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收网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三个小时后可更新刷新, 晚安么么哒~  乔奈老家的体育课只在农忙季节有, 大家都趁上体育课的时间回家帮忙割稻子, 她竟然不知道体育课也有考试, 还会算在期末考试的总成绩里。

    旁边的女生们交耳议论,一个一个抱怨,说累。

    体育老师示意安静,手上的夹板夹着一张薄薄的登分表,等去搬器材的五位男同学回来,她道:“先考四百米, 十一人一组的考, 分五组,念到名字的上前。”

    乔奈排第三组, 和她一组考的其中就有孟殷和赵承。

    想到赵承之前说的那些话,乔奈便觉得赵承看她的眼神像毒刺,浑身不舒服。

    她在操场的赛道上就位,体育老师拿秒变准备计时,一声令下大家嗖的朝前冲, 眨眼便跑出去几米远。

    乔奈扎头猛着劲向前跑, 原本在前面的赵承步子放慢,故意等着她一样,她立刻心生警惕。对方真是明摆针对着她来, 离起点已跑了百米, 体育老师站得远, 赵承找准这个机会靠近她。

    “嗨,土包子,”赵承笑意发冷,眼神不怀好意思。

    她使劲往前追,想离赵承远些,此时赵承伸出胳膊,用力推她一击。

    第一次只是让乔奈脚步踉跄了一瞬,她拼命向前拉开拒绝,赵承追上来,又使劲推一次。这次乔奈险些摔倒,但好歹站稳了,旁边有同跑的其他男生看见,对乔奈不无同情,但畏惧赵承,不敢多管闲事。

    赵承没想到偷袭乔奈两次都没用,急得眼睛里冒火,他一不做二不休,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危险,试图抓住乔奈的胳膊然后把人狠狠推地上。

    可乔奈不是城市里娇滴滴的小女生,她常年干农活腿上有力气,眼下跟被狼追的兔子似的,激发出全身的潜能,硬生生甩开赵承十几米远。

    赵承:“……”

    于是考完和没考的围观的同学们,突然发现某一道蓝色旋风从队伍的后面冲到前头,甚至遥遥领先。等乔奈跑到终点,体育老师点头:“不错。”

    低头刷刷记分数。

    跑完八百米乔奈胸口跟大石压着一般缺氧,小腿打颤,好半天缓不过劲,别的女生跑回来有好朋友搀扶,她只有自己一个人撑着膝盖……等等,好像不止她……

    她偏视线,看见孟殷在她身边,也是撑着膝盖喘息,少年因出汗脸颊薄红,侧面看垂眼的眼睫毛又翘又长。

    好美,乔奈心里惊叹,怎么会有男生长得比娃娃还精致。她看得直发愣,冷不丁孟殷出声:“再看,按秒收费。”

    乔奈连忙转过头,她穷,不敢看。

    孟殷瞥了她一眼,缺氧的感觉缓和些,人站直,那种隔绝外人的冷漠犹如无形的墙壁把他圈在中间。

    乔奈刚想问孟殷四百米成绩怎么样,但见对方冷冷的,她没好意思开口,一分钟后就见一堆女生围向孟殷询问成绩。天天半夜玩离家出走的人应该差不到哪去,乔奈心想,然而下一瞬听见萧玉走过来说:“你们不要问了,孟殷是最后一名。”

    乔奈:“……”

    难怪跑了五年都没成功。

    反观孟殷没什么失落的情绪,最后一名对他而言丝毫没有影响。

    接下来考跳远。

    乔奈跳远成绩一般般,体育老师就站旁边看着,赵承做不了小动作。

    接着是仰卧起坐,两两组队,班上女生队伍落单一个人,好巧男生也落单一个。

    “你们两个一组吧。”体育老师道。

    这其中就有乔奈。

    见那个男生不是赵承,乔奈松口气,对方大方地躺在军绿色的长形垫子上,在考试开始前友善地问:“应该不认识我吧?”

    乔奈摇头,她对坐教室后面的很多同学没有印象。

    “我叫马宁。”男生自来熟地介绍自己,“你第一天来我看见你轻松换水桶,特佩服。”

    乔奈被夸得有点脸红红,她压住马宁的双脚,小声道:“这个力度可以吗?”

    马宁连说可以,夸张地哇了声:“你好心细。”

    乔奈更不好意思了。

    男生组考完,轮到女生,乔奈拘束地躺在垫子上时,马宁安抚她:“别紧张,正常发挥,我相信你能行。”

    这是这个班第一个对她表示出真切关心的人,乔奈心生感动。

    体育考试一声下令,女生们齐齐地开始仰卧起坐,嘴里计数。

    凭乔奈的气力,一分钟做三十个不成问题,她原本信心满满,直到脚腕处传来一股剧痛,她正要提醒马宁注意力度,突如其来一道嘲讽:“土包子。”

    前面表现出体贴善意的男生,此刻厌恶地盯着她,张嘴又说出两个字:“傻b。”

    乔奈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这个马宁,她心想到什么,满眼寻找赵承,果不其然见到男生人群里赵承堆满嘲弄的脸。

    一伙的!乔奈肯定,她挣扎,双脚却被马宁更加压得死死的,见她这样对方很是开心。她想告老师,马宁看出她的想法,说道:“你告诉老师,老师也不信。”

    相反生事会惹老师不喜,他抓准乔奈自卑的弱点,一击即中。乔奈咬牙,只好当脚上的痛楚不存在,一板一眼地做仰卧和起坐。

    她表现的越好,马宁手上的狠劲越大,痛意源源不绝,乔奈挺过这无比漫长的三分钟,老师喊结束,而在马宁因手抓的太久有些松懈的那刻,乔奈瞬间抬腿,猛然地往马宁胸口狠踹一脚。

    她踹得又快又准,马宁往后双手撑地时才反应过来,瞬间羞愤地跳起:“乔奈!”

    这喊声不大不小,引来体育老师从前面走过来,视线来回扫了一遍,问:“咋回事?”

    马宁指着乔奈:“她踹我!”

    乔奈天生一双泪眼,小时候奶奶带她去看医生,小地方没有大仪器设备检查,医生按照俗话说:“生有泪痣的人最好哭。”

    应这俗语,她的眼泪几乎可以一秒下落,马宁话还没说完,乔奈的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一串挤着一串往下掉,令马宁看傻。

    体育老师见此,抬起满是肌肉的胳膊啪的打了马宁后脑勺一掌:“你好意思欺负女同学?”

    “不是,高老师我没有……”马宁辩解道。

    高老师才不管,“好好的别惹事,接下来考跳高,你离新同学远点。”

    心有不甘的马宁只能凶恶的瞪乔奈。

    “还看啥!”高老师又拍他一下,“赶紧准备去。”

    转头和气地对着乔奈安慰道,“不哭了啊,老师替你教训他了。”

    乔奈抽噎着用袖子抹泪,一副我不想哭但忍不住哭的倔强模样:“谢……谢谢老师。”

    一刹那间看得高老师自责没有多打马宁一掌,小姑娘看起来特招人心疼的。

    。

    实际上乔奈真没想哭,可是眼泪不受控制地哗的流下来时,她想总不能白白浪费,不如装得可怜些。

    那边马宁和赵承汇合,两人看着高老师对乔奈好言软语地对待,其他同学对他们露出鄙夷,他们分别在对方眼里看见一种憋屈。

    恶人他们是做了,可也没讨着好啊。

    “m的,”赵承气得磨牙,“我就还不信整不服这土包子。”

    他说着这话,神色如常,乔奈摸不透他心思,头垂得更低。

    对方看了她两眼,竟然轻易放过她,没有找她收费,只拿回自己的水果刀。

    乔奈跟在他后面回家,顺人家东西被抓包和威胁同学被撞见,她羞得不行。

    两人间气氛沉默,而高峰路段马路上车笛声此起彼伏。

    她无聊地想踢路上的石子,考虑孟殷不喜欢,忍住了。前方少年背影欣长,步子迈得大,乔奈落后几米时,他站在原地等。

    这个小小的举动放在乔奈眼里受宠若惊,还没回神,孟殷和跑来的一个小男孩撞上,校服全染上饮料汁。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从男孩后面追上来的妈妈连连道歉。

    只有几岁大的男孩睁着无辜的眼睛,手里只剩下一半的橙色饮料杯,盖子和吸管歪在一旁。

    乔奈瞅孟殷的脸色,她某天喝水不小心弄脏孟殷房里的地板,对方可是毫不犹豫给她一记冷眼。

    出乎意外,孟殷相当平静。

    男孩妈妈在包里拿出纸巾要递给他时,他说了声谢谢,又说了句没事。

    女人将手里的棒棒糖给孟殷和乔奈一人一个,当是赔礼。他们在这位长辈眼里仿佛和小男孩一样都是需要人哄一哄的。

    乔奈接了,看着孟殷也接下,他面色淡得如水,唯有一双不起波澜的目光紧紧黏在女人的身上,对方察觉到不妥,再次道歉后拉着自己孩子走远。

    人已然看不见后,孟殷还保持这个模样,他眼里的东西太深,如同沉积多年的酒水看着无色,却能闻味知深浅。

    心生误会的乔奈不舍地把自己的糖给他:“别看了,人家只给了两个。”

    虽然这糖看着就好吃。

    孟殷偏低视线,嫌弃地横她一眼,“蠢。”

    乔奈:“……”

    我咋看出你要不要吃。她委屈。

    最后乔奈吃完自己的糖,又把孟殷的那个吃了。她晚上一边做练习题,一边吸棒棒糖,啧啧啧的响。

    孟殷拿起书砸她头:“安静点。”

    乔奈故意吧唧嘴。

    孟殷冷着脸盯着她,乔奈把糖咯吱两下咬碎:“你给我吃的,你看我我也不赔给你。”

    对方眼里露出对她智商的绝望。

    乔奈凑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你真的不喜欢吃糖?”

    孟殷放弃和她交流。

    乔奈还想说你是不是喜欢年纪大的女人,有先见之明的孟殷直接一本练习册甩她写满八卦的脸上,无比冷酷地说:“今晚做完这个。”

    ——奥数练习册,和乔奈不死不休的对头,顿时乔奈奄奄一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