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酒醉
    ,精彩小说免费!

    乔奈等了大概五分钟, 毕浩然从外面走进。

    不似第一次见到他时对方打扮正式, 毕浩然穿着简单的t恤和做旧的长牛仔裤, 他见到乔奈在这里并不感到意外,拉开椅子请乔奈坐, 开门见山, “是为最近传的谣言找我是吧?”

    乔奈还没坐下,毕浩然想起什么道:“外面出去谈。”

    这里毕竟有外人在场。

    两人一起走到校园里一家人少的奶茶店,上二楼更加清净。

    毕浩然问:“喜欢什么口味你先点。”

    乔奈要一杯牛奶香蕉,常温。

    这个天气不贪凉的女生少, 在毕浩然惊讶的眼神下,乔奈说:“喝冰凉的东西伤脾胃。”

    “这样啊, ”毕浩然笑了笑, 对乔奈生出一丝好感,除去为学生会的工作场合他大多情况下性格比较腼腆, “抱歉,最近误传的那些事给你带来困扰。”

    乔奈等着他往下说。

    “这都怪我, 当时你参加校园宣传片比赛我把票投给你,其实我考虑的是首先你是文艺团的人,再者你和焦蓝同班, 我们算半个熟人,当然主要是你表现不错,我没想到焦蓝会生气, 任凭我怎么解释她都坚持要分手。”

    毕浩然说到这, 无奈又心酸, “她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一直以来遇到的人觉得她身上有利可图都对她献殷勤,可能第一次被人比下去不甘心吧,我经常劝她多交些真心朋友,也不至于眼界狭隘。”

    “她太任性了,”毕浩然再次道歉,“我会好好说服她,最近我让学校贴吧管理的人在进行删帖,有空我会亲自发公告澄清,给你造成名誉损害确实十分对不起。”

    既然毕浩然做出承诺,乔奈达到她此行的目的,奶茶没喝完两人很快一起下楼。毕浩然绅士地为她开门。

    返回的路上遇到认识乔奈的人,偷偷对她和毕浩然进行打量议论。

    毕浩然行得端正,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他担心乔奈会委屈,然而转眼一看,乔奈面容平静,一身任风雨攻击不折腰杆的傲气,他忍不住地亲近乔奈地说:“下午有空吗?我再请你吃饭赔罪。”

    乔奈不能答应:“我们两个现在最好是少接触,免得贴吧里谣言更多。”

    毕浩然笑说有道理。

    正聊着,校园道前方树荫下冷不丁站着的一个人朝他们看来。

    视线如寒刀,对方给人的感觉就像盛阳下的阴暗面。毕浩然刚觉奇怪,便听到身边乔奈的声音:“孟殷,你什么时候来的?”

    原来是她的熟人,前面转弯是学生会大楼,毕浩然和乔奈分道扬镳,他不经意间和孟殷的目光撞上,对方眼底阴郁的黑色暴风令他不免心惊,连忙转开眼神

    风吹得树叶飒飒的响,孟殷没有穿着迷彩服,只是生活中的休闲常服,一贯他偏爱的黑色系。

    他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刚刚这个男生是谁?”

    乔奈正常解释:“学生会的副会长,和他在谈一点事件。“

    她还没清楚孟殷怎么又来了。

    孟殷的表情没有因为这个解释有所缓和,“副会长?”

    乔奈没往深处想,“你今天是逃学来的还是放假?”

    她话落,孟殷的气势咄咄逼人,“你喜欢这种类型?”

    “什么啊,”乔奈为这个天方夜谭的问题觉得好笑。

    “是啊,我怎么就忘了,梁贞也是这种类型。”孟殷抱着双臂冷笑,他口不择言提起乔奈最大的禁忌。

    乔奈脸色刷地变得难看,“你犯什么病!”

    “我就是有病,”他拽住乔奈的手腕说,“你愿意给任何机会为什么我不可以?放弃一个梁贞,再来一个王嘉艺,现在是你们学校的副会长吗?”

    原来他大老远跑来是找自己吵架,不可理喻,两人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乔奈耐着性子,“你冷静一点。”

    她眼底骤起的疏离像滚烫的开水,孟殷缩回手,转眼变脸地笑道:“乔奈,别生气。”

    说着自动地退后半步,“我听到一些传言所以误会。”

    乔奈没打算和他计较,她看孟殷不像逃学出来,“你放假几天?”

    “两天,”他垂丧着头,“可我没地方去。”

    知道孟殷所在的学校没有暑假,这两天的假期格外开恩,但对于家在北城的孟殷而言比较麻烦,回家时间太短,在南方又人生地不熟。

    “越凌和如风在外地出活动表演,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这句话无异于堵死乔奈。

    孟殷不刻意阳刚的脸庞做出的忧伤表情恰到好处,他只手食指抵在下巴处,偏过三分之一的侧脸,垂着眼皮,“除了你,我找不到其他去处。”

    乔奈:“……”

    于是半个小时后,地点公开课课堂。

    公开课一般多个班级一起上,学生人数较多,乔奈带着孟殷坐到后排,谁也不会关注教室里混进来校外的人。

    按理是这样。向来知晓孟殷蓝颜祸水的乔奈再一次见证到孟殷的本事。

    他安安静静坐在旁边,随手翻翻笔记,低头或看着前方老师用来讲课的显示屏抿嘴,期间好几个女生用手机偷偷瞄准他咔咔拍照。

    连讲课的女老师也提问孟殷:“第三组倒数第二排,穿黑色短袖卫衣的同学,对,就是你,这个问题你知道吗?”

    这下女生们可以明目张胆地盯着他的脸不放。

    乔奈连忙用笔刷刷地写答案,她一边写一边示意孟殷念。手写的速度终究赶不上孟殷的语速,她写到一半,孟殷已经把完整的正确答案说出。

    老师很满意。

    乔奈的笔停住,她惊愕之余同时感到挫败。对方高中最后两年没有接触过课本,大学里所学的课程更不用说。

    对比她兢兢业业维持住的学霸成绩孟殷不费吹灰之力碾压,她勉强笑夸地说:“这样你都能懂,真厉害。”

    孟殷指着她的笔记:“你这上面有,我恰好看到而已。”

    笔记上只是记的简述,若不了解的人根本无法去消化理解它的意思,乔奈酸溜溜地打趣:“你看一眼就明白,简直像天天有学我的课程似的。”

    周围翻书声记笔记声在安静的教室里放大,孟殷身体僵硬了瞬间,随即咧开嘴干笑:“你想多了。”

    他手指按住笔记页面的地方有浅浅的汗湿印记。乔奈撑着头看着老师,没有留意这个细节。

    下午的公开课很快到时间,同学们相继收拾东西去食堂吃饭。

    窗外面暖红色的夕阳铺洒,孟殷乖巧地等乔奈把老师讲的知识点记完,桌椅的投影在地上越来越长,等乔奈认真写好,伸个懒腰,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吃什么?”乔奈问。

    这个点食堂只剩下残羹冷饭了。

    她认真记笔记的模样可爱至极,孟殷的眸色越来越深,“去酒店、我请你。”

    总要孟殷请客乔奈过意不去,“这次换我请,你吃什么随意点。”

    她说得大方,真等孟殷挑了一家学校周边最贵的星级酒店,乔奈当即笑容有点虚假:“我就喜欢你这么不客气的样子。”

    “是吗?”孟殷轻车熟路地点餐,“那我再加一份羊排。”

    乔奈虚假的笑容无法继续维持,咔擦粉碎。

    菜上齐她再没心思关注小钱钱了,菜都是她爱吃的,她许久没有奢侈地享受一顿,大学的零花钱全靠自己兼职解决,不够用的时候啃过三餐的馒头。

    酒店里缓缓流淌着舒缓的音乐,乔奈这几天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

    “要不要喝一杯。”孟殷用开瓶器拧开红酒瓶问。

    “你……你什么时候叫的红酒?”乔奈心好痛。

    “觉得气氛很好便拿了,”他说的倒无足轻重。

    反正酒也倒进杯子里了,不喝更心痛,乔奈接过盛好酒的高脚杯,因为酒量差她每次只抿一小口,不敢喝多。

    落地窗外倒映着城市的繁华灯火,乔奈觉得那些路边的灯光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她有些生气:“这酒喝起来像饮料,怎么后劲这么大!”

    不喝了,她放下高脚杯,趴着要休息。

    “这样睡多累。”孟殷过来扶她坐直,“去楼上,我有开好房间。”

    别看这阵子两人和平共处,乔奈从不真正相信孟殷,她挣扎地拒绝,“不用了,我只是有点晕,趴一下就好。”

    意外地孟殷很好说话,随她而去。

    乔奈迷迷糊糊睡了一会,醒来,邻桌的客人换了一波,她刚睡醒懵懂的拿起手机看时间:晚上九点!

    他们足足吃了三个多小时。

    “孟殷,”她喊道,对面坐着的英俊男生和她刚刚一样趴桌上,轻轻一推,身体软绵绵地

    朝沙发后方倒。

    乔奈:“……”

    他居然喝得比她还醉!

    看在他放假又无依无靠的份上,乔奈充当一回好心人送他到房间。房卡孟殷裤子口袋里便有,开门后把人放倒在床上,她累出一身汗,酒是彻底清醒。

    “睡吧睡吧,”乔奈想打人,替他脱了鞋子,站直,床上的孟殷皱着眉头,喃语着,“头好疼。”

    “活该你疼,你也不看看你开了多少瓶!”都是她的钱!乔奈嘴上抱怨,弓着腰用胳膊把孟殷的头抬起来,醉酒的人呼吸都是热的,她穿的裙子领口低,热浪直拍进内·衣里,她慌忙把枕头垫在孟殷头下。

    喃语声消失,她去找空调遥控,调完温度,转过身,孟殷睡姿又变成胎儿的抱膝状。

    “别这样睡,”她拆孟殷的动作,“小心落枕。”

    孟殷的力气太大,她脱了鞋,跪着膝盖到床上再拆,半梦半醒,酒精发作的孟殷揪住她腰部多余的布料,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别离开我,我害怕。”他压缩得更紧,仿佛要把自己变成小小的一团。

    “害怕什么?”乔奈选择旁观。

    “你别爱上别人好不好,我看见贴吧里的事件我好难受。”他低泣地捂住心脏的部分,和失去水的鱼一样大口无声地呼吸。

    像要窒息一样的难过。

    和白天里无所不能又冰冷阴郁的孟殷不一样,他此刻就是一个需要人来安慰的孩子。

    乔奈想抚摸他的后背,但她忍住,“乖,放手,我该回学校了。”

    “不要!”

    突然的天翻地覆,乔奈被对方直接抱住压到身底下,睁开双眼和她对视,他的眼睛近距离看到时像黑色的玻璃珠。

    “别走。”他埋首到乔奈软乎乎的胸前,“我不要你走。”

    “孟三岁,你是只有三岁吗!啊!”

    啊!这个喝醉了掉年龄的烦人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