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黑粉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三个小时后可更新刷新, 晚安么么哒~  两人间气氛沉默, 而高峰路段马路上车笛声此起彼伏。

    她无聊地想踢路上的石子, 考虑孟殷不喜欢,忍住了。前方少年背影欣长, 步子迈得大, 乔奈落后几米时, 他站在原地等。

    这个小小的举动放在乔奈眼里受宠若惊, 还没回神, 孟殷和跑来的一个小男孩撞上,校服全染上饮料汁。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从男孩后面追上来的妈妈连连道歉。

    只有几岁大的男孩睁着无辜的眼睛, 手里只剩下一半的橙色饮料杯,盖子和吸管歪在一旁。

    乔奈瞅孟殷的脸色, 她某天喝水不小心弄脏孟殷房里的地板,对方可是毫不犹豫给她一记冷眼。

    出乎意外, 孟殷相当平静。

    男孩妈妈在包里拿出纸巾要递给他时,他说了声谢谢, 又说了句没事。

    女人将手里的棒棒糖给孟殷和乔奈一人一个, 当是赔礼。他们在这位长辈眼里仿佛和小男孩一样都是需要人哄一哄的。

    乔奈接了,看着孟殷也接下, 他面色淡得如水, 唯有一双不起波澜的目光紧紧黏在女人的身上, 对方察觉到不妥, 再次道歉后拉着自己孩子走远。

    人已然看不见后,孟殷还保持这个模样,他眼里的东西太深,如同沉积多年的酒水看着无色,却能闻味知深浅。

    心生误会的乔奈不舍地把自己的糖给他:“别看了,人家只给了两个。”

    虽然这糖看着就好吃。

    孟殷偏低视线,嫌弃地横她一眼,“蠢。”

    乔奈:“……”

    我咋看出你要不要吃。她委屈。

    最后乔奈吃完自己的糖,又把孟殷的那个吃了。她晚上一边做练习题,一边吸棒棒糖,啧啧啧的响。

    孟殷拿起书砸她头:“安静点。”

    乔奈故意吧唧嘴。

    孟殷冷着脸盯着她,乔奈把糖咯吱两下咬碎:“你给我吃的,你看我我也不赔给你。”

    对方眼里露出对她智商的绝望。

    乔奈凑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你真的不喜欢吃糖?”

    孟殷放弃和她交流。

    乔奈还想说你是不是喜欢年纪大的女人,有先见之明的孟殷直接一本练习册甩她写满八卦的脸上,无比冷酷地说:“今晚做完这个。”

    ——奥数练习册,和乔奈不死不休的对头,顿时乔奈奄奄一息。

    终于室内恢复安静,只剩下她算题的沙沙写字声。

    孟殷将书放下,桌上的闹钟时针指向九点,那些布偶用空洞的眼睛和他对视,皆是没有表情他想起乔奈第一次踏入他房间里神色流露出的惊恐。

    他一步一步走近,等待她的掉头。然而她留下了,选择对恐惧视而不见。

    孟殷今晚原本不会撞见教室里的一幕,走出校门发现以往跟在后头的乔奈人不在,只是好奇乔奈难道真的要单挑马宁。

    人到教室门口,恰巧乔奈在举刀奋起,他冷眼旁观,误以为的悲剧却没有发生,乔奈及时克制住内心的暴动。

    对方流着泪一副倔强的样子,像一记温和的拳头打向他的心脏,直击内心深处的一角:

    一面柔弱一面固执地撑在原地,一面哭着一面发狠威胁马宁——多么有趣。令人沸腾。

    孟殷借着明光打量着她,这土妞五官圆润,眉细而短,眼大而看似无害,忽视掉她身上的土气,单论外貌长得并不差。

    对于接受梁贞的委托,貌似并不是多难忍受的一件事。

    ……

    关于乔奈如何单挑马宁,除了当事人和孟殷其他人均不知晓,大家第二天看乔奈照常上课,惊讶地发现马宁居然不找土包子的麻烦了。

    哪怕和马宁关系好的兄弟,操场上路过远远看见乔奈,冲乔奈扬下巴喊绰号,一向带头起哄的马宁竟没参与。

    有次乔奈做值日扫地,马宁忘记收拾垃圾直接扔座位下,乔奈直言讽刺:“后面那么大垃圾桶你看不见?”

    人人伸长脖子等着看好戏,马宁回嘴:“我又不是针对你。”

    说着把垃圾捡起来丢到后面桶里。

    众人惊呆下巴。

    好几个和乔奈不熟的女同学下课凑到她座位旁边,打听那晚发生了什么。乔奈忙着学习嘴巴里撬不出一个字,女生们自讨没趣又蹬着眼睛回去。

    学校、食堂、住家、培训班,四点一线的生活导致时间过得飞快,乔奈的长衫换成短袖,教室吹起吊扇,期中大考来临,分数揭晓,乔奈的成绩在班级里向上爬了十位。

    名次进步不明显,不过总分提升幅度大,班主任何老师点名表扬她。

    班上的人几多不屑,第一名的萧玉尤甚。每次考试完都需要写成绩报告,乔奈成绩总结的心得没注意上交,本该帮忙递到何老师办公室的萧玉不处理:“这是你的事,你自己不去干嘛找我。”

    乔奈没有和她争辩,拿着本子去找何老师,午后的骄阳似火,一路走廊过去她的脸晒得发红,刚准备敲门打报告,听到里面传出自己的名字。

    另个她不认识的男老师说:“真亏你顶得住家长们的压力,换乔奈在我的班上,估计我早和校长诉苦。”

    何老师乐呵呵地笑:“乔奈挺听话的一个孩子,学习又刻苦,她只是基础差,留火箭班没什么错。”

    “那些家长们不是造谣说你收好处?要是这次期末考试乔奈考得不好,你怎么交代?”

    “清者自清,再说了我相信乔奈,校长考虑乔奈的特殊情况亲自点头让她留火箭班,我还怕什么。”

    男老师咂嘴:“女人太喜欢母爱泛滥。”

    “等你以后有小孩,你铁定明白。”

    门外的乔奈心震了震,本子被她捏出湿湿的手指印,她深呼吸好几下,止住要哭的鼻酸,抬头敲门,报告。

    何老师声音响亮地道:“进。”

    她发颤地将本子放何老师桌上,何老师没急着翻阅,问她:“你最近学习冲劲大老师确实高兴,但我看你下课都不主动和同学们一起交流,是不是还没交到新朋友?”

    乔奈摇头,她想说自己不需要朋友只想快点搞好学习,可她怕何老师担心,换话说:“我和孟殷关系很好,他经常辅导我。”

    何老师眉目放松:“想不到他还挺热心。”

    她一直觉得孟殷哪都好,就是看着冷冰冰不好接近。

    乔奈连连点点头,何老师担心她拘束,放她回教室。

    经过这天乔奈回到家,二话不说撕掉了自己的期末卷子,仅仅只提高十个名次对她所付出的努力来讲,对何老师为她所做的而言,她不能心安理得。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壁思过很久,到点迟迟不去孟殷家学习,梁教授略感奇怪。

    接连几天如此,梁教授坐不住了,用客厅里的座机打电话问孟殷是不是两人闹了矛盾。

    后来她被叫下楼接线。

    孟殷的声音透过电流有种兜头的清冷:“过来,做作业。”

    “不要。”反正她如何做都没有好结果。

    “你以为你付出几个月的艰辛就能赢过别人几年的苦读?”孟殷冷声而笑,一语戳穿她的逃避,“萧玉十岁起每天学习到晚上凌晨,连你最讨厌的马宁寒暑假都是各种提升的培训班,你凭什么认为你一定会成功?”

    “那你呢?”乔奈大声质问,“你每天只是随便做作业,上上课,为什么也比我厉害?”

    这次考试他都考了全班第三,英语科目还是做到一半嫌削铅笔涂卡纸麻烦而弃考。

    电话那头瞬间一片死寂。

    坐客厅在敷面膜的梁母噗嗤没忍住,对待乔奈她和梁父不同,接受乔奈不代表会亲近乔奈,她不打算卷入孩子们的烦恼,可有一点她要替孟殷澄清的,她躺着沙发上对乔奈方向说:“你这孩子,孟殷他和你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不都是人么,乔奈自然不敢说出来反驳梁母。

    梁母接着说道:“人家哥哥多厉害,老早给他实行优先教育,他上小学那会天天做他哥哥高中的题。”

    乔奈撇嘴不开心,酸溜溜地说:“他哥哥对他真好。”

    电话那头啪地挂断。

    梁母忍住笑:“可不是,高中寒暑假作业全孟殷包的。”

    乔奈:“……”

    好吧,她错了,她该给孟殷道歉。

    她抱着练习册怯生生去孟殷家敲他房门,久久无人回应,她丧气地要走时,房门开了,孟殷面带严肃地直面她。

    乔奈低下头,怀里的一叠练习册被夺去,孟殷每本随意翻到后面,哗啦啦的速度,每一本做好折叠的标记。

    “今晚做不到这些你别睡了。”孟殷还给她道。

    这些几乎是三天的量,但看着孟殷那张俊脸写着一副不容拒绝的霸道,乔奈作出挽袖的虚动作,心说若学不好就往死里学!她定要成功!

    ……

    日复一日,对于她的上进,梁教授看在眼里不免欣赏,晚上和梁母睡前谈话,提及此事,道:“我看乔奈是个好女孩,性格有韧性,你不妨多了解。”

    梁母没说好,也没挑哪里的毛病。

    接连阴绵天气,梁母嫌弃室内灯光下画出的颜色和日照光看得不同,差些韵味,她对颜色标准要求极其严格,叫上李阿姨和她一起把画架和绘笔的工具抬到院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