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嗯哼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三个小时后可更新刷新, 晚安么么哒~  乔奈前面有男生女生跳过去, 发挥不好也能平稳落军绿色的垫子上, 轮到她,她先仔细检查垫子, 确定有没有问题。

    弄完这些, 她开始离远点冲刺预备,体育课代表扬磊站一旁帮忙调杆子。

    乔奈深呼吸,起跑, 似一阵风冲到杆子前,刷地一下停住脚。

    “怎么了?”高老师问。

    乔奈挠挠头,“不好意思老师, 我再准备一下。”

    高老师同意, 乔奈回头瞅那杆子, “高老师, 我觉得这杆子有点不对,比刚才高了些。”

    “是吗?”高老师上前看,还真高了五厘米,在跳高项目里一厘米的细微差距都能影响到结果。高老师对杨磊道:“调错了,往下降。”

    杨磊按照吩咐做,同时看了看乔奈,目光含着深意。

    “小姑娘眼神还挺好的啊, ”高老师笑着夸乔奈, “继续跳吧。“

    乔奈说好, 她之前看杨磊和赵承在一块嘀咕,直觉有种危机感,刚才不过是她试探的提问,没想到杨磊确实有在针对她。

    她再次冲刺,起跳,停。

    高老师皱眉:“不要怕,跳过去没事。”

    乔奈摇头,旁边在她后面考的同学各个不耐烦,有催促的,有议论的,有表现冷漠的,她对这些置之不理,依旧对老师说:“高老师,那个跳高杆又高了。”

    高老师上前检查,还真是,他不满杨磊“你怎么弄的?”

    体育老师一米九多的高个子,身材肌肉扎实,寒脸时说不出的压迫感,杨磊难免心生一丝害怕,偷偷瞄一眼乔奈,嘴上道歉:“高老师,我今天不舒服,状态不行。”

    高老师没看出他哪里不舒服,可自己课代表平时表现不错,他只好半信半疑,“那换其他同学来吧。”

    他环视一圈,看着人群里孟殷白得发亮,身材欣长,俨然鹤立鸡群的即视,他指着孟殷,“你来代替赵磊调。”

    孟殷走上跳高杆边,把高上去的杆子调回考试要考的高度,视线不依不偏的落在重新准备冲刺预跳的乔奈身上:

    阴天,微风,乔奈扎着的高马尾被风吹得晃动,连续两次冲刺让她出汗,小脸脸颊通红,那双眼尾上翘的杏眼眸子颜色浅淡,少见的深棕色,跟一对琉璃珠子似的,专注地目视前方要挑战的目标。

    长得无害,心思不少,孟殷不露痕迹地收回目光。

    这次乔奈终于不再停步,她用尽全力,感觉脚下借住垫子的弹力身体一下子腾空,仅仅短短来不及回味的两秒钟,砰的一声,身体摔上垫子。

    头晕眩片刻,眼前冒出无数颗小星星,视力恢复时只见天空乌云低沉,蓝衣校服的孟殷站一旁如同一尊石雕供她仰视。

    乔奈自己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没奢望孟殷会主动扶她,她走下垫子听见高老师说她跳高没过去,杆子落了,不过每个人有三次机会。

    乔奈接着又跳了两次,一次比一次高,最后一次险险的过了及格线,可是考完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更加严重,她捂住胃,脸色惨白的挪下垫子。

    没人给她关切,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一侧让路给其他同学,这时一瓶水递到她眼前。

    “喝点水休息下吧,”又是班上她不熟悉的男同学,乔奈没客气,拧开未开封的水瓶。男生眼巴巴地看着她喝,乔奈毫不犹豫地倒进嘴里,咕噜噜,咕噜噜的——漱口。

    男同学:“……”

    漱完人清爽,乔奈把水递回给对方,不问人家名字,直道:“告诉赵承,谢谢他的水,我现在精神很多。“

    男同学愕然。

    乔奈嗤笑一声,笑容明媚,眼里却是讥诮:“别套近乎,同样的招数用两次,你们还真当我蠢啊。”

    说着离这人远些,淡定地围观后面同学的考试。

    这男生没能交差,灰溜溜的回到赵承他们那里,把乔奈的话原封不动的重复一遍。

    “厉害了,”杨磊真心地道。

    赵承对此翻一个白眼,提醒:“你站哪边?”

    杨磊没再继续说,他在班上女生当中人气仅亚于孟殷,孟殷单纯靠脸和成绩刷好感,他是实实在在的个人品行魅力,性格豪迈,体育又好,长相清爽,如果不是和赵承走得近,看重兄弟情,他并不想欺负一个女生。

    没有如愿整到乔奈,赵承神色不好看。

    被乔奈在胸口留下一个脏脚印的马宁提议:“你不是还有一个堂哥吗?”

    又酷又拽的那位。

    赵承没有开口,马宁继续:“叫他带几个人,警告这土包子几句,吓唬吓唬她,保证她哭着鼻子不敢再惹你。”

    赵承无动于衷,似乎不打算这样做。

    而马宁不放弃,他对初三年纪的那位校霸好奇心过盛,总想亲自认识认识,“你堂哥那么厉害还会搞不定一个女的?”

    赵磊听着耳朵不舒服,刚要劝,赵承已对着马宁直接发火:“我堂哥啥人你没听过?男的女的他在乎个屁,你要他吓唬,闹出事你负责?!”

    马宁眼睛发亮,越发认为这位堂哥帅气,简直和电影里的古惑仔一样,他张嘴就接:“行啊,我负责!”

    赵承被噎住,和自己兄弟又不能撕破脸,台阶上去难下来,他觉得胸口气得更闷。

    ……

    体育课结束。

    同学们有的结伴回教室,有的冲到小卖部去买水或者买零食补充体力,乔奈口渴,跟在去小卖部的大军后面。

    小卖部的只有两个大人,一位是男老板,一位是他刚结婚不久的女儿,由于学生多,两人忙不过来,要大军排队一个一个买。

    乔奈站在队伍里,轮到她,她只要了一个面包和一瓶水,昨晚梁贞有给她零用钱,似乎出于不能将她培养成花钱大手大脚的考虑,梁贞这次给钱提出一个要求:“一百元你需要用到三天。”

    别说三天,乔奈感觉自己可以用半个月。这个要求对她而言太奢侈了。此时她接过老板递来的面包和水,一起花掉两块,水买的是最便宜的牌子,她不介意味道不咋地。

    老板刚找完零给她,一只手从她侧面伸过来,快准狠的抽走她零钱里的两张。

    乔奈:“!”

    她慌忙捂住剩下的钱,瞪眼,“你干嘛。”

    拿她钱的正是和她同样爱财的孟同学,孟殷把其中一张递给老板,潇洒利落,“一瓶水。”

    拿到水,孟殷头也不回地朝教室走去,“车费。”

    是哦,乔奈一时忘记车费的事,看着孟殷背影渐远,她心生不好的预感,连忙将面包袋叼到嘴里,胳膊夹着水数零钱,一下子算到孟殷拿走她的是两张二十元!

    乔奈:“……”

    一晚上她车费的欠债便翻三倍,乔奈很是生气,高利贷都没孟殷心狠。

    隔了两天,她站在梁贞房间门口时觉得自己的脸好疼,一百元用三天不够啊,城市开销大,吃喝好贵啊。

    她手里拿着记花销流水账的小本本,换着脚跳小步子,她每次紧张和羞愧心里惴惴不安着急,忍不住下意识有这种孩子气的动作。

    梁贞对此强打起笑意回应。

    晚上火车一路不停歇,梁贞这几天连轴奔波,此刻躺在铺上却没有半分睡意,他辗转反侧,光线昏暗里,对面床铺上乔奈的眼睛明亮地朝他望过来。

    对上这一双充满信任的眼眸,梁贞心情奇异地归于平静,于是他对乔奈温和地说:“快睡吧,早点休息。”

    乔奈嗯了声,直到梁贞睡熟后发出绵长的呼吸声,她才真的闭上眼。

    一眠无梦。

    到第四天清晨,火车终于到达终点——北城,全国经济发展的重点城市。从火车站出来,周围一景一木,渲染的大都市气息迎面扑来。

    乔奈好奇地张望着高楼大夏,立交桥上和桥下的车水马龙,走过去的女人们身上飘逸出的香水味,人人匆忙不停歇的步伐,无不冲洗着她前十二年在小山村的认知。

    她站着看得失神。

    “乔奈,”梁贞叫她,“上车。”

    原来专程负责接他们的轿车也到了,乔奈连忙提着自己的箱子小跑上前,后座的车门是梁贞帮她打开,又帮她把箱子放到后备箱,等她坐进去才跟着进来。

    吴沉羽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和司机谈话,“你过来梁伯伯有知道吗?”

    司机看着是个老实人,“梁教授并不知道。”

    吴沉羽点头,“也是,梁伯伯要知道,你肯定不会来。”

    司机没有说话,连梁贞也是一脸严肃,令奈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正困扰着大家。

    车子离开大道开往居民区,慢慢耳边那些都市特有的杂音也渐渐安静下去,乔奈望着窗外的风景,林荫大道,不远前方就是黑色大铁门,后面一栋一栋砖瓦漂亮的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