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初瑶遇险
    柳潇潇一回到酒楼,只见清嘉兴奋的奔向她,柳潇潇蹲下身来,看着他,“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快看这个。”清嘉献宝似的将手绢拿出来给柳潇潇看,“本来被那个谁捡到了,我给你要回来了。我厉害吧。”一副求表扬的表情。

    “哦,你真厉害,你扔了吧,我不要了。”柳潇潇好笑的摸着他的头。

    “哎,为什么啊。”清嘉不解。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就是不想要了。走吧,我们回房间休息,都累死。乖,你自己去找小白玩去吧。”柳潇潇站起来拉着清嘉的手,走向的房间。“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啊,我先回去睡一觉。”

    白幕看着他们离开,走进了穆云逸的房间。

    “主子,柳姑娘去的是荣安王府。”白幕将柳姑娘的情况向穆云逸一一禀告。“嗯,你先下去休息吧。”白幕告退,穆云逸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下,喝了一口茶,并没有说什么。

    晚饭过后,他们聚在一起喝茶聊天。聊着他们三个人的故事。

    唐初瑶和陆文放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唐初瑶的母亲和陆文放的母亲是手帕交,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在唐初瑶刚出生的时候,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唐初瑶的父亲祖上是名门望族,只是到了唐初瑶这一代,人丁凋零,唐初瑶的父亲挚爱唐初瑶的母亲,不愿她们母女受委屈,不肯纳妾,故只有唐初瑶这一个女儿。后来,唐母因病逝世,陆文放的母亲觉得唐初瑶可怜,便对唐初瑶多加关照,偶尔接过府小住。

    几年后,唐初瑶已经出落成一个十分漂亮,懂礼仪,才貌兼备,举止大方的女子,而这时候的陆文放也是才华横溢的翩翩少年。陆母看见他们两个情投意合,十分相配,心里也十分高兴。陆文放自小便对唐初瑶十分疼爱,对这门亲事是十分愿意的。陆母便和想着唐父商量着他们的亲事,他们的亲事是唐母的遗愿,唐父自然也没有反对。就看唐初瑶的意见了。

    “瑶儿,我一直当你亲生女儿看待,如今你也大了,虽然以前咱们两家有婚约,可我还是想问问你,你看中我们家放儿了吗?”有一天,陆母找了个机会,趁周围没有人的时候,悄悄地问唐初瑶。

    唐初瑶垂睑一笑,脸色微红,“这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陆母就知道,这孩子心里愿意。

    很快两家挑了一个良辰吉日陆文放和唐初瑶便成婚了。婚后,两个人填词作对,相敬如宾,日子十分快乐。三年过去了,陆文放成功的考中了解元,小两口日子还是和和美美。可美中不足的是,唐初瑶没有给陆文放生下一个孩子,这让陆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陆游是家里惟一的儿子,陆母每日盼星星盼月亮就希望唐初瑶能给陆家生个孙子,可唐初瑶的一直未能生育。这使得陆母十分着急,常常带唐初瑶去庙里求神拜佛。

    有一天,陆母领着唐初瑶来到当地一家香火很盛的庵堂。唐初瑶也希望能和陆文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跪在蒲团上,虔诚的叩拜着。“信女唐初瑶,感念菩萨大恩大德,诚心叩拜。阿放是陆家一脉单传,求菩萨保佑信女能够怀上子嗣,早日为陆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唐初瑶一拜完菩萨便跟随陆母回家了。

    这时,有一个当地的恶少恰巧路过,看见唐初瑶姿色出众,娉婷动人,色由心起,想要霸占唐初瑶,这个恶少没有机会动手,只能看着唐初瑶的背影,暗自懊恼错失良机,不知何时才能见到这个小娘子了。然而,这一幕却被一个尼姑看在眼里,心中暗笑。她感到又有一次发财的好机会了。原来这个尼姑经常靠哄骗他人来赚取钱财的。

    “大官人,那是陆府陆公子的媳妇儿,怎么样,长的标志吧?”她溜到恶少的背后,拍了恶少一下。

    “那又如何,和我又有何关。”这恶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这个尼姑,松了口气,他知道这个尼姑常替人做些坑蒙拐骗的恶事。

    “看大官人愁眉紧锁,不知道贫尼能不能帮上什么?”尼姑趁机说道。

    “你真能帮我,”恶少看她如此主动,而自己现在又没有什么好办法索性就说了,“不瞒师太,我自从看见刚才那个大美人,就觉得人世间一些美女都是俗不可耐,一心爱慕她,想和她亲近。如若不能与美人相拥,这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大官人和那小娘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能促成这桩好事也是替贫尼行善积德。只不过这庵破衫薄,还望大官人多多帮忙。”尼姑看着恶少那沉甸甸的的钱袋,说着违心的恭维话。心里却想,你这个貌如豺狼的杂毛也学癞蛤蟆吃天鹅肉,哼,自不量力。不过,如果我给他办成这件事,估计少不了好处。

    “你要是真能办成这桩好事,那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这恶少一听能办成,心里乐开了花,满口答应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下月十五再来庵中,定能成事。”这尼姑就和恶少许诺。

    几天之后,陆府。

    “那天你们刚走,大殿里的神像忽然显灵,说感受到你们的诚意了。本应立马通知夫人,可是寺中事务繁忙,贫尼实在难以抽身,今日才得了空闲,便立马来通知夫人。夫人切记下月十五再去还愿,定能心想事成。不过,再去时,要所求之人独自前往,方能显示诚意。”尼姑对着陆母说道。

    “感谢菩萨保佑,感谢菩萨保佑。”陆母对着西方拜了拜。

    “可是,母亲,真有这样的事情吗?”唐初瑶疑惑。

    “陆夫人是在觉得,贫尼再打诳语吗?”尼姑佯怒。

    “闭嘴,没什么可是的,”陆母生气的打断唐初瑶的话,转身温和的对着尼姑说道,“师太莫怒,孩子还小不懂事,求佛祖宽恕。”

    这种无稽之言陆母却深信不疑,唐初瑶虽有疑惑,但看见陆母心意已定,也不好再说什么。

    转眼就到了下月十五,天还下着小雨,上山参拜的人很少。

    唐初瑶一个人提着贡品来到了庵堂。

    “夫人的衣衫都被这山雨打湿了吧,不如先进禅房来休息一下,反正今天没有别的香客。”这个尼姑将唐初瑶迎了进来。

    “师太说的有理,有劳师太费心了。”唐初瑶一想,衣衫不整的拜佛恐对神明不敬。

    “夫人客气了。夫人请随贫尼来。”尼姑就带着唐初瑶来到禅房。她把唐初瑶引进禅房,一转身就出去了,把门也锁上了。

    “师太开门啊,为什么锁门?外面有没有人。”唐初瑶感到事情不对劲,就用力的敲门,叫喊,可是没有人回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