

    乔奈视线紧紧地粘着孟殷的后脑勺,此时她最关心的问题居然是:“这种地方也可以玩手机?”

    孟殷:“……”

    真是没营养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