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辱没皇室颜面
    听老七提过,老九对一个姑娘上心,大约就是她了吧。闪舞小说网www难得老九会对姑娘上心,做哥哥的,自然要帮帮他了。慕容凛笑道。

    “走吧,去御花园。”

    旁边的近侍太监立刻喊道,“摆驾御花园。”

    一路上,慕容凛大概了解了,柳潇潇是救过清嘉和雅柔的人,是个医术极高的人,却又不愿意出风头,不在乎名利。和灵枢阁应该有渊源。慕容凛突然,想到上次义诊,和她应该脱不了什么关系。

    皇上更好奇柳潇潇了,究竟什么样的女子,她能够入得了老九的眼。

    “皇”近侍太监,正准备高喊,被慕容凛制止了。近侍太监噤声退到一边。慕容凛和慕容烨走进御花园看到就是满园子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萱阳也跪在地上。

    一眼就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在萱阳面前走来走去,只见萱阳一脸的怒色,却又敢怒不敢言。楚葵站在一旁。

    慕容凛脸色不好了,只是一个平民女子,却如此对待萱阳,这样皇室颜面何存。就算老九护着,也不能轻易放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慕容烨看见她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松了口气。她还真是能折腾,慕容烨无奈一笑。闪舞小说网www

    慕容凛示意旁边的近侍太监,能在皇上身边做近侍太监自然都是人精,他秒懂皇上的眼神,喊道。“皇上驾到。”

    萱阳公主很高兴,父皇来了,一定要父皇重重的治她们的罪。

    楚葵跪下来行礼,满园子的人都在山呼万岁。只有柳潇潇不为所动,她只是慢慢转头看向他们。

    慕容凛身着钦湘丝扣衣,戴着一顶绒草面生丝缨苍蟒教子珠冠,剪裁的十分得体的石青直地纳纱金褂罩着一件米色葛纱袍,腰间束着朝项太明御丝带,只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黑的深不见底,精神抖擞。

    “大胆,见到皇上还不快跪下。”近侍太监大叫道。楚葵拽着柳潇潇的衣服。可是她就是不跪。

    慕容凛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天子的权威不容挑战。如此不识礼数的女子,就是老九喜欢,也不行。慕容凛皇上的眸光微冷,透露出一丝杀意。

    慕容烨察觉不好。他大步走到柳潇潇身边。“潇儿,快向皇上行礼。”

    柳潇潇拒绝,慕容烨强按着,陪柳潇潇一起跪下,柳潇潇挣扎着想要起来。奈何,她力气敌不过,不情愿的跪着,还瞪了慕容烨几眼。www

    慕容烨请罪道。“皇兄,请恕罪。潇儿第一次进宫,不懂规矩,臣弟回去一定好好教她,不会有下一次了。如果降罪,臣弟愿为她承担。”

    柳潇潇很不满,她犯什么罪了,要他帮她承担。她想开口,却被慕容烨制止。柳潇潇只能委屈的跪着。

    清嘉也跪在皇上身边,“皇上伯伯,你不要生柳姐姐的气好吗?嘉儿也愿意为她承担。”

    “皇上,这事是因楚葵而起,楚葵愿意一力承担,求皇上放过她吧。”楚葵磕头求情道。

    这个女人倒是好本事,看不出来,她还有本事,竟然老九一家全在为她求情。他倒要看看她到底何德何能。

    “都起来回话。”慕容凛开口道。

    萱阳公主在宫女的搀扶下起来。跑到慕容凛那里指着柳潇潇,哭诉道。

    “父皇,不能就这么放过她。她欺负儿臣,她还罚儿臣跪了好久。她还说,不但要儿臣跪下,她还有打儿臣。父皇,您要是不来,我恐怕要还有被她打了。”

    皇上刚刚缓和的脸色,又沉了。就算萱阳有什么错,但皇室公主岂能被如此对待。

    “她让你跪,你就跪。萱阳,你几时这么听话了。”慕容澈从远处走来,他正好就听到了这么一段话。

    对啊,刚来不知情的人,突然反应过来了。萱阳公主,可不是一个软柿子,有几个人能命令的了她,她又为何那么听话的跪在那里。他们齐齐看向柳潇潇。

    柳潇潇看着他们都看着她,笑着说道,“因为这个啊。”边说她边从衣袖里掏出一个令牌举出来,用手高举空中。

    慕容烨看清她手中的令牌,单膝跪地,慕容澈看清之后,也单膝跪地,他觉得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啊,干嘛要来趟这趟浑水。

    其他人一看全都跪下,慕容凛虽然没有跪下,却也弯腰行礼。先皇御赐金牌,见它如见先皇,就是皇上也要礼让三分。

    楚葵看着,就想到了,刚才就在她以为柳潇潇要和宫女打架,她在判断能否拖到清嘉搬来救兵的时候。她就从包里掏出了这个,举着令牌,大喊道。

    “先皇御赐金牌,见它如见先皇。我看谁敢放肆。是不是都不想活了,都给我跪下。”吓得宫女都跪了一地。就连她也要跪的。

    “你这肯定是假的。”萱阳公主不相信。

    柳潇潇指着令牌道,“我会不要命的拿它造假,还宫里用,我又不是闲命长。你跪不跪。你要是敢不跪,就是对先皇的不敬,我看到时候,皇上能不能保住你。”

    柳潇潇将令牌放到萱阳公主的眼前。“仔细看清楚点。”当然,萱阳公主也没见过先皇御赐金牌,但万一是真的,就是父皇也不会保她的。她只能不情愿的跪下,然后柳潇潇就开始训话。于是就有了皇上开始看到的那一幕。

    柳潇潇举了好久,慕容烨扯了扯她,示意她把令牌收起来,不要太过。柳潇潇,见好就收,虽然她还想让让他们多跪一会,刚刚她可憋屈了。

    她收起令牌,说道。“都起来吧,我收好了。”

    柳潇潇指着正要起身的萱阳公主道,“她不行。我没同意,她必须跪着。”她看着皇上,是起也不是,跪也不是。

    “萱阳犯了什么错?”慕容凛冷着脸说着。

    “她骂我。”柳潇潇指了指自己道。

    “谁让她骂我没教养。我是没爹没娘,但不代表我没教养。凭什么我就出生低贱,没教养了。她还让人拉着我和楚葵去杖打二十大板。

    我就不说了,楚葵可什么也没说,她做错了什么?好歹也是一个郡主耶,说打就打。我要是不出手,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我们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