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比试开始
    其实,慕容凛想要拒绝,但无奈柳潇潇答应了,他此时在反悔也迟了。

    “不过,比试总会有输赢,要是你们输了怎么办?”

    柳潇潇吃着橙子慢悠悠的问着。魏无极感觉到了一丝敌意。这样就生气了?那也太小气了,这样的女人可不好,性子得磨磨才行。

    “那要是你输呢?”魏无极没想过自己的人会输,他根本就只想逗逗她而已。

    “我输不是正常的吗?还有什么好说的。”柳潇潇无所谓的说着。众人汗颜,她还真敢讲。

    “但万一要是你们输了,不是更好玩了。你说是吧?魏国太子殿下。”柳潇潇加重魏国太子几个字的发音。慕容澈心道,她还真是一点不吃亏啊。

    “那你想如何?”魏无极眼珠一转道,“你若赢了,不如,我娶你如何?”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纷纷看向慕容烨,慕容烨表现的很安静,他们觉得这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柳潇潇鄙视道。“你想的美。”

    柳潇潇毫不犹豫的拒绝,还有语气之中的嫌弃,让魏无极面子有些挂不住。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如此的不把他放在眼里。

    “既然姑娘同意了,就开始吧。你想如何,等姑娘赢了再说。”魏无极脸色有些不好的说完,就退回自己的座位。

    傅延年上场向慕容凛行礼,在向柳潇潇微笑行礼。一袭白衣,玉树临风。柳潇潇托着腮,笑着冲他挥手。

    “好帅啊。刚刚怎么没有发现呢?”

    清嘉不同意啊。“哪里帅了,还不及爹爹好看。”

    “你还小,你不懂。”柳潇潇反驳道。“山珍海味吃多了,也是会腻的。偶尔要换换口味嘛。”

    “比试分为五个回合,分别为文采、武术、棋艺、音律和医术,五局三胜。姑娘以为如何?”傅延年微笑问道。

    柳潇潇微笑点头,“好啊好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有意见的。”

    魏无极气极,难道自己还不如傅延年好看。其他大臣则是比较关注慕容烨的动静,王爷就不担心自己的女人要被人拐跑了吗?

    “我们以《青玉案》为词牌名填词可好?”傅延年询问道。

    “好啊,好啊。你先来吧。”柳潇潇笑眯眯道。

    慕容凛面色已经很黑了。她已经被他迷得七荤八素了,肯定赢不了,什么都说好。这比赛比的只是一个过场了。这老九怎么看的女人。

    他看向慕容烨,只见他在那悠闲的喝酒,好像一点都不在乎。女人都要跟人跑了,还喝的下去。是太自信了,还是根本就不在乎,慕容凛很气。

    但是慕容烨又很明显的不是后一种,慕容凛倒是有些看不透他对柳潇潇的态度了。

    傅延年走了几步念道。

    “万红梅里幽深处。甚杖屦、来何暮。草带湘香穿水树。尘留不住。云留却住。壶内藏今古。独清懒入终南去。有忙事、修花谱。骑省不须重作赋。园中成趣。琴中得趣。酒醒听风雨。”

    “姑娘请?”

    柳潇潇笑着拍手道,“好一句‘酒醒听风雨’,好词。”慕容凛心道,是让你来比赛的,不是让你来评价的。

    “姑娘过谦了。”傅延年谦虚道。

    “你的词那么好,我甘拜下风,我认输。”柳潇潇笑道。开玩笑,让她念两句诗词还凑合,作词她根本就不会。不认输能怎么办。此时慕容凛是按捺怒火。

    “这怎么可以?”

    这时大臣也坐不住了。诗词这本来就不好评价,只要她做出来,就算她做的差,他们人多,说不定还能是个平手。这比都不比就认输,怎么可以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柳潇潇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场地中央,冷眼环顾一圈,冷冷的说道,“谁有意见?站出来。谁反对,那我让他来比试就好。”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谁也不愿意做那出头的人。柳潇潇冷笑一声,还真是让人看不起呢。

    “这么安静,看来是没有人反对了。既然没人反对,那就各位好好安静的看着。有什么意见,就放在心里,千万不要说出来。”

    柳潇潇语气不善的说着,“因为,我不喜欢听。”

    慕容凛看着柳潇潇之前的气场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或许并不想她表现的那样,老九看上的怎么会是普通人呢?

    看来他还要重新审视一下她了。慕容凛一扫底下坐着官员,看来得清一清了,朝廷不养闲人。底下大臣齐齐打了个寒颤,他们有了一个不好预感。

    柳潇潇转身看着傅延年,勾唇浅笑,和刚才的冷冽形象完全不同。柳潇潇向慕容凛道。

    “皇上,宣布结果吧。我们好进入下一项。”

    “好,朕宣布,第一局魏国傅延年胜。下一场武试开始。”慕容凛说道。

    清嘉很担忧的看着挑选武器的柳潇潇。“柳姐姐根本就不会武功,怎么赢啊。万一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要不还是认输算了。”

    楚葵说道,“你看她挑武器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会认输了。她不会武功还挑的那么认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胸有成竹呢。”

    柳潇潇看着眼前的刀枪剑戟。她一一尝试了一下。好吧,好多她拿都拿不动。最后就随手挑了一把剑。

    “我好了。不好意思,久等了。”柳潇潇说道。

    其实,傅延年的武器就是他自己的配剑,根本就不用挑,他好脾气的等着柳潇潇,每次柳潇潇一回头看他,他就温和一笑,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有一丝的不耐。这反而让柳潇潇很歉意。

    “那我们开始吧。”傅延年道。

    “等等。”柳潇潇跑到傅延年那里,拉起他的手道。

    “我不会武功,你会让着我吧。”傅延年愣住了,她不会武功,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慕容烨看着他们相执的手,觉得很刺眼,身上无形的散发在冷气。

    “这?”傅延年尴尬抽回手,他实在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

    柳潇潇接着握上他另一只手,在外人看来,她就像是想趁机占傅延年的便宜。傅延年尴尬的抽回自己的手,退离柳潇潇一步,“要不还是不比了吧?”

    ------题外话------

    此词来源于张炎的《青玉案(闲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