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替补
    ,精彩小说免费!

    关于乔奈澄清的视频点击率蹭蹭上涨。

    镜头里她穿着朴素, 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头戴红色的鸭舌帽,素颜,人有些憔悴, 符合她所说的轻微“忧郁症”形象。

    她接着道:

    “我被一家好心人收养, 接着我破格进入当地最好的中学之一, 因为从小教育水平有限,为了成绩能赶上班级里的优秀学生,我寒暑假大部分时间都在培训班渡过……高中踩分进入重点高中, 但这高中三年我没有给真正放过一次假, 无论下课走路都在背书或者做题, 每一次取得的成绩都是坦坦荡荡,对这段辛苦的记忆回想起来相反觉得庆幸自己的坚持,没有这些我考不上南岳学院, 更不会阴差阳错认识摇茉莉老师, 接下《坏女孩》这部戏。”

    她全程不提及黑粉对她成绩的诬陷, 反向证明自己说:

    “一开始有过惶恐有过不安,毕竟我不是专业科班出来的学生,我自己都会质疑我能不能做好,说到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男朋友,谢谢他的鼓励和对我的支持,今年是我们相恋第四周年。”

    ……

    网友顺藤摸瓜, 查到乔奈中学和高中的校名, 大波娱乐记者跑去学校采访乔奈以前的老师或者曾经的同学。

    老师们给予乔奈一致的评价:“努力, 上进,非常刻苦的一位三好学生。”

    同学们的评价更是统一:“学霸啊,长得好看性格还特别好的学霸,当时我们班级的小骄傲好吗。”

    记者刨根问底:“那你有听说乔奈的男朋友吗?”

    高一同过班的学生说:“应该是有,她以前和我们班的校草走得特别近,两个都是很厉害的学霸那种,还是青梅竹马。”

    一群粉红心的网友被萌得一脸血,这种设定感觉太不真实了:

    孤儿、行走的励志、青梅竹马,而且貌似男朋友身份不简单,不然怎么没有一个记者敢爆出乔奈男朋友的真实背景。

    感性的吃瓜群众为乔奈的坎坷身世心酸,觉得乔奈其实挺不容易的,接个电影招谁惹谁被别人黑成抑郁症。

    网上也有坚持不懈的人跳脚骂:“这谁天天上热搜,烦不烦啊戏真多。”

    路人粉骂回去:“准你们黑别人上热搜,就不能让别人澄清啊。”

    还有话题跑偏的:“我发现乔奈的颜值是真能打,素颜都能美成这样。”

    没有哭得梨花带雨,视频里的乔奈全程条理清晰地陈述,她的眼睛明亮无辜,配合她偶尔哽咽的停顿,显得楚楚可怜。

    微博上乌清粤转发视频支持,留言评论:“乔奈是个很真实努力的人,加油。”

    乌清粤粉丝抱团为乔奈站队,毕竟两人合作电影,一损俱损。

    由于当红明星加入,话题又一波炒热。

    借着乔奈话题的热度,搭上年末贺岁片,《坏女孩》上映当周首日票房破千万。

    乔奈靠着这部电影,刷足知名度。

    而《坏女孩》背后的故事,经过有心人的挖掘,慢慢还原真相。

    剧里的姗姗和林峰,十年破镜重圆——现实里的真相是那个和姗姗一样性格的女孩饱受精神折磨早逝,含冤而终。

    引·诱女学生的赵老师被人肉出真实身份很快停职,舆论逼着他上门给摇茉莉道歉。

    对于这迟来的对不起,摇茉莉选择不接受。她病情恶化,过年期间住院,一直由唐姐照顾。

    “最该听他说不起的人是我苦命的妹妹,现在一切都晚了。”摇茉莉拒绝面见赵老师,由人带话到赵老师面前,“您要是真心觉得有愧,下到黄泉和我妹妹说去。”

    乔奈听说后佩服:不愧文人,骂人去死都不带脏字。

    她买了一束康乃馨看望摇茉莉,病房里摇茉莉气色尚好,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半躺着在打电脑,乔奈敲门进入,她一脸欣喜,“你来得正巧。”

    乔奈放下花,责备地说:“您怎么还在工作。”

    “没有没有,”摇茉莉笑,招呼乔奈坐,“和我一个老朋友聊天,刚说起你。“

    乔奈疑惑:“聊了什么?”

    摇茉莉说道:“她有本宫斗小说确认翻拍成电视剧,女配角人选犯愁,今天没事去电影院看完我们的《坏女孩》回来,对你产生莫大的兴趣,让我牵线搭桥。”

    乔奈直摇头:“别别,好意我心领,您知道我不爱趟娱乐圈的水。”

    摇茉莉无奈:“我当然知道,可我这朋友性格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

    能和摇茉莉互称老朋友的作者,肯定身份不一般。如乔奈所想,摇茉莉连忙说:“你应该有看过她作品改编过的电视剧,前年大火的《清妃》,直接捧红女主角于庆陌。”

    清妃前年暑假档太火,除了国台各个卫视轮流播放。乔奈这种不常看电视的人都有印象,可是她对演戏没有多大兴趣,豆瓣网和知乎上对于她在《坏女孩》里表现出的演技也是毁誉参半,勉强达到及格。

    作为青春爱情题材,女主角只要气质清新可人便成功一半,乔奈多半靠脸本色出演。连粉丝津津乐道的姗姗和林峰十年后初见的桥段,乔奈拍了n次才过关。

    她哪敢接更有挑战的宫斗剧。最主要还是她不想往娱乐圈发展。

    乔奈委婉地对摇茉莉说:“我马上大三,再继续挂科下去我这毕业证难得到手。”

    提起这茬,摇茉莉自责:“哎呀我这病糊涂了,都忘记你学业的问题,我再和我朋友说说。”

    乔奈道:“现在娱乐圈不缺好演员,您让您朋友再找找。”

    摇茉莉说好,唐姐从外面带饭菜进来,没想到乔奈在,热情地和乔奈打招呼,三个人聊起电影,一起说了些别的话题。

    只是想不到过去小半个月,乔奈收到唐姐发的信息,说摇茉莉转到重症病房没两天,早上五点过世。

    那时乔奈眼睛盯着手机发愣,前阵子她看摇茉莉仿佛像没事人一样,这个消息来得突然,又像预感过的梦,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悲凄。

    和她一块儿的可可姐还不知发生了什么,自言聊起《坏女孩》票房过六亿,成为史上同青春题材票房靠前的作品,她晃灭打火机,冲乔奈吐烟,烟嗓说:“行啊小姑娘,玩起网络热搜套路,你比我熟练多了,省下一笔剧组宣传费。”

    乔奈没有心思在意可可姐说什么,她情绪低落地道:“白阿姨,走了……”

    空气安静几瞬,可可姐灭烟,许久,叹了口气。

    手机屏幕上唐姐间断地发过来信息:

    “陈姐夫会接她的骨灰回老家。”

    “乔奈,谢谢你完成她生前最大的心愿。”

    ……

    乔奈抽鼻子,她捂住脸有些想哭。

    脑海里回放起她和摇茉莉在高铁上的对话,一幕一幕,她从未如此刻般庆幸自己当时做出的选择。

    ……

    摇茉莉的离世令书粉悲伤至极,《坏女孩》的票房支持率呈直线增长。

    作为本片的女主角乔奈接连收到各个导演和投资商的作品邀约,她一一没有回应。

    年底,学校里的学生相继离校,乔奈没有收到梁贞问她什么时间回家的电话。

    她成为逗留在学校最久的一批学生,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个礼拜,每天有新闻报道去往北城的航班或高铁动车因为天气恶劣原因恐将暂停。

    群里班主任和辅导员时不时提醒同学们别住校久留,过年期间食堂不提供饭菜和热水供应,为安全起见如有需留校必须特殊书面申请。

    乔奈屏蔽群消息,已经回家的室友张格丹隔三差五询问她是不是还在学校。

    “你来我家,”张格丹说:“我家就我一个独生女,过年一点都不热闹,你来陪我行吗?我妈妈包的团子一绝,好吃到爆炸。”

    朋友越体贴的语气,越是让乔奈难受:原来在身边人眼里,她需要人同情。

    可不是,乔奈自嘲地想,梁贞如果不要她,她便没有一个归脚的地方。

    口口声声说要脱离梁家的人是她,可到头来,一旦梁贞真正不和她联系,她就像风筝被切断唯一有归属的线,由着风拍打得失去方向、

    “谢谢谢谢,”乔奈装作轻松地发微信语音给张格丹,“我暂时有别的打算。”

    消息还没有彻底发成功,她手机一阵来电震动,乔奈接听,隔着滋滋声的电流,对方的低音入耳:

    “看见外面的雪了吗?”

    乔奈不瞎,外面银装素裹,天空灰白,映得室内不用开灯,“孟殷你有话快说。”

    上次因为换衣室孟殷把乔奈惹得不轻,他自觉地等了三个月今天才联系。“我们要不要一起赏雪?”

    室外零下三四度,寒风呜呼,乔奈说:“你要疯自己疯。”

    她说着要挂电话。

    “乔奈——”

    外面有人喊,一声接一声:

    “乔奈——”

    她走出宿舍探头,楼下穿白色羽绒服,远远看颜色和雪融为一体的人冲她的方向微笑,“下来。”他说。

    乔奈:“你真的疯了。”

    居然找到学校她宿舍楼下面。

    但这句话她说完抑制不住地咧开嘴,“孟殷!”

    她喊完,捧起阳台边的雪捏成团,朝下面人影砸去。凭孟殷身体的敏捷自然被躲开,乔奈问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孟殷字字清晰:“接我女朋友回家!”

    真会顺竿爬,乔奈想到自己前不久视频里过的话,她理亏,“那你等下我。”

    回了宿舍把背包拿上,她关好门窗和水电,下楼梯台阶跑到孟殷面前。

    风静了,光秃秃的枝干跟着静,白衣墨发的孟殷接过她的背包,掂了掂,很沉,“收拾的这么快?”

    乔奈说:“我早收拾好了。”

    她在等梁贞的信息,却没想到等来孟殷。

    孟殷摘下手套,牵住她的手,“让你久等。”

    乔奈心说,随他误会吧。

    另外发生一件插曲事:

    她随孟殷回来的第二天,从南方发往北城的高铁中间遇到山体滑坡被堵,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至少两天内无法正常运行。

    还好她是提前一天,乔奈不无庆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