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兄债弟偿
    他们在小声的交谈,其他人的氛围都比较悲伤。柳潇潇结束了与楚飞廉的交谈走进慕容瑞。

    “算你们运气好。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尝试解毒,但是药量我没法掌握,我需要有人试药。”

    “你说的是真的,你没有骗我。”

    慕容瑞紧紧的抓住柳潇潇的胳膊,捏的她疼的直叫唤。慕容烨走上前去,不着痕迹的分开他们。

    “疼死了,手被你捏废了,就治不了。”柳潇潇躲在慕容烨的身后,捂着胳膊直报怨。

    “对不起。”慕容瑞也意识到自己的激动,表示万分的歉意。

    “你不用感谢我,要谢就谢他吧。”柳潇潇指着慕容烨说道。“我只是对于解决疑难杂症比较感兴趣罢了。”

    “为什么?”慕容瑞看着慕容烨,慕容烨也很疑惑,他们齐齐看向柳潇潇。

    “因为蛇是他打死的,原来一切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我想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以圆斑冥的毒对失心散的毒。”

    如果当初慕容烨没有帮柳潇潇打死圆斑冥的蛇,她也不会想到这个办法。

    “你们先不要高兴地太早,她身体太弱了,而且中毒已深了。所以药量我根本就不好把握,多一分少一分的差错,都有可能致死。

    所以,我需要有人来试毒。试毒之人的风险也是极大的。而且,也不一定能成功。可以说是拿命在赌,你敢赌吗?”柳潇潇将最后四个字说的极重。

    “我敢!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慕容瑞坚定地看着雅柔。

    “好,三天之后带着她去灵枢阁找我。”柳潇潇如是的说道。

    “多谢柳姑娘,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如约而至。请受我一拜。”慕容瑞跪下来向柳潇潇拜了一拜。

    柳潇潇赶紧拉起他。“你别拜我啊,会折寿的。你要是真想感谢我,还不如多给我点钱来的实在。我帮你就是为了钱的。”

    慕容瑞没想到柳潇潇如此直白。“我愿意给我出我的所有财产。”

    “你开玩笑的吧,你不会是没什么钱了,才这样说的吧。”柳潇潇很是怀疑的看着慕容瑞。

    “哎,你先不要急着给我,等我治好人再说。实在没钱,你就把你这王府宅子给我,应该也能卖不少钱吧。”柳潇潇打量着房子。

    “万一,人家宅子已经抵押给别人了呢?”楚飞廉看热闹不嫌事大。

    “对哦,飞廉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我不又是白干了吗?”柳潇潇表情有些委屈。

    柳潇潇走近慕容烨,拉着他的衣袖,指着慕容瑞说道。

    “慕容烨,如果他没钱,你替他给也是可以的,他不是你哥哥,兄债弟偿也是可以的。”

    慕容烨笑的有些宠溺的看着柳潇潇,他拉下柳潇潇的手,顺势拉着没有放开。“好,我替他还。”

    柳潇潇觉得他笑起来真的好好看,就一直看着,都忘了抽回他手中的手。

    对于他们的互动,清嘉是很乐见其成的,如果柳潇潇和他爹爹在一起了,是不是就有可能会留下来。

    楚葵很不明白,为什么慕容烨和清嘉都会喜欢那么“贪财”的柳潇潇。

    慕容瑞就纳闷了,也很郁闷,他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就引申到他已经穷到需要九弟帮他还债了。虽然,为雅柔重金买药是花了不少钱,但是以前建功立业的时候,皇兄的赏赐也是不少的。这些年花销虽大,但还是有余款的。

    “咳咳,那个,我还没有那么穷的。我还是有些钱财的,这宅子也还是我的。”柳潇潇反应过来,赶紧抽回自己的手,暗叹男色害人啊,又不是没见过美男。

    “哦,那好吧,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啊。”说完拉着飞廉就走了。

    慕容烨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直笑着。慕容瑞看着他的笑容差不多也是明白了什么。原来是我们家小九情窦初开了。

    “你还不去跟上他们。”慕容瑞笑着拍拍慕容烨的肩膀。慕容烨也没有推辞,带着清嘉和楚葵就和慕容瑞告辞,继而跟上柳潇潇。

    慕容烨一出来就看见,正在柳潇潇和楚飞廉说着什么。

    “你们在讨论什么?”慕容烨问道。

    柳潇潇看见慕容烨的声音转头看着他们。“哎,你们怎么也出来了,你们怎么不多聊一会儿。也许以后就没机会了。”

    “柳姐姐,我们可以明天再来的。爹爹说,现在让七伯伯和七伯母单独待会。”清嘉替慕容烨回答了。

    “柳姐姐,你还没有回答,爹爹的问题呢,你刚刚和飞廉叔叔再聊什么?”

    柳潇潇蹲下来看着他,“我想起了,前几天吃的一只烤鸡,我觉得味道不错,还想再吃一次。就打算和飞廉去找那家店。好像叫什么寻仙楼,正在讨论怎么去呢。”

    “不是刚吃的饭吗?你这么快就饿了?”楚葵终于肯和柳潇潇说话了。

    柳潇潇朝着楚葵做个鬼脸。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好吃的东西不一定是要饿了才能吃的。我想什么时候吃,我就什么时候吃,只要我开心就好。你跟你爹一样一点生活乐趣都没有。”

    柳潇潇站起来,拉着清嘉的手。

    “走,嘉儿,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让她羡慕死我们。”

    “好幼稚。”楚葵别过头。

    “你知道在哪吗?就跑那么快。”楚飞廉默默的泼着冷水。柳潇潇衰下来了。

    “白幕。”慕容烨叫了一声,白幕点头就离开了。柳潇潇就很开心了,然后就开始吐槽飞廉。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一点都不积极。扣你工钱。”

    “你给过我工钱吗?”楚飞廉表情淡淡。他又不是侍卫,若非他自愿,有谁能使唤的动他。

    柳潇潇心虚,“你可以找我师兄要嘛。哪能让你白干,你说是吧。”

    白幕很快就回来了。

    “王爷,属下打听过了,寻仙楼几年前生意还可以。自从半年前,他的对面开了一品阁之后,就开始举步维艰,寻仙楼的厨子已经全都或主动或被动的被一品阁挖走,现在寻仙楼的老板准备卖酒楼。

    但是,卖酒楼有一个奇怪的规矩,就是酒楼不能换名字。”

    “做饭那么好吃的酒楼也能倒?”柳潇潇很惊讶。

    “白幕你是不是搞错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