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解惑
    “我千算万算,还是漏了她那个变数。本来是打算等阿潇离开了,让她在找机会接近你们的,可是偏偏你们又相遇了。她还答应和你们一同回京,所以计划变了,她就成了计划的一部分了。幸好一切又慢慢回到正轨,计划又能顺利进行。”楚慕然解释着。

    “楚飞廉是你送来明为保护,实为就近监视的,和报告计划进展的。他知道你所有的计划。他只听命于你。你要来的消息,也是你故意让楚飞廉透露给她的。”慕容烨之前想不通的,现在全想通了。

    “也不全是,保护小丫头还是主要的。毕竟小丫头的命还是比你们重要一些的。你们出事了,大不了我就换个人就好了。至于让她留下,一半是想见见她,一半是让你们培养一下感情。”楚慕然摇头道。

    “她该感到欣慰吗?你还是想着她的。”慕容烨怒极反笑。“楚丞相果然是算无遗策,就连最信任自己的人,一样可以利用的毫不手软。而且,还可以那么毫无愧色的与她谈笑风生。楚丞相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慕容烨很是佩服。”

    慕容烨毫不留情的讽刺着楚慕然。

    “多谢夸奖。楚某,受之无愧。”楚慕然笑道。既然做了,他就早已想过后果,他也没想过否认。

    楚慕然突然好心的为慕容烨解惑。“你很聪明,但是若论了解阿潇,你还是不及我。你知道阿潇为何拒绝你吗?齐思鸿只是一部分原因,不是主要的。”

    慕容烨沉默。楚慕然也不再意的接着说道。“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你是皇室中人。你的身份就是她最大的心结。若是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她可以毫无顾忌的和你在一起,可惜你不是。”

    “无殇谷谷规,不得参与任何政治权谋,不入朝廷。这个规矩是谁都不能破的。她若要嫁给你,要什么样的代价,你清楚吗?放弃继承无殇谷之位倒是其次,更大代价是,她必须要被挑断经脉。这种痛苦你要她为你承受吗?”

    “虽然,可以重接回去,但是那要忍受的痛苦却是常人难以忍受的。那种痛苦我经历过,所以我不希望她去承受。若是你做不到放弃你现在一切的准备,那么你就放弃她吧。”

    楚慕然不希望柳潇潇做傻事。但他家丫头好不容易才喜欢一个人,怎么也要为她操操心。

    “当年,那个傻丫头,开开心心的写信告诉我,她要成亲了,要我去参加她的婚礼。她下了很大决心甘愿放弃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可她明明是擦破点皮都疼的要叫好久的人。”

    “可是最后呢,齐思鸿却是想要想齐人之福,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呢。只有那个傻丫头才会被他蒙在鼓里,如果不是我阻止,或许她就已经嫁给他了,为那个男人做了傻事吧。”

    “皇室生活不适合她,哪怕你再能护着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由自在才是她的天下。你好好想清楚吧。我给你两年的时间,慢慢想。”

    “你只要记住,我是不会让丫头做傻事的,如果她执意要嫁给你,而你又不愿意放弃你王爷的身份,那么我也不介意用点非常手段,哪怕是让你从这世上消失我也不在乎。”楚慕然严肃的说。

    “好,本王答应你”慕容烨目视前方,一片黑暗。

    “那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之后阿潇就拜托你,好好照应两年了。”楚慕然说道。

    第二天,柳潇潇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的。她醒来时,只觉的喉咙沙哑,特别难受。柳潇潇起身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直连喝了好几杯才觉得好受多了。

    楚飞廉在门外敲了几下,说道。“公子让我问你,太子大婚,你要不要去参加。”

    柳潇潇犹豫了,去的话,肯定是会碰到慕容烨和齐思源的,如果不去的话,就吃不到,那些好吃的了,反而还会显得自己心虚。柳潇潇越想越坚定,她对楚飞廉喊道,“我去参加。”

    “我知道了。”楚飞廉说完就走了。

    柳潇潇心不在焉的晃到准备找点吃的,可是由于太过心不在焉,也没有看路,直接和里面的端着热汤出来的小伙计撞上了。悲剧发生了,柳潇潇悲剧了。

    虽然,柳潇潇用手臂挡了一下,躲得及时,才不至于波及到身上,但是手臂是无法避免了。

    小伙计吓坏了。梁洛明听见这里动静这么大,匆忙放下手中的活,跑出来看看,“阿潇,你没事吧?烫到了吗?快去请大夫。”

    小伙计这才反应过来,慌忙的准备去找大夫。

    柳潇潇一把拉住他,“不用了,我就是大夫啊。你快去拿桶凉水过来。”小伙计忙不迭的去拿水。柳潇潇挽起衣袖,疼的嘶嘶直叫。

    梁洛明看见柳潇潇露出的手臂,脸色都变了,他用力的抓住柳潇潇的手臂仔细看了看,声音带着不自觉的颤抖,手不自觉的用力。

    “你的手臂······”

    “嘶,疼,梁大哥你轻点。”柳潇潇疼的大叫。梁洛明这才惊醒般,松开了手。慌忙的说抱歉。柳潇潇看见小伙计把水提来了。

    柳潇潇让他水放在地上,柳潇潇将整个手臂都泡进凉水里。小伙计还是很担心的看着柳潇潇。

    “我没事的,就是烫了一下,我待会上点药就没事了。是我自己不好好走路,不小心的,不怪你。你先去忙吧。”小伙计担忧的看了柳潇潇几眼,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只能去忙了。

    “阿潇你的手臂伤疤是怎么回事?”梁洛明盯着柳潇潇的手臂,眼神闪动。

    柳潇潇说道,“这不是烫的,瞧把你吓得。这个伤,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烫伤吧。我师父说,捡到我之前就有了,大概是之前什么时候不小心烫伤的吧。”

    “嗯,由于之前是年龄太小了,而且烫伤又太严重了,所以一直也没法完全祛除,只能做到看的不是那么明显,但是只要碰到稍微热一点水的就能看的特别明显了。”

    柳潇潇笑道,“我偷偷告诉你哦,有时候我会爱漂亮涂点药遮一遮。”

    梁洛明眼里似有光在闪烁,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声音颤抖的开口道,“那你师父有没有说,你是哪一天被他捡回去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