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姑娘的话虽没错,但是终究还是少用为好,不到危机关头,姑娘还是不要用为妙。这个,因为良家女子觉得这是用来勾引男人的用的,学习此术之人会被认为是,轻浮的女子,会被鄙视和嘲讽的。”白幕停顿了一下,本来想说的是淫荡的,但还是说不出口,所以换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词汇。“传扬出去的话,还会对姑娘家嫁人有影响,男子也不会娶回去为妻,觉得这样的女子会影响家族风气,最多只会纳为妾。”白幕还是很耐心的和柳潇潇解释。

    柳潇潇随意的从地上捡起了一个树枝,手指拨弄着树枝,似陷入沉思,忽然若恍然大悟般,“哦,我懂了,就是你们男人就是喜欢享齐人之福。内心喜欢魅惑一些的、大胆一些的女子,但又怕被嘲讽,所以只是娶回去做个妾,在家里娶个贤妻良母放那里供着,出去撑门面。和妻子出双入对,外人觉得天造地设,心里却想着妾。还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啪”的一声,柳潇潇用力掰断了树枝,脸上满是嘲讽,“然后,还说什么我是不得已才纳你为妾,我也想娶你为我妻子,只是你的身份,我无法娶你为妻,我是被逼的要娶她的。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我虽然不能娶你为正妻,但我的心永远都是你的,等有一天,我有了主权,我就把她休了,然后堂堂正正的娶你为正妻。那个被娶又要被休的女子,她又何其无辜。到头来还不是负了两个女子。”柳潇潇咬着下唇,眼里似有泪光闪烁,攥紧拳头指甲都快要陷进肉里,她都没有发觉。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她像是只在反驳,又像是在诉说另一个故事。

    清嘉拉拉柳潇潇的衣服,叫她几声,她也没有反应,清嘉有些埋怨的看着白幕。白幕接收到清嘉的眼神有些无辜的抓着后脑勺,看着柳潇潇有些疑惑,他不是这个意思吧。

    “嘉儿,不要打扰她,让她自己冷静一下。”清嘉看着柳潇潇正准备再次开口,被穆云逸打断了,清嘉看看穆云逸,再看看柳潇潇,很不情愿的放弃了,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柳潇潇。

    寂静的森林中,空气中飘着阵阵食物的香气,清嘉闻到香味,开心的拉着柳潇潇的衣服,“柳姐姐,烤鸡好了,好香啊。”他希望食物可以分散柳潇潇的注意力,让她不再那么难过。柳潇潇回过神来,淡淡的嗯了一声,走向白石,拿过他手里一只烤好的野鸡,打了一个响指。白石瞬间清醒过来,准备发飙,白幕赶紧拦住他。

    “谢谢。”柳潇潇郑重弯腰向白石鞠了一个躬,看的白石是一愣一愣的。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到离他们比较远的一棵树旁,背靠大树,席地而坐。准备撕下一块鸡肉时,大约是被烫到了,她轻轻地叫唤了一声,甩了甩手,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然后很失落的低下了头。她扯下一个鸡腿,有些食不知味,只是在机械的吃着烤鸡,一边吃一边流泪。

    白石心里很郁闷,还哭了,很难吃吗,他气愤的撕了一块鸡肉丢进嘴里,味道还不错啊,一定是她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所以是感动的流泪的,怎么可能是自己厨艺出了问题。

    清嘉很是担忧,他觉得柳姐姐好像更难过了,这样安静的柳潇潇让他有点害怕。他用求救的眼神看向穆云逸,希望爹爹能够想个办法帮帮她。穆云逸看着清嘉摇了摇头,“她会没事的,她现在不希望有人去打扰她。”应该会没事的吧,穆云逸有些不确定的想着,希望她不要他失望。

    夜晚的森林很静,除了鸟叫虫鸣,就只剩下呼吸声,和柴火燃烧发出的啪啪声。柳潇潇靠着大树发了一夜的呆,她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个人也没有睡,就这么静静看了她一夜。

    第二天清晨。旭日东升,雾气渐薄。雾在微风的吹拂下滚来滚去,像冰山雪峰,似蓬莱仙境,海市蜃楼……使人感觉飘飘欲仙。阳光中透露出橘黄的光晕,给远方黛色的山峦镶上了金边,给打的镶上了金光,在雾的重托下主宰了整个世界。四月的清晨,依旧还是很凉,柳潇潇抱着胳膊,看着一缕缕阳光穿过树梢缝隙照进大地,柳潇潇伸出手触碰着这光线,好似这微弱的光,能够给她带来一丝温暖。师兄不在,没有人可以让我依靠。

    太阳出来了,好像万物都开始苏醒,鸟儿叫的格外欢快。清嘉一清醒过来,便马上跑至柳潇潇身旁,“柳姐姐,你还吧?”清嘉很是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柳潇潇勉强扯出一抹笑,伸出一只手揉揉清嘉的小脑袋。

    “柳姑娘,我们准备走了,你可以吗?白石已经先去找客栈了。”白幕询问着柳潇潇。

    “好的,我没事,不要那副表情,你让我觉得我马上就要死了一样。我,”柳潇潇抱怨了一下,站起来,还没站稳就倒了下去。

    “柳姐姐,你怎么了?不要开玩笑吓唬我,好不好。”清嘉摇着柳潇潇的身体,然而,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穆云逸慢慢走了过来蹲下,摸了一下柳潇潇的脉象,再伸手摸了摸柳潇潇的额头,“应该是受了风寒。白幕,你先带她去医馆找个大夫看一下。”

    “是,属下这就去办。”白幕看着倒地的柳潇潇犹豫了一瞬,便抱起了她,去往附近城中的方向。

    ——幕间——

    “门主,派出去的人,竟无一活口回来,属下派出去的人查探回报,说他们死的很蹊跷,除了打斗的轻微伤口之外,身上再没有找到什么致命伤口。初步推测,应该是毒杀。”一名黑衣男子带着黑色面具立于窗前,黑发如锻,就那么随意的披散着,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执酒杯微微摇晃。身旁一个同样带着黑色面具,恭敬的向男子禀告事情。不远处跪着一名身体颤抖的黑衣蒙面的男子。

    “属下该死,是属下判断失误,让七杀门损失这么多的精英,以至于元气大伤。属下愿以死谢罪。”蒙面男子拔剑欲自刎。男子用酒杯打落了蒙面男子的剑。“死太便宜你了。离楼。”男子语气平缓的吐出了几个字,却带着地狱的气息,浑身散发了肃杀之气。

    “属下明白。”男子身旁的面具男子离楼接到指令,走到门口,“来人,将他带到暗室。”

    蒙面男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却如坠冰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反应过来,拼命的挣扎,“门主,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将功赎罪,属下愿意为门主赴汤蹈火。放开我,我不要去暗室,我宁愿去死。”声音渐渐消失。

    “找人盯着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男子双手背于身后,眼神飘向窗外。

    “属下领命。”离楼领命退出房间。

    “呵呵,果然还是不能低估你。”

    ——幕间结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