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生辰礼物
    秦婉兮开始打哈欠了。作为新娘子的秦婉兮,很早就被抓起来打扮,再加上一系列礼节,别说她还是一个孩子,就是柳潇潇都感觉吃不消了。所以,秦婉兮开始犯困了。

    “好了,很晚了,你们两个该去休息了哦。太晚睡会长不高的哦。”柳潇潇对着清嘉和楚葵说道。

    久别重逢,清嘉还是很亢奋的,但是柳潇潇的话,他还是会听的,他依依不舍道,“会不会我这是在做梦,等我明天一觉起来,柳姐姐你就不见了。”

    “不会的,我和你保证,等你睡醒,我还在。我们拉钩。”柳潇潇伸出小拇指。

    清嘉用小拇指勾上柳潇潇的手。“拉钩上吊一百年,谁骗人谁就是小狗。”柳潇潇的头碰上清嘉的头。“好了,你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吧。”

    柳潇潇让下人带清嘉和楚葵回去休息。送走了他们,柳潇潇往香炉中加了一些安神香,让秦婉兮睡得安稳些。

    这时门外传来侍女请安的声音。“参见王爷。”

    “你们都下去。”慕容烨说道。

    “是。”侍女都躬(身shen)退下。

    慕容烨慕容烨来了,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柳潇潇疑惑着。秦婉兮吓得瞬间清醒了,“怎么办”秦婉兮拽着柳潇潇的衣袖紧张的问道。

    “没事,你好好休息,交给我就好。”柳潇潇趁着秦婉兮不注意扎了她一针,秦婉兮睡了过去。柳潇潇给秦婉兮盖好被子。“做个好梦吧。”

    柳潇潇走到蜡烛旁边,吹灭了蜡烛。慕容烨看见突然熄灭的蜡烛心中明白几分。他还是忍不住走到门口,敲了几下门。

    柳潇潇站在门口直嘀咕,他怎么还不走,她都把蜡烛吹灭了,他难道还不懂吗

    “我进来了。”慕容烨准备推门。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小兮睡着了,有什么事(情qing)明天在说吧。”柳潇潇打开门,被门外的冷风吹得打了一个冷颤。腊月的天气果然不同凡响,太冷了。

    慕容烨皱了一下眉头,“你不打算让我进去说。”说着便抬脚,准备进屋。柳潇潇一看(情qing)况不好,柳潇潇推着慕容烨,自己也出了屋子,顺带把门带的好好的。

    “就在这说吧,万一吵醒她就不好了。”柳潇潇被腊月的寒风吹得抱住了自己的胳膊,来取暖。早知道就多穿点在出来了,太冷了。柳潇潇心中抱怨着。

    慕容烨心中浮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是不信任他,把他当成什么人了。慕容烨解下(身shen)上的黑色大氅,披到了柳潇潇的(身shen)上,细心的为她系好带子。“夜里风寒,小心着凉。”他(身shen)上早就不是新郎的那(身shen)红装了,而是他平常所穿的衣饰。

    柳潇潇感受着大氅带来的温暖,上面还带着他的体温,在这寒夜为她驱散这寒意。这是这些(日ri)子以来,他们第一次这样正面相处聊天。

    “那你不冷吗”柳潇潇说完就后悔了,这是什么鬼问题,难不成还要还给他。

    慕容烨笑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才不是,我就随口一问。”柳潇潇辩解。慕容烨笑而不语。本来他想了好几天,想了无数要说的话,他在书房发了一下午呆,想着之后。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可真见到她却也一句也说不出来,就这么看着她也好。

    柳潇潇发觉慕容烨盯着她,“你盯着我做什么”柳潇潇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视线,看着夜空。

    “我想把我缺的都补回来。”慕容烨看着柳潇潇侧脸说道。柳潇潇忽觉的无法接话。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冬(日ri)的初雪解救了她,柳潇潇兴奋的说道,“下雪了。”柳潇潇跑到院子中间转着圈,伸手去接。

    空中飘着雪花,小小的白羽毛,又像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晶莹的小雪花落在手掌心上,看上去是透明的,慢慢地,它融化了。每一场冬雪,无论是初雪还是来势浩((荡dang)dang)的瑞雪,也不管过去多少年,见到雪柳潇潇都会很开心。雪每年都能看到了,可是每次初雪都会令人有激动的感觉。

    “慕容烨,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ri)子吗”柳潇潇接着空中落下的雪,冲着慕容烨喊道。

    “你的生辰”慕容烨说道。一直注意着寻仙楼的他,怎会不知道这些。

    柳潇潇惊了,她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她貌似没有和他说过吧。“梁大哥告诉你的”除了梁洛明,她想不到别人了,因为她只和他一个人提过。但是他们有交集吗

    柳潇潇不知道的是,因为慕容烨要娶秦婉兮之事,梁洛明曾经闯过王府,大不敬的冒犯慕容烨,差点被侍卫乱棍打死。要不是白幕及时赶到。现在的梁洛明估计不死也残,但是也养了好几个月的伤。

    白幕不明白为什么梁洛明为什么会反应如此之大,他甚至猜测过梁洛明是因为喜欢柳潇潇才会有如此过激的行为。他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要救他,还给他送上好的药材,这不是等于救了一个(情qing)敌。

    后来他仔细想想也就想通了,柳潇潇重(情qing)义,如果梁洛明因为她的原因死在烨王府。无论王爷是否有心还是无意,王爷都脱不了干系。柳潇潇自然会恨上王爷。王爷一定不愿意这种事(情qing)发生,所以才会救下梁洛明。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慕容烨说道。

    “是吗那我有生辰礼物吗”柳潇潇期待的问道。

    “你想要什么礼物”

    “嗯,知道都不给我准备礼物。我想要,那不就没意思了吗没有惊喜。”柳潇潇失望的说道。

    慕容烨勾唇,“那我把自己送给你可好。”

    柳潇潇嫌弃道,“我可养不起一个大活人。”

    慕容烨一直手背在(身shen)后,带着浅笑,慢慢走进柳潇潇,在柳潇潇面前停下,他用手拂下柳潇潇头上飘落在上面的雪花。背在(身shen)后的拿着(身shen)前,“我把它送给你可好”

    是一把檀木梳,上面雕刻着精致的柳叶图案。柳潇潇接过扇子,反复的看着,得出结论,它就是一把普通的扇子。柳潇潇颇为嫌弃的说道,“你这个王爷也太小气了些,一把梳子才值几个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