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替代
    ,精彩小说免费!

    梁贞回来的第四天, 乔奈终于和孟殷相见了一次。

    这是暑假后拿完成绩单两人仅有的一次一面,乔奈提着彩纸包好的礼包, 双手递给孟老爷子道:“孟爷爷,这是梁贞让我送您尝尝的甜点, 他从国外带的特产。”

    孟老爷子不好这口,对着乔奈笑着说:“你拿去楼上吧,孟殷在, 他喜欢吃甜的。”

    孟殷根本不好甜食, 乔奈总不能当大人面反驳, 她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上楼, 心里打了几遍草稿待会怎样和孟殷讲话。

    谁知是她想多, 她过来孟殷端坐着在看书, 见到她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指挥她把东西放旁边后当她人不存在。

    乔奈放下东西要走,孟殷蓦然头也不回地问:“梁贞回来你是不是特别开心?”

    “是啊。”乔奈实话说, “梁贞回来我肯定高兴。”

    少年瞬间像被人触了逆鳞,用力踹开椅子站直,转过身目光寒冷:“有多高兴?”

    乔奈吓得倒退两步, 她开不开心, 关孟殷什么事。

    孟殷走过来,乔奈条件反射地闭眼, 身后是门关上啪的一声闷响, 接而他拽住乔奈的胳膊, 把人死死地抵在门板上, 俯视着视线,“告诉我,你有多开心?嗯?”

    眼见乔奈被抓的胳膊发红,扭动挣扎,喊着:“你弄疼我了!”

    孟殷胸腔里那股无名的怒火总算找到出口,他抓得更用力,双手压在乔奈的手腕上,单膝撑在乔奈的双腿间,“回答我!”

    “要我回答什么!”乔奈生气地道,“我说了我很开……啊……”

    她肩膀处被孟殷埋头咬上一口,对方的犬齿毫不留情的刺破她的皮肤。仿佛闻到鲜血的甜腥味,疼哭的乔奈眼泪一颗一颗下落,可怜兮兮地控诉:“孟殷,你有病啊!”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继续道,“你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你发的什么疯!”

    “我是在发疯,”孟殷吻着她的伤口含糊不清的说,“我弄不懂我自己。”

    他松开乔奈,一手抚上乔奈的下巴抬起她的脸,一点一点擦干她的泪痕,“我看不得你开心。”

    乔奈:“……”

    这个变态,看不惯别人高兴所以要把人弄哭?!

    她用尽全力将孟殷推开,恶狠狠地丢下一句:“我和你绝交!再不理你了!”

    投下绝交口信的乔奈气得不轻,在自己写给奶奶的笔记本上画了无数个写满孟殷名字的猪头,后来改成狗头。

    只有狗才喜欢咬人,她摸了下自己的左肩,碰到破皮的地方疼得她吸口气,果断在笔记本上多加几个孟殷。

    这还不够呢,她要向梁叔叔告状,到时候她要特意向孟殷宣布:你咬得我要去打狂犬疫苗!

    梁贞只当她小孩子脾性,没有肯定她的主意,找出创口贴给她贴上,柔声问:“他干嘛要咬你。”

    书房里空调冷气开得足够,乔奈吹得全声放松,她只穿一件短袖的粉色格子裙,身板平瘦,看她完全一副未经雕琢的女孩子天真神情,任谁都无法把一个咬痕往旖旎的方向去考虑。

    乔奈说:“他嫉妒我开心!”

    梁贞没忍住笑,“那你为什么开心?”

    乔奈仰头一脸当然:“梁叔叔回来我高兴难不成有错。”

    梁贞拉她起来,“别坐地板上,凉。”

    他从古铜色的书柜上翻出一本书递给乔奈,“回去翻翻这本。”

    乔奈接过硬壳纸质的书,上面花边藤蔓围绕着书名——《了不起的盖茨比》。

    梁贞教育她说:“里面有句话你需要明白,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境,当你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也许你会原谅对方的所作所为。”

    他只当是乔奈无意间惹到孟殷,小孩子之间哪有化不开的矛盾。

    乔奈捧着书,梁贞要她看的,她一定会好好看。

    几天后梁贞问她看书的读后感,这本书讲诉美国梦的纸醉金迷和一个男人爱情的幻灭,乔奈不懂里面深刻的含义,她只凭她的理解直白说出她的想法:“如果我是詹姆斯,我会毫不犹豫杀掉黛茜。”

    梁贞头疼,“黛西是詹姆斯深爱的人。”

    乔奈道:“可我不杀黛西,她后面不是杀了我么,在危险发生前先摘除危险,难道不对?”

    梁贞:“……”

    他好像让乔奈的思想有点走了歪路,梁贞补救似地说:“人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你能做的就是遵从你的心,至于结果,是以后的事。”

    乔奈反对:“那是软弱人的做法,我只认结果。”

    额……梁贞不会强迫一个孩子改变自己的世界观,每本书都有不同的见解,和他的初衷相违背也没有什么不对。

    他鼓励乔奈说:“自我思考能力不错。”

    乔奈眼冒小星星:“那我以后可以随意进你的书房借书吗?”

    不忍拒绝,梁贞点头答应。

    这令乔奈渡过了她最满意的暑假,她和梁贞能在同一个房间一起看书,有问题只要她露出稍微困惑的表情,梁贞立刻会走到她身边,和她讨论她提出的观点。

    她喜欢梁贞,喜欢和梁贞在一起的每一个平稳安静的日子。

    ……

    可惜这种宁静被打破,开学前一周,隔壁孟老爷子登门造访。

    午夜风凉,梁教授和梁母披衣下楼,梁贞一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乔奈是被门外的脚步声吵醒的,她揉着眼睛下床开门。

    楼下客厅的争执声传进她耳朵,她走向横栏处伸头朝下看,梁父和梁母脸色阴沉,而梁贞依旧的笑容亲切,只是孟老爷子身边竟站着好几个穿着军装气势肃杀的男人。

    “告诉我,孟殷在哪?!”孟老爷子只差摔茶杯。

    梁贞宽慰:“您何必担心,孟殷是个聪明的孩子,他英语说得地道,出国不会有事。”

    “胡说!”孟老爷子跳起来指着梁贞的鼻子:“你背着我给他机票,给他钱!你安的什么心!”

    梁父劝架道:“您先消消气,梁贞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孟老爷子看在邻居多年的份上冷哼地坐回沙发,“梁贞,你是个好后生,我平时对你十足欣赏,可你在孟殷的事上不给我个说法,你叫我以后……”

    乔奈听懂了,梁贞帮助孟殷背着孟爷爷出国?她忽然间想起孟殷给她讲课是出于和梁贞之间的约定。原来那个约定是要梁贞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忙么?

    看孟老爷子汹涌的怒气,乔奈替梁贞捏把冷汗,然而梁贞还是那种四平八稳的语气,不慌不忙:“您瞒着孟殷多年,可我认为孩子同样有权利知道真相,他的心结您比我更清楚,何况这次出国,我提供了机票和钱,他落地英国,孟成澜会负责接机,保证孟殷会完完整整地回来。”

    提起心结这事孟老爷子沉默,梁贞连着说道:“我一个外人没有权利插入您老人家的家事,实际上这是成澜拜托我的任务。”

    孟老爷子不好再说什么。

    “您等等看,说不定开学孟殷就回来了。”梁贞下定这个结论说。

    事实如梁贞所料,开学第一天,孟殷确实回归。

    两个月的暑假过去,少年身高又挺拔一筹,远远看去像一株笔直的白杨树清新养眼,最先看到他的是家里的打扫阿姨。

    阿姨像往常一样准备去他房间除尘时,冷不丁屋里站着一位悄无声息的少年。

    黑衣墨发,裤腿修长,肤色白皙得像白瓷器,阿姨张张嘴,问候了声:“回来了?”

    说着要转身去告知孟老爷子,毕竟这连续一周孟老爷子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孟殷喊住她:“等下帮我把柜子里的布偶全扔了。”

    那些布偶娃娃隔着玻璃仿佛注视着房间各个角落。

    阿姨不可置信:“这……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

    跟宝贝似的从不让人染指。

    少年直勾勾地看着窗外,对窗的粉色的窗帘舞动,隐约盖不住后面乔奈在房间走动的身影。

    “不需要了,”他道。

    他已经找到最佳的替代品。

    ……

    清空柜子的房间太空阔,少年笔直地躺在家里的地板上,双手交叠在胸前睡眠。他的画和梁母的画重叠,无数穿绿色红色粉色蓝色裙子的女人转过头,全换上乔奈的面孔。

    乔奈那句:“你发的什么疯!”

    他拿来一遍一遍问自己:“孟殷,你疯了?”

    不。

    内心里另外一道声音回答:“你只是想迫切得到她。”

    ……

    孟殷平安无事的回归让梁孟两家都松口气。

    初二下学期开学典礼顺利举办,乔奈在全校师生面前上台领奖,校长亲自颁发奖状,台下的梁教授不无骄傲鼓掌,和身边其他家长不停炫耀:“我家的乔奈,我家的小闺女。”

    家长们一个比一个戏精:

    “小姑娘真漂亮,一看就是个好孩子。”

    “哎呀,比我儿子听话多了,我儿子这次就得个三好学生。”

    “三好学生多好啊,我丫头就得个总分全校第五名。”

    梁教授:“……”

    等乔奈下台,梁教授拉住乔奈偷偷说:“下次我们得个总分前三!”

    乔奈很有斗志迎合,握拳加油:“嗯!我会努力的!”

    接下来是学生代表发言,初二年级第一名孟殷上场。

    学生们纷纷坐不住,准确的说是女生们,交头接耳打听:

    “哪个班的?太帅了吧。”

    “初二十班的,据说性格冷酷,不爱搭理人。”

    “哇,我喜欢!”

    一些男生嗤之以鼻:“长得像女的有啥好看。娘娘腔。”

    可等孟殷开口,那些嘲笑他长相阴柔的人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少年音质清亮,文采斐然,句句挑重点,更关键的是隐约有种令人热血向上的冲动,作为代表言辞再昂扬不过。

    梁教授道:“孟家两兄弟一个比一个优秀。”

    乔奈不服气,总有天她也会上台发言,说的肯定比孟殷好,超过这个咬人的家伙。

    孟殷这次属于一战成名,连续好几天十班的窗户都趴着高年级或低年级的女生在围着看,等孟殷偶尔朝她们视线一瞟,各个开始兴奋地叽叽喳喳。

    见识到蓝颜祸水的乔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