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我有一个好东西送给你
    “姑娘过誉了。”陆英红了耳朵,不知是冻得,还是害羞的。

    慕容烨来的很快,一来就看见柳潇潇蹲在那里玩着雪,双手冻得通红,小脸的也冻得红红的,他皱眉的走到她的身边。

    “天气这么凉,你怎么不进屋。”

    柳潇潇听见慕容烨的声音,开心的跑到慕容烨的身边,“慕容烨你来了啊,我给你看一个好东西。”

    柳潇潇兴奋的拉着慕容烨跑到刚刚她蹲下来的地方,柳潇潇指着地上的两个雪人小人偶。“看我捏的像不像?呐,那个大一点的是你,那个旁边的就是我了。你要是在晚来一会,我能把嘉儿和楚葵都捏出来。”

    其实那人偶捏的真的不怎么样,说难听点就是丑,根本就不能辨认出像谁,太抽象了。慕容烨握住柳潇潇冰凉的双手,“你的手太凉了,你要是不能好好照顾自己,下次就不让你出门了。”

    “哎呀,先不说我,是他要见你,他有话要和你单独说的。”柳潇潇抽出自己的手,将慕容烨推到陆英的面前。

    “王爷。”陆英低头行礼。

    慕容烨看了他一眼,说道,“跟我来吧。”慕容烨走了两步停下,转身对柳潇潇说道,“不许在玩雪了,回屋好好呆着。”

    柳潇潇冲着慕容烨做了一个鬼脸。算了,玩也玩够了。柳潇潇往屋里走着,元霜紧随其后。回到屋内,柳潇潇坐下来悠闲地喝着茶,目光时不时的扫向元霜。

    柳潇潇不紧不慢的喝完一杯茶后,才慢悠悠的开口。“元霜,我最后和你说一遍,如果你要是还想跟着我的话,就要做到只听我的,把慕容烨的话当耳旁风。你明白吗?

    你要是只听慕容烨的吩咐,我的话对你来说就是耳旁风,你以后就不要跟着我了,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你不用担心慕容烨会对你怎样。你跟着我,自然就是我的人,我给你顶着,他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是,奴婢明白。奴婢以后一定听从姑娘吩咐,绝不敢有任何忤逆。”元霜跪在柳潇潇身边。

    “你快起来吧,我不喜欢有人老跪我,我还没死呢。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儿膝下也有的。不要动不动就跪。”柳潇潇一边扶起元霜,一边说道。

    那边房间中,陆英跪在慕容烨面前,手中拿着一本册子恭敬的举着。“王爷,这个账本就是证据,这就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互相收受的铁证。还请王爷为家父伸冤。”

    慕容烨拿起账本翻了翻,“单凭这个,你父亲申不了冤,顶多切了他的一些爪牙,对于他而言,不会有丝毫影响。而你最后的底牌都抛了,你拿什么去和他斗。”

    “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陆英绝望的说道,他拼死护住的最后一丝希望,却被告知只是蚍蜉撼树。

    “有,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不然你是扳不倒他的。既然他能把太子大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推倒靖王头上,你这个他自然也能全部推倒别人身上。他太小心了,但是既然做了,那么有些事情自然是会留下蛛丝马迹。有些事,就看你有没有决心了?”

    “那草民该如何做,还请王爷明示?”

    “本王把你送到他身边去,至于你究竟能不能够取得他的信任,能不能成功收集到有利证据,这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一旦被发现你就难逃一死。你想好你能不能做到。”慕容烨冷淡的说道,就仿佛说着与他毫无干系的事情。

    “草民愿意一试,还请王爷帮忙。”陆英以头抢地,以示决心。

    “好,后续事情,本王会让白幕通知你。”慕容烨说完就率先走出房间。

    慕容烨推开柳潇潇房间的门,走了进去。柳潇潇转头看向他,“你们聊完了?聊什么,怎么这么快?你答应了帮忙了?”柳潇潇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没什么大事,就是要我帮他父亲伸冤。顺手就帮了。”慕容烨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就这么简单?”柳潇潇往嘴里塞了一口糕点。

    “不然你以为呢?”慕容烨看着柳潇潇说道。柳潇潇托腮想了想,“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能够引起朝堂内乱,掀起轩然大波的事情。结果,你却说的那么简单,倒是让我白白担忧了一场。”

    “你什么时候回去?还是现在跟我走?”慕容烨无奈的笑道。

    “不要,我才刚来,你怎么就让我走,要走你自己走,我才不跟你一起走呢。”柳潇潇打了一个哈欠,有些困了。

    “困了?”

    “有点。”柳潇潇又打了一个哈欠。

    “走吧,累了就去休息一会。”慕容烨拉着柳潇潇,走到里间的床边。柳潇潇也迷迷糊糊的跟他走。柳潇潇躺在床上没有多久就睡着了。慕容烨为她盖好被子就走出里间。

    “她跟你说什么了?”慕容烨问道。元霜一五一十的将柳潇潇的话中意思转诉了一遍。然后静待慕容烨的指示。

    慕容烨听完简单的说道,“按她说的做。”

    “是。”元霜恭敬的回答。

    慕容烨是放下手头处理的事情匆匆赶来的,现在他不得不匆匆离开寻仙楼。他也想多陪陪柳潇潇,可是这年关将至,发生的事情太多,有些事情必须要他亲自去处理。

    柳潇潇睡了一个时辰才醒来,柳潇潇在床上伸着懒腰。她看了一圈慕容烨不在。“元霜,你们家王爷呢?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王爷还有要事要处理就先行离去了,看姑娘睡得熟便也没有打扰姑娘,便让奴婢和姑娘说一声。”

    “哦,”柳潇潇失落的说道,“他最近很忙?”

    “奴婢不知。”元霜答道。

    “我知道了。”柳潇潇简单的梳理自己的头发。拉开门就看见秦婉兮和梁洛生正在院中玩的欢快。秦婉兮看见柳潇潇从房中出来,兴奋的挥舞着小手,柳潇潇走到她的身边。

    “姐姐,你看,小生哥哥堆得小兔子像不像,小生哥哥好厉害啊。”秦婉兮崇拜的说道。

    柳潇潇心里不得不承认,那个小兔子比她的人偶好太多了。“一个雪做的小兔子就把你收买了?还小生哥哥呢。”柳潇潇捏捏她的鼻子。

    “好了,你们玩吧。”柳潇潇对着身边的元霜吩咐道,“元霜帮我照看一下小兮。”

    “是。”元霜屈膝行礼答道。

    柳潇潇走进了梁仙儿的房间,柳潇潇为梁仙儿把完脉。梁仙儿问道,“孩子怎么样了?”

    “嗯,很健康,不用担心。”柳潇潇说道。

    “那就好。”梁仙儿慈爱的抚摸着肚子。忽然,梁仙儿激动的说道。“哎,他动了,他踢了我一下。”

    “是吗,我听听。”柳潇潇将耳朵贴在梁仙儿的肚子上,仔细的感受。“真的耶,他在踢我。”柳潇潇指着梁仙儿的肚子,兴奋的说道。

    柳潇潇不由得感叹,一个生命的形成真的是好奇妙。

    柳潇潇拿起桌上的小衣服,“仙儿姐姐,你真厉害,我就不会做这些针线活。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嗯,都好。我只希望他将来能够幸福安康就好。不要像我和他爹爹一样。”梁仙儿憧憬的说道。

    “那你给孩子取名字了吗?”柳潇潇问道。梁仙儿摇头。

    柳潇潇笑道,“我想到一个,如果是女孩的话,小名就叫她蜜儿好不好。甜甜蜜蜜的蜜,希望她的生活未来的每一天都是甜的。”

    “蜜儿,很好啊,就叫蜜儿了。那如果是个男孩呢?”梁仙儿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嗯,男孩的话,乐康怎么样?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柳潇潇想了一会说道。

    “君欣欣兮乐康,希望他快乐又安康。好名字,阿潇你真聪明,我就想不到这些。”梁仙儿说道。

    闲聊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吃过晚饭,她们也返回了烨王府。

    夜晚,夜深人静,柳潇潇刚刚睡下,慕容烨进了柳潇潇的房间。只有亲眼看见床上熟睡的人儿,他才安心。慕容烨走到她的床边坐下,为她盖好被子。

    柳潇潇并未熟睡,所以她感觉到有人在动她被子,她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摸着匕首说道。“谁?”因为上次七杀的事情,她真是害怕了。

    “潇儿,是我。”慕容烨说道。

    柳潇潇松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你怎么不出声。”

    “我怕吵醒你了。”

    “没事,我下午睡了一觉,所以现在并不是很困。”柳潇潇表示很大度的说道。“不过,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既然你来了,那本姑娘看你可怜,本姑娘的床分你一半。”

    “好啊,那谢谢你了。”慕容烨仿佛就为了等她这句话一般,也没有犹豫的脱了外衣就躺下。他顺手就将柳潇潇捞到怀里。

    柳潇潇在他怀中探出头来,问道,“你最近很忙吗?在忙什么啊?”

    “祭天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自然是有些忙。”慕容烨闭着眼睛说道。

    “祭天大典?什么是祭天大典?”

    “无非就是为了祈祷来年能够风调雨顺,衣食充足。”慕容烨解释道。

    “那我能不能去看看?我还从来都没见过祭天大典呢。”柳潇潇问道。

    “很无聊的,你不会喜欢的。”

    “我想去看看,你就带我去看看呗,阿烨,好不好吗?我保证就只是看看。”柳潇潇说道。

    “你叫我什么?”慕容烨敏感的捕捉道柳潇潇刚刚的叫法。

    “慕容烨?”

    “不是?刚刚那个。”慕容烨提醒道。

    “刚刚?”柳潇潇回想了一下,“阿烨?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没有,只是难得听见你没有连名带姓的叫我了。觉得有些意外。”

    “那我以后都叫你阿烨好不好?等你习惯了,就不会意外了。”柳潇潇笑道。

    “好啊,你叫什么都行。”慕容烨觉得每次只要和她在一起,心中就会有难得的平静。

    “阿烨。”

    “嗯。”

    “阿烨。”

    “嗯。”

    ······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一片一片的月光,温柔地洒落下来,洒在屋檐。

    第二天,等柳潇潇醒来时,慕容烨早已离开了。

    之后的某天上午,柳潇潇带着秦婉兮坐在亭子中喝茶,发呆打发时间。清嘉和楚葵还在上课,她又不好打扰。

    “姐姐,你已经叹了一上午的气了。哥哥说叹气容易老的。”秦婉兮忍不住说道。

    “好无聊啊,难道冬天就只能用睡觉,来打发时间了?”慕容烨在忙,柳潇潇也不好去打扰他。

    “姐姐,主要是你太闲了,哥哥说人如果太闲了是会闲出病来的。”秦婉兮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觉得,你该和嘉儿他们一样去读书了。我今晚就和阿烨说,明天就让你和楚葵一起学习。”柳潇潇说道。哥哥说,哥哥说。她怎么不知道秦艽这么能说。

    秦婉兮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行了,他们也快下课了,让元霜带你去找他们玩吧。”柳潇潇朝元霜眼神示意了一下,元霜点点头。都是差不大的孩子,总是能很快的就玩到一起的。

    秦婉兮走后,亭中就只剩下柳潇潇一人,她又开始托着腮叹气了。

    “哎,你一个人叹什么气。”慕容澈走过来问道。柳潇潇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慕容澈走到柳潇潇的身边坐下,“我有一个好东西送给你,你可以和九哥一起研究研究哦。”慕容澈笑的不怀好意的从怀里掏出两本小册子,递给柳潇潇。

    没办法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竟然都没有**,看来还需要他来帮一帮自家九哥。

    “什么东西?”柳潇潇接过小册子打开,面无表情的翻着。“这个就是你说的好东西?也不怎么样啊。”

    慕容澈看的也是目瞪口呆,这个和他想的怎么不一样。她难道不是应该面红耳赤,然后羞愧不已的骂他吗?怎么表情如此平静,这不和逻辑啊。“你难道不该有点其他反应?”

    “什么其他反应?”柳潇潇打了一个哈欠问道。

    “自然是女儿家应该有的表情了,比如害羞什么的。”慕容澈激动的说道。

    “可能你这太初级了,这在青楼就是启蒙。我那有珍藏版,你要不要看?”柳潇潇来了兴致,调笑的看着慕容澈。

    当初柳潇潇学媚术的时候去青楼带过一段时间,学到的东西也不少。一直帮着青楼里的姑娘们调养身体,美容养颜。后来青楼妈妈一高兴送她一箩筐的。

    她也看过不少,楚慕然认为她只有懂得多一些,以后才不会那么容易被男子三言两语就哄骗了。

    只不过后来被大师兄发现了,那些书被大师兄全给烧了,还把楚慕然训了一顿,责怪他给一个小女生看那种书,柳潇潇也只是偷偷的留了两本。

    “笑话,本王岂是那种人,本王怎么会看那些东西。”慕容澈环顾一周,凑近柳潇潇说道,“在哪?”

    “你等着,我去拿。”柳潇潇笑道。

    那边书房中,慕容烨总算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一些事情,总算有时间在过问一下柳潇潇的情况,“她现在在干嘛?”

    “嗯,柳姑娘和澈王爷在一起看,看······”白幕有些难以启齿。

    “看什么?”慕容烨皱眉,端起手边的茶水喝了一口。

    “春宫图。”白幕低头说道。

    慕容烨一听,将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里面的茶水都溅出了好多,足见其力气之大。“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白幕沉默低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