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凤求凰
    “傅延年会赢,马上局势就会变化了。”慕容烨看着黑白棋子的棋面。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看不出来啊。”慕容澈盯着棋面仔细研究,也没有研究出来什么。他怎么看都觉得是势均力敌。

    慕容凛倒是很欣慰,至少这次是凭实力的,没有丢脸。就算是输了,也能让人折服。当然他没有欣慰太久。

    “你不能下那里,你下那里我就输了。”柳潇潇大叫。傅延年手一顿。她一叫所有人的目光,全部从棋盘那里,被柳潇潇吸引过去了。

    柳潇潇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抬头看着傅延年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习惯了,习惯了。你随意。”柳潇潇心虚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但是她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傅延年的手。

    傅延年看着她的样子,笑着换了一个地方。柳潇潇这才松了一口气。柳潇潇觉得傅延年真是一个大大的好人,脾气也好,哪里都好。

    不过,最后柳潇潇还是输了。

    “我输了。”柳潇潇看着棋盘沮丧的说着。

    “你已经很厉害了,和你下棋很开心。”傅延年道。傅延年说的是实话,柳潇潇的棋力真的不弱,可以算的上是数一数二了。

    “你就不用安慰我了。我下棋就从来都没赢过,哪里厉害了。”柳潇潇越发的沮丧了。

    没道理啊,她棋艺不弱,怎么可能从来都没有赢过。除非,与她对弈的都是高手。

    “那请问姑娘都是与何人一起切磋棋艺的?不知姑娘师承何人,我也好去讨教一番。”傅延年问道。

    “何人?嗯,我没有师傅的,我只和一个人下过棋。”柳潇潇说道。“因为,我太笨了,不喜欢下棋。但是他喜欢,所以我只是陪他下下棋。”

    慕容烨紧了紧,手中的杯子,又是她师兄吗?

    “那他的棋艺一定很高了,我倒还真想去与他讨教一番。”傅延年说道。

    “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只是我太笨了,总是学不会。他挺喜欢下棋的,你也好厉害,如果你去陪他下,他应该会很开心吧。”柳潇潇说道。

    “姑娘何必妄自菲薄呢。你的棋艺已是数一数二了。你已经做够优秀了。”傅延年道。“我们还是开始下一局吧。”

    “好吧。”柳潇潇弱弱的应着。

    傅延年请示慕容凛。慕容凛道。“朕宣布,第三局,魏国傅延年胜,二比一。傅延年领先。下一场比赛开始,音律。”

    “我们谁先?”傅延年问道。

    “你先吧。”柳潇潇道。傅延年点头。柳潇潇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傅延年拿出笛子放在唇边,缓缓吹响。笛声悠扬而起,清脆与柔和相应,委婉与清亮并存。宛如天籁,怡人心脾!优美典雅的笛声在耳边萦绕,仿佛在眼前平铺了一幅幅写意的画面。

    “真好听。”柳潇潇感叹着,“长得好看,脾气又这么好,还这么多才多艺。简直完美。”柳潇潇叹了口气。

    “可惜,偏偏是魏国人。而且,还是个将军。他要是一个普通人多好啊。”

    “柳姐姐,你又打算认输了吗?”清嘉觉得柳潇潇的表情太过陶醉了。楚葵看着慕容烨,怎么就没有反应呢。

    慕容烨不是没有反应,他只是没有立场表现出来。他连她的谁的都不是,他有什么资格表现。慕容烨闷声喝着酒。

    慕容澈戳戳她。“别发花痴了,到你了。”

    柳潇潇哼了他一声就走过去,吩咐道。“麻烦给我一把琴。谢谢。”

    “你的笛声真好听。”柳潇潇在等待的过程中,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谬赞了,姑娘也不弱的。”傅延年谦虚着。

    柳潇潇看见琴已经摆好了。“我先去了。”傅延年点头。

    柳潇潇坐好,一同乱弹,魔音穿耳。

    “她在干吗。”慕容澈捂着耳朵,脸都皱到一起去了。现场好多人都捂住了耳朵。

    柳潇潇像是才发觉一般,按住琴弦。歉意的说着,“不好意思,试试音。现在才是开始。”可是表情一点都没有歉意。

    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她弹得是《凤求凰》。”

    慕容澈说着。难道她真的看上那个傅延年了,所以,这是在向他借曲子表明心意。慕容澈这就误会了,柳潇潇之所以谈《凤求凰》,只是因为柳潇潇只会谈这个曲子。完全没有别的意思。

    “你们看,好多蝴蝶,还有小鸟飞过来了。”清嘉看着远处叫道。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蝴蝶、飞鸟慢慢的靠近柳潇潇,蝴蝶围绕着柳潇潇飞舞,鸟儿在她身边时而飞舞,时而停留,像是为了柳潇潇的琴音和声一般欢叫。

    过了许久,柳潇潇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飞鸟和蝴蝶瞬间飞离柳潇潇身边。缓缓站起。周围人还在刚才的震惊中久久没能回神。

    慕容凛鼓掌道,“妙,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琴技。”众人跟着一起鼓掌。掌声许久才息。

    “傅将军,以为这场比试,该如何判决?”慕容凛问着傅延年。

    “自然是柳姑娘略胜一筹。”傅延年说道,他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弹琴可引来鸟兽。真是叹为观止。

    慕容凛说道,“既然傅将军没有意义,那朕宣布,第四局,柳潇潇胜,二比二打平。下一场比试开始,医术。只是这医术怎么比?”

    “回皇上,为医者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这医者对药物要有所了解,才能开出正确的药方。

    所以,此局考药物的分辨。由皇上太医院提供药物,提前将答案写在纸上,交与陛下您。我与柳姑娘在各自分辨药物的种类,将答案写在各自的纸上,分辨种类多的为胜。姑娘的意见是?”傅延年说道。

    “我没意见。”柳潇潇微笑的点头道,“不过要是论医你可输定了。”柳潇潇自信说着。

    别的她不敢保证,但论药性的了解,她可是从很小就开始学,尝过的药草不计其数。她学的比这个更难,她训练的不仅仅是分辨成分种类,她可是要连药的成分多少都要一清二楚呢。

    所以辨个种类对她来说,就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题外话------

    二更送上,希望大家喜欢^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