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烧香拜错了佛
    ,精彩小说免费!

    段国宝看看这个年轻的党工高官,知他心里有了意见,只不过没有明说而已。

    “我敬杯酒吧。”岳文也不管副陪位置上坐的王玉印,刘兴华面色一沉,巫敏的酒还没有敬完,他却要敬酒,这典型的是不把人放在眼里。

    可是,他们把岳文放在眼里了吗?段国宝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里有数。

    岳文举起杯子,什么话也不说,喝完,重重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段局,对不住,我先走一步了。”

    段国宝笑着挥挥手,很是理解,如果他处在岳文的位置,即是港航局长又是街道的党工高官,对芙蓉港全权负责,现在刘兴华加上国资委这个刘跃进,背着他就定下了股权清算的公司,这明显是给他添堵嘛。

    看着岳文也不搭理自己,兀自走了出去,刘兴华很是尴尬,也很是气愤。

    王玉印笑道,“刘主任,岳书记就是这个脾气,时间长了你就了解了。”

    “我都了解一年半了我。”刘兴华没好气道,“年轻人,太顺了,不是什么好事。”

    “走吧,不用理会他,这是正常程序,”国资委主任刘跃进宽慰刘兴华,“霍书记不是强调吗,国资委负责清算,刘主任掌总,您是掌总的,您说了算!”

    “他是个什么东西,你们不知道,当年在这里吃白饭,”巫敏道,“一顿饭说是他们花钱,最后都是我算的钱,这种人,不用管他,来,我敬一下各位领导!”

    市国资委的主任笑了,刚才岳文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那,老刘,今天就不应该让他来。”

    刘兴华故作强势道,“我们定下来,通知他就行。”

    段国宝笑着喝完,也站了起来,“刘主任,局里还有一帮客人,我就不坐了,改日我再请大家相聚。”

    他要走,巫敏坐不住了,他一下站了起来,“段局,这还…….”

    段国宝多精明,他一下拦住巫敏的话,“巫总,实在走不开,我先到这里来,大家都不是外人,见谅,见谅。”

    他用力摆脱巫敏的手,笑着跟大家一拱手,朝电梯走去。

    隔壁,正在闷头大嚼大咽的黑八看到岳文进来,宝宝也吃惊地抬起头来。

    “走!”

    岳文几乎是大声吼道,满座皆惊,“让我们开发区工委办的行政处副主任和街道党政办主任坐这里?!”

    他抄起桌上的桌布,只听“哗啦”一声,满桌的菜肴都被扯到地上。

    “走!”

    他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

    ………………………………………………

    工作按部就班。

    但芙蓉街道办事处委员副主任郭春香惊奇地发现,小岳书记这几天没有往港口跑。

    前几天,几乎是一天一次,有时一天两次,党工高官最关心的工作,肯定是一个街道最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工作,但突然好象疾速运行的钟摆一下停了下来,郭春香感觉很不适应。

    岳书记不去,也没说让自己不去,她还是拉着彪子和蚕蛹到了港上。

    这女人,人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是脑袋很灵光,三问两问,她总算知道了岳文这几天反常的原因。

    是啊,作得太过分了!

    这些人绕过港口所在地的党工高官,绕过交通港航局局长,直接把事办了,让他过去听你们瞎摆布?!

    别说是一个大老爷们,就是郭春香这个女主任都暗自不服气。

    “岳书记没说怎么办?”她询问着彪子。

    彪子笑道,“我听黑八回来说过一嘴,他说,让那只海龟怎么过来的就怎么回去。”蚕蛹不甘落后,马上补充道,“在芙蓉街道的一亩三分地上,看谁说了算?”

    对啊,谁说了算,那还用问吗?

    郭春香笑道,“今天是不是敏士达会计师事务所过来的日子?走,跟着老姐看热闹去。”

    看殡的永远不怕死人多,看热闹的永远不怕事多大。等郭春香一行人开车到了港口,却发现早有车停在了港口大门外。

    “你好,我们是敏士达会计师事务所的,过来对接港口收购…….”

    晚春四月,乍暖还寒,但是海边的风很利,很冷,这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一会功夫冻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他小跑着回到车前,车子的玻璃摇了下来,郭春香看到一张年轻的英俊的脸。

    “连门也敲不开,你们还能干什么?”英俊脸很生气,他的眼光很亮,他看到前面的门突然开了,但却不是为他们而开,里面有断有大货车驶出来。

    “走,进港。”他赶紧命令道,也不管那个青年还没上车,他的奔驰就朝里面闯去。

    奔驰提速很快,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奔驰车刚刚钻到杆下,杆子突然落了下来,“砰——”的一声,奔驰车的车顶就被砸扁了,凹了进去!

    坐在车里的巫敏吓了一跳,他马上从车里下来,却结结实实实看到奔驰的车顶被砸的掉漆凹陷。

    不对啊,这杆子不是空心的吗?

    他伸手想抬一下起落杆,可是起落杆很沉,里面好象灌了什么东西,根本抬不起来。

    “有人闯杆!”门卫室的老大爷不干了,闯杆,砸死勿论,这是这些日子,在经历过岳文与蒋晓云撞门后,毛志忠下的命令,并且,把空心的杆子中加了铁块,起初,是想往里面加水泥的,但想想不牢靠,还是加了铁块。

    很不幸,巫敏的奔驰挨了第一下“处女砸!”

    巫敏的小脸都青了,以前在四大的时候,都是别人求他,到处鲜花与掌声,哪接触过这个,哪接触过这些人!

    这些乡野村夫,农民!

    他骂出了声。

    “你骂谁?”看门的大爷不干了,“往回数三代,都是农民,你吃两粒粮食就不认祖宗了?滚,都给我滚出去!”

    巫敏的英语很好,口才也很很好,但遇到看门老大爷,他的口才彻底废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郭春香笑了,“这还不用我们出手呢,连个门卫都过不了,这人,洋墨水喝多了,不了解国情啊。”

    “什么啊,我看,他这是烧香拜错了佛!”蚕蛹鄙夷道,“自己个找自己个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