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也给他台阶了,是他自己不下的。他宁愿去厨房,也不愿意告诉我答案,我就只能自己来问了。”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我也想知道什么问题,易天都回答不了的。”楚飞廉也是好奇了,易天的说话能力是不容置疑的,丞相府的管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猜你肯定也不会说的。”柳潇潇算是看透了,这件事除了师兄,谁都不会说的,就算她去问韩芷云,估计她也不会告诉她实情的,谁让这里他最大呢。

    “你倒是说说看,你凭什么认为我不敢的。你不说怎么会知道我敢不敢?”楚飞廉满脸的不信。

    “好啊,你倒是说说,哥哥和嫂子成亲一年多了,为什么他们还是分房睡的,而且院子隔得那么远?”柳潇潇比划着。

    “咳咳,”楚飞廉尴尬的咳了两声,“今天天气不错。”

    “就知道你不会说,”柳潇潇鄙视的看着他,楚飞廉看天,楚慕然还在呢,正主都没有说话,他能说什么?总不能直接就说他们是假结婚的吧。

    “难道她不喜欢你?不可能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柳潇潇突然表情很纠结的看着楚慕然,“哥哥,你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所以,你们才会分房睡的。”

    柳潇潇的看着楚慕然,视线下移,在某个地方停下。颇为艰难的开口。“哥哥,我们都是大夫,应该明白有病就要治,千万可不能讳疾忌医啊。嫂子知道吗?”

    楚慕然又好气又无奈的拍了柳潇潇的脑门,“你眼睛看哪里呢?你是女孩子,就不能有点女儿家的矜持,你说我怎么就教出来你这样的了?说的什么乱起八遭的。我看以后谁还敢娶你。”

    楚慕然在一旁忍笑,他可是想起了在黑店的那一次的。“她现在含蓄多了,当初她给慕容烨解合欢散的毒的时候,说的可比这个露骨的多了。”

    “你不说话会死啊。”柳潇潇捂着脑袋,瞪着楚飞廉,他还非要火上浇油,这人什么心态啊。就知道落井下石,看她笑话。

    柳潇潇委屈的说道,“哥哥,我是认真的,有病就治。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没病。”楚慕然颇有几分咬牙切齿,这丫头怎么会就是认为是他身体有毛病,怎么就不能想到其他呢。

    楚慕然冷眼扫视一周,四周暗卫心中一惊,只能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听到不该听的,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日出。楚慕然瞪了一眼楚飞廉。

    “我去帮你看看易天的点心做的怎么样了,都这么久了,我去催催他。”楚飞廉一看事态不好,避免殃及池鱼,赶紧溜。

    柳潇潇还想说点什么,一看楚慕然脸色,也不敢开口了。毕竟她也怂啊。

    楚慕然叹了口气,“我和她是假成亲,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哦,”柳潇潇随口应道,忽然间反应过来楚慕然说了什么,“什么?你们是假成亲!师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柳潇潇很震惊,这个信息太大,她的需要消化消化。

    “我早就说过,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就是爱情,也许还有利益。这一点你应该明白的。”楚慕然看着柳潇潇不可置信的眼神,不忍心告诉她这些。

    “可是,你现在的地位,难道还需要利益来巩固,我不相信,你是要靠女人来上位的。何况,她是孤女,她对你能有什么利益?”柳潇潇不敢相信,她心目中完美无缺的师兄,会因为利益而去娶一个他根本就不爱的人。

    “我需要一个丞相夫人来堵住悠悠众口,刚好她出现了,并且她是一个孤女,没有家族麻烦,所以就娶了,就是这么简单。这只是我和她的一笔交易。阿潇,我不是圣人,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完美。

    阿潇,你现在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我和齐思鸿其实是一样的人,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

    楚慕然他也不希望如此残忍的告诉她这些,可是若是连这些她都无法接受,那么那些事情她就会更加无法接受的。

    “不是的,你和他不一样的,你们怎么会是同样的人。”柳潇潇眼中含泪,摇头着头一遍遍的说着,她跑出来院子。

    楚飞廉从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现在就和她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为什么不挑一个合适的时候告诉她,现在万一她接受不了呢?毕竟齐思鸿的事情,对她影响挺大的。”

    楚慕然看着门口的方向说道,“她总会有知道的一天,早说晚说没有什么差别。”

    “可是,她是公子您看着长大,您真的忍心?”楚飞廉不希望他们会有反目成仇的一天。

    “她现在和慕容烨扯上了关系,就早晚有一天要面对这一切的。”楚慕然心中害怕柳潇潇会因为慕容烨而背叛他,那他真的会很失望的。

    虽然他知道以柳潇潇的性格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可是也难保她不会因为爱情、因为慕容烨而做出一些让他失望的事情。那一切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柳潇潇跑出院子就开始盲目的在府中乱跑,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松香院。这是韩芷云住的地方,她盯着院子看了许久,准备离开。

    没走多远,她又转身进入松香院。她推开院门,很简单的一个院子,门里的人大约是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了。

    “是谁?”里面的丫鬟走出来,看见是柳潇潇连忙迎上去屈膝行礼,“见过小姐。”

    “赶紧起来吧,我就是路过,就来看看。”柳潇潇不好意思的说道。

    韩芷云应声前来,“小桃是谁来了?”

    “回夫人,是小姐。”小桃恭敬的回答。

    “阿潇?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吧,小桃看茶。”韩芷云冲着柳潇潇微笑。

    “哎,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就是路过,嫂,”柳潇潇不知道还该不该叫她嫂子。“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可以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