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胆小的长宁公主
    “那他就不能留。”楚慕然说道。

    “那到时候阿潇你打算怎么办?”秦艽看向楚慕然,他就不信楚慕然能对柳潇潇下得去狠手。

    “如果她选择慕容烨的话,那我也只能用非常手段。”楚慕然眼神微闪,然后落下一子。

    “你还是真的是翻脸无情啊,怎么说也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真的舍得?”秦艽拈起一枚棋子,含笑的看着他。

    “很好笑吗?”楚慕然斜眼看了他一眼,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秦艽还能不清楚,还有心情看笑话,说风凉话。

    秦艽心里一抖,“嘿嘿,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秦艽很有眼力劲的收起笑容。

    “不过话说回来,你说齐思鸿能有今天的这个位置可是少不了你的推波助澜,你为什么这么辛苦的扶他上位。还有你为什么要拆散他们,这个是我这么也想不通的,他要是娶了阿潇,不是能更好的牵制他吗?”

    “他爱的不够,阿潇牵制不了他。”楚慕然一针见血的说道。“齐思鸿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

    “我还以为是阿潇破坏了你的计划了,所以你才拆散他们的,或者是你心疼你们家的小丫头。”秦艽恍然大悟,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那你还把齐思鸿推得位置推得这么高?”秦艽不解。

    “亲手把人推上高位,在亲手把他从高处拉下来,不是会更有成就感吗。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既然他选择权利、**,那他就必须承担那所有的后果。”楚慕然眼神专注于棋盘。

    秦艽略微呆滞的说道,“其实说道底,你还是在气他抛弃了你家丫头,而选择了权利吧。和你为敌真的没有什么好处啊,还好我们不是敌人。”

    秦艽心想,要不是柳潇潇和楚慕然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而楚慕然又是一个重情义的,单凭她总是破坏楚慕然的计划,她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你输了。”楚慕然落下一子,淡定的说道。“和我下棋,记得不要分心。你今天的废话太多了。”

    “不可能这么快的。”秦艽仔细看了看棋局,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秦艽一推桌面,打乱了棋局。“这局不算,我们重来。这次我要认真了,肯定不会再输了。”

    “你说呢?”楚慕然端起茶杯,用茶盖刮刮面上的茶沫。

    这边柳潇潇跟随侍从来到了颐华宫,在宫门口听见里面一阵嬉笑玩闹的声音。这个公主这么欢腾的。

    侍从停了下来。“姑娘,您自己进去吧。”

    “你不一起进去?”柳潇潇疑惑的问道。

    “姑娘有所不知,那里可不是奴才可以随便进去的。”侍从说道。

    “为什么?你们公主很可怕吗?那你还让我一个人进去,万一我出不来了怎么办?”柳潇潇一把拽住侍从的手臂。

    “姑娘多虑了,姑娘进去就知道。姑娘尽管放心进去,不会有事的。”侍从恭敬的说道。

    “真的不会有事?那你为什么不陪我一起去。”柳潇潇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姑娘,奴才可没有那个胆子,长宁宫可不是我们这些奴才能进入的。姑娘还是快些进去吧。”侍从摇头的说道。

    柳潇潇无法,只能心惊胆战的推开大门,里面的嬉闹声停了下来。

    柳潇潇一步一步的走进去,她接受着里面所有人的眼神洗礼。好怪异,柳潇潇内心讶异。

    “谁是长宁公主?”柳潇潇扫了一眼周围人。

    一个女子走上前来,“您是柳姑娘吧。”

    “是的,你是长宁公主?”柳潇潇怀疑的看向她,直觉告诉她,她应该不是公主,哪有公主这么客气的。而且气质也不像。

    “姑娘说笑了,奴婢春桃,只是一个小宫女罢了。”春桃笑道,“公主在那里。”春桃指着一个宫女服饰的女子说道。

    柳潇潇顺着春桃的手势,上下扫视着,“你确定?”柳潇潇话音刚落,只见从宫女身后探出来了一个小脑袋,警惕的看着柳潇潇。

    “不会她就是长宁公主吧。”柳潇潇惊讶的看着那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就和楚葵差不多大不过就十来岁的小女孩,。

    “没错,她就是长宁公主。只是公主殿下胆子比较小,一见到生人就会害怕,还望姑娘可以理解。”

    “太过分了。”柳潇潇怒气冲冲的一跺脚,转身就快步走出颐华宫。只留下一室茫然。

    柳潇潇怒气冲冲的走到御书房,门口的小太监慌忙拦住她,“姑娘,您不能进去。”

    柳潇潇一把推开他们,“走开,”用力的推开御书房的大门。

    柳潇潇快步朝着秦艽和楚慕然走进,小太监跟着阻拦着柳潇潇,因着楚慕然的关系,他们又不敢伤到柳潇潇。

    小太监慌张的看着秦艽。

    “你退下吧。”秦艽说道。一派高冷帝王的做派,和刚刚与楚慕然斗嘴时的样子完不同。

    “是。”小太监低头弯腰退出,顺便还把门带上了。

    “阿潇,你这样成何体统。你还有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了。”楚慕然语气平淡的说道。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过。”柳潇潇脱口而出。

    秦艽认为自己这个皇帝做的太失败了,竟然毫无威慑力。秦艽摸摸尴尬的摸着自己的鼻子。“你们俩吵架归吵架,能不能不要带上我。”

    “说的就是你,你还有没有人性了,你妹妹才多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把她嫁出去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妹妹的年龄就和他女儿差不多大了。”柳潇潇劈头盖脸的就对着秦艽一顿骂。

    放眼整个秦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待秦艽不敬,也就只有柳潇潇了。

    其实,秦艽还是比较是欣赏柳潇潇的真性情,敢爱敢恨。不像某些官员,表面上尊敬他,表现的忠心耿耿的,其实背地里都想插他一刀。说到底还是楚慕然把她保护的太好了。

    秦艽自觉还是闭口不言,最为明智。他直觉如果他反驳的话,她只会骂的更狠。而楚慕然这个没良心的只会选择冷眼旁观的看好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