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替换
    ,精彩小说免费!

    有经纪公司介入, 网络上乔奈的黑料迅速平息。

    关于解释, 乔奈暂时不急, 现在电影没有上映,有人讨论顺便增加电影热度。学校里焦蓝早已回来正常上课。

    电影渐渐拍到中期剧情, 乔奈的演技慢慢有所提高, 走位等技巧逐渐熟练。

    摇茉莉担心给她的压力大, 私下和她喝茶聊天说:“演技这块你不需要多成熟,我下定决心要找你便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你只放心轻松地去演,你身上的青涩感正是我想要的, 没必要太在乎演技,那样相反丢了味道。”

    虽说如此, 乔奈仍旧遇到一个难题:

    剧本里的姗姗在高三毕业前对林峰开始抱有好感,因为误会两人十年后公司的酒会上相遇,该怎么诠释出那种感情呢?

    她唯一爱过的人只有梁贞, 这种感情克制压抑,乔奈不敢外放。

    姗姗的爱情经过十年的发酵,是火是光, 每个细胞里都在诉说思念。

    果不其然, 拍摄这个情节时,导演喊卡的次数超过二十遍。

    群演累,搭档更累。

    “导演——”站乔奈对面的乌清粤说, “先让乔奈休息一下吧!”

    导演默许。

    乌清粤接过助理递来的保温杯喝水, 一边指点乔奈:“你见到我, 镜头会给你表情特写,你现在做做五官放松。”

    乔奈鼓鼓脸,皱皱眉,转动眼珠,然后呼出一口浊气,“好了,我试试。”

    乌清粤说:“开始!”

    乔奈抬头,像见到不可思议的事件,呆愣几秒,眼中泪光闪烁。

    “不行不行,”乌清粤崩溃地说,“你不能哭,你不是哭知道吗?咱两分开十年,和喜欢的人再相遇,你该高兴,不是哭丧着脸,哭也不是你这个哭法。”

    乌清粤胖胖的男助理说:“喜极而泣。”

    乌清粤:“对!喜极而泣。”

    乔奈苦笑:“我……我一时之间,调动不出来这种情绪。”

    “你酝酿酝酿。”乌清粤只得这样讲。

    深秋天气冷,大家裹着厚外套,戏里演的是夏天,乔奈穿着职场上的黑色小西装,葱白的长腿露外面,她直打喷嚏。

    可可姐给她安排了随身小助理,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论年龄乔奈要喊对方一声姐,但岁数相差不大,两人都是互相喊全名。

    “陆离,”她说,“帮我拿一下外套。”

    肩膀上很快披上一件黑色妮子大衣,乔奈头也没转地说:“谢谢。”

    感觉这衣服尺寸不对,尚有余温,她愣了一瞬。

    “刚才在聊什么?”低音闯入耳蜗,连带那若有若无的温热呼吸。

    乔奈回头,孟殷笑意盈盈,两个月没见,青年似乎长高了一点,头发更短,脸部轮廓鲜明起来,骨架纤瘦。

    “你怎么进来的?”和上次的问题一样,乔奈问完孟殷没回。

    “乔奈,准备好了吗?”乌清粤说,他看了眼孟殷。

    孟殷对他微笑,他笑起来似乎男女通吃,乌清粤为此晃神一秒,他从全国拔尖的电影学院毕业,加上娱乐圈混迹了几年,他生活里见惯俊男靓女,此刻居然顿觉说不出的惊艳。

    他颔首礼貌示意,还是对着乔奈说:“我们把刚才的戏再对一对。”

    乔奈开始念戏里的旁白:

    “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想过无数会和林峰相遇的场景——在大家共同的家乡街道、在商城、在同学的结婚典礼上……但此时此刻,林峰就站在她的面前,只不过两人隔着一道身份的壁障——他是她空降的顶头上司。所以,以前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差等生,再不会让自己能高高在上。”

    她握着剧本的手颤抖,缓缓地,抬起眼眸……

    “不对!”乌清粤再度崩溃,“你这眼神像咱两有八辈子的仇。”

    “噗,”男助理没忍住笑,“要吃午饭了,等下再练习。”

    “你得深情,”乌清粤说,“想象我是你的爱人,深情,爱我爱到……”

    他说一半顿住,乔奈身边青年目带凶光,连那笑也是令人发毛。

    “先吃饭先吃饭。”男助理催促,乌清粤再去看,这青年的表情客套地微笑,仿若刚刚不过错觉。

    午饭时间。

    乔奈领两份盒饭,一份递给抢了她座位的孟殷,“吃吧。”

    他不接,仰视地盯着乔奈。

    身边剧组的人来来往往,乔奈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不吃我放地上。”

    孟殷含笑接过,他手指细嫩,如上等的白玉关莹莹。

    这人天天训练的手看起来比自己的还娇贵,乔奈难以相信。

    孟殷说:“你演戏遇到瓶颈?”

    没有座位,乔奈站着吃饭,扒拉盒饭里的菜,“我一个新人,最难演的肯定是感情戏。”

    “这有什么难的,”孟殷不急着吃饭,“等下有空我再陪你练习两次。”

    急着吃完赶去拍戏,乔奈含糊地随口应了。

    接下来还是刚刚这场十年初见的戏份。

    导演问乔奈有没有准备好。乔奈自己都不确定,但她点头、

    开拍。

    公司的酒会,林峰站在台上,自信潇洒地宣布自己即将是该公司分部的总经理。

    站在人群里和朋友碰杯的姗姗仰头去望——

    震惊、不可置信、深情……一一浮过她脸上的神色。

    “咔!”导演喊停,“乔奈,太夸张了,我们这不是偶像剧。”

    乔奈羞红脸。

    事实上她以为自己能过。她分不清演戏偶像剧的演法和电影的有什么区别。

    乌清粤鼓励她说:“比之前好多了,有品质的电影演技上来讲导演会追求含蓄、真实,你再揣摩揣摩。”

    乔奈应下,这场重新开拍。

    “天呐,她到底要重拍几次。”

    “无语了,上午到现在,她能不能行,我累死了都。”

    工作人员的抱怨声不大不小,刚好够她听到。

    乔奈刹那间集中的注意力崩成散沙,她举手,“抱歉导演,我想再等一下下。”

    “有没有搞错啊,又来。”又有工作人员说。

    导演脾气耐心都好,她只默了几秒,答应:“你好了再举手。”

    乔奈冷静,冷天她鼻端沁出汗,助理陆离用粉扑赶紧为她补妆,手忙脚乱:“乔奈你别慌啊,淡定淡定,咱深呼吸,深呼吸!”

    陆离长一张娃娃脸,说话轻轻脆脆的特别好听,像一碗凉水刚好浇灭她心头的燥火。

    乔奈说可以了,道了谢。

    她举手,又一次开拍。

    音乐顿起,酒会里的人言笑晏晏,林峰自我介绍,一句一顿。

    镜头还没有转向乔奈这边。

    快想想,乔奈安慰自己,快想想——十年见到深爱的人,怕是梦怕解不开误会……

    她紧张的心跳如鼓,余光不经意扫到冷淡坐到一旁的孟殷。他坐人群外面,双腿随意交叠,视线和乔奈的视线相撞。

    仿佛有一道闪电在乔奈脑海里轰然乍现——

    她记得高二的寒假见到孟殷上门拜年的场景,肤白如雪的少年戴着羽绒服上白毛边的帽子,他睫毛上的雪尘融化,湿了睫毛,一双黑潭似的双眼轻飘飘略过乔奈所站的地方。

    那时她和孟殷势不两立。当时她看不透少年眼睛里的情绪,只以为是一贯的冷漠。

    眼下意外和她剧本里感情融合。

    她如一面镜子照仿出孟殷的神色——貌似冰冷的,淡定的,旁人看不出异样的态度。

    镜头转向她,她还是这样的神情,只是唇紧抿,脸部的肌肉细微的抽动,胸前起伏不定:

    姗姗看着林峰,视线只短短落了几瞬,又转回看往旁边,又控制不住地转回。

    乔奈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

    “咔——”导演激动地大喊:“过——”

    有人推动乔奈:“可以休息了。”

    乔奈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掉落。

    她用其他陌生群演递来的纸巾擦干净眼泪,刚才的感情有点沉重得令她踹不过气,压根没有幸福感。

    “你完成得相当出色,”乌清粤毫不吝啬地竖起拇指。

    导演高兴地道:“来,大家给乔奈鼓掌,这个镜头真的棒!”

    她对在片场的唐姐说,“看看,还是原石好打磨,演技有创新。”

    唐姐满脸自豪。

    接下来不是她的戏份,乔奈走到一边,踢椅子腿,对孟殷不满道:“你坐半天了,能让一会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孟殷的脸色现在黑得能滴出墨汁。

    乔奈心惊:“你咋了?”

    助理陆离给她递一瓶水,她给孟殷,“渴了?”

    孟殷凉凉地斜她一眼。

    乔奈道:“行行行,你坐,你坐。”

    这哪是探班,分明是大老远来摆大爷的谱。

    “我要和你对戏!”孟殷握住她的手腕,“就现在!”

    乔奈:“……”

    化妆间。

    确定里面没人休息,乔奈递给孟殷剧本:“我找别人借了一份,你演林峰,帮我提前练习下一场。”

    这房间里有张长沙发,有时候会有女演员进来躺上面睡觉。

    乔奈坐下,“翻到七十二页。”

    她另只手拿着水瓶,喝口水,吞咽后说:“从‘你是卓姗姗?’这句开始。”

    乔奈正说着,抬起眼皮,只见孟殷解开咖啡色衬衫颈部第一个纽扣,舔唇,“办公室part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