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梁洛明的伤
    苏子熙看见慕容烨端着拖盘进来,笑道,“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聊。”

    “阿烨,小白回来了吗”柳潇潇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银杏粥,看都没看慕容烨一眼。

    “没有,你想他了”慕容烨扶柳潇潇坐起来。

    “我还真有点想他呢,也不知道他在漠北怎么样了。”柳潇潇继续盯着银杏粥。“既然他没回来,那这个是谁做的”柳潇潇指着银杏粥,看向慕容烨。

    慕容烨端起粥,轻轻吹几下,准备喂她,“张嘴,小心烫。”

    柳潇潇仔细尝了尝,“确实不是小白做的,没他做的好吃。也就小白做的和我师兄有的一拼了。”

    慕容烨的脸色不好了,“不好吃就别吃了。”慕容烨拿开粥。

    “哎,别啊。凑合还是可以吃的。”柳潇潇急了。柳潇潇想到了一种可能,“阿烨,这个不会是你做的吧”

    “你不是不喜欢,我还是拿去扔了。”

    “不要,”柳潇潇抱住慕容烨。“阿烨,我错了,你做的真好吃。特别好吃。”

    “你刚刚不是说,不如白石做的好吃。”

    “你听错了。我是说他做的没你做的好吃。我一定会把他都吃光的。”

    “真的”

    “当然,看我真挚的眼神。”柳潇潇眨着眼睛看着慕容烨。

    慕容烨也不逗她了,让她好好吃点东西。毕竟已经三、四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皇宫御书房,慕容凛看着苏子熙的信,整个人都开始不好。

    信上清楚的写着,“柳潇潇乃是无殇谷下一任谷主柳云舒。如今她受到此等危险,还望皇上早(日ri)查明真相,好给灵枢阁一个交代,子熙也好给无殇谷一个交代。

    还有柳云舒在晋国期间,还望皇上能够多加照拂。我们不希望同样的事(情qing)再次发生。前车之鉴,还请皇上明鉴。”

    柳潇潇竟是无殇谷之人,原以为她最多只是灵枢阁的人。“前车之鉴,好一个苏子熙,他竟然敢威胁朕。”

    “皇上息怒。”高守良弯腰。

    “高守良,你怎么看”慕容凛随口问道。

    “皇上息怒,老奴以为这不是什么坏事。”高守良说道。

    “接着说。”

    “这烨王爷与柳姑娘的关系,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而无殇谷的规矩天下皆知,这就说明柳姑娘是不能嫁人皇室,柳姑娘不可能明知故犯。”

    “若柳姑娘只是楚慕然的妹妹,我们或许还会有几分担忧。现在老奴觉得我们完全不必担忧。”

    “烨王爷要是想要娶她就必然要脱离皇室,到时候烨王爷手中的兵权自然是要交还,这与太子而言是如虎添翼。”

    “要么就是柳姑娘脱离无殇谷,可这无殇谷的规矩就是要想脱离,就必须断经脉九死一生。老奴看这烨王爷肯定受不了柳姑娘受那种苦。”

    “就算柳姑娘活着成功的脱离了无殇谷。她就算是废了,不能在为别人诊治。但她脑子里的医书知识还在。总会有那么点用处的。”

    “再说,她现在化名柳潇潇就说明她并不想别人知道她的真实(身shen)份。她虽然出了事,却好在有惊无险。她们不会太过追究。”

    “柳姑娘那天拼死救治太子(殿dian)下,老奴想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希望皇上迁怒于烨王爷。想来她是知道祭天大典是烨王爷负责的。”

    “既然她不想皇上迁怒烨王爷,我们何不做个顺水人(情qing)。本来皇上您就没打算迁怒烨王爷。这件事(情qing)就交给别人查去,可以说是让烨王爷避嫌,外人也不会说什么。”

    不得不说,高守良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绝对不是偶然。他跟随慕容凛几十年,他所说的也正是慕容凛心中所想的。

    “高守良,传令下去,让大理寺和刑部共同彻查此案,限期两个月。如果什么都查不来,就唯他们是问。”慕容凛将奏折往桌上一扔。

    “是,奴才这就去办。”高守良躬(身shen)退出御书房。

    在灵枢阁休养了几天,柳潇潇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你要走了”苏子熙说道。

    “对啊,你要是想我了,就来找我玩。”说着柳潇潇习惯(性xing)的去抱了抱苏子熙。

    “苏苏,马上就要过年了,你准备了什么新年礼物给我还有,我今年的生辰礼物你也没给我。”柳潇潇放开苏子熙朝他伸出手。

    “新年不是还没到你急什么再说了,你不是早就不过生辰了,还要什么生辰礼物。”苏子熙拍了一下柳潇潇的手。

    “嘶,苏苏你轻点,”柳潇潇甩甩手,“我不过生辰不代表我不会收礼物啊。”

    “你给冬灵准备了什么你还没把她追到手吗听说你前一段时间都不在灵枢阁,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在京中的。冬灵说你们在一起的哦,就没有发生点什么”柳潇潇凑近苏子熙八卦的笑着。

    “孤男寡女,荒郊野岭。月下谈心,**。你们的感(情qing)就没有质的飞跃”

    苏子熙一把拍开柳潇潇的脑袋。“听说你和安王不也是孤男寡女,荒郊野岭。你们就没有发生什么”苏子熙岔开不谈。

    “那不一样啊。他又不喜欢我,更何况他当时就只剩一口气了,都忙着救他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发生。”柳潇潇揉揉脑袋。

    “那可不一定,他要是对你没有一点感觉会豁出(性xing)命来救你”

    “他不可能会喜欢我的,都被我整的那么惨,还会喜欢我,又不是脑子不好。”柳潇潇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不过他说我救过他,还请过他吃过桂花糕,可是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确定他说的是你”

    “他都知道我手上有伤疤的事(情qing)了。可我真的不记得我救过一个皇子。”柳潇潇凝眉细细思索。

    “他知道你是云舒了”

    “他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承认。再说了,我现在手上又没有疤。”柳潇潇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其实仔细看的话,还是会发现那上面有轻微的疤痕。

    柳潇潇放下袖子,“冬灵什么时候过来我听说是星舒的那位病了,冬灵要照顾她。她也太大方了吧。还帮着照顾(情qing)敌,要是我啊,说不定就忍不住在药里放点毒。”

    苏子熙笑而不语,他知道柳潇潇也就说说而已,不过加点什么其他的药,恶作剧一下倒是有可能的。

    “赶紧和你家那位走吧,我的姑(奶nai)(奶nai)。这年底了,我都要忙死了,没空和你废话了。既然你这么闲,要不要考虑考虑留下来帮帮我。”

    “算了,我宁愿闲死,也不要累死。”柳潇潇看见走来的慕容烨,笑着跑到他(身shen)边,挽住他的手臂。

    柳潇潇回头,对苏子熙挥挥手,“苏苏,我走了。不要太想我哦。记得早点把冬灵娶回来,你们的新婚贺礼我都准备了好多年了,希望明年我可以送出去。还有要多陪陪媳妇,毕竟你是要和媳妇过一辈子的,不是和工作过一辈子的。”

    苏子熙无奈摇头。

    “阿烨,我们走吧。”柳潇潇笑看着慕容烨,“我们去寻仙楼好不好,我想吃梁大哥做的好吃的了。这几天天天都这么清淡都要馋死我了。”

    “听你的。”慕容烨拉上柳潇潇的手,笑着摸摸她的头。

    慕容烨扶着柳潇潇上了马车。

    “潇儿,你刚刚说,要多陪陪媳妇,毕竟是要和媳妇过一辈子的。你是不是在抱怨我前一段时间总在忙没时间陪你”

    “有吗”柳潇潇眼神闪躲着,“我说的是苏苏,你想多了。”

    “是吗”慕容烨挑眉,“可我怎么觉得最后一句话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没有,绝对不是。你要相信我。”柳潇潇傻笑着。

    慕容烨捧着柳潇潇的脸,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潇儿,对不起。”那个时候她肯定很害怕,可是他却不在她的(身shen)边。慕容烨很自责。

    柳潇潇勾上慕容烨的脖子,闭上眼睛,主动吻上他的唇。慕容烨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全部都被堵住了。慕容烨低头加深着深吻了下去,动作柔(爱ai)又强硬,带着歉意,像是要把她周(身shen)的寒意都吻散一样。

    慕容烨看着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柳潇潇,她现在的样子真的恨不得让人一口将她吃了。慕容烨叹了一口气,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我突然好想早点把你娶回家。”

    “为什么”柳潇潇懵懵懂懂的问道。

    “因为,我想做你夫君了。”

    “夫君”蓦然,柳潇潇脸突然红了,“慕容烨,你下流。我不理你了。”柳潇潇虽然未经人事,但总归是在青楼混迹过的人,有些事(情qing)她还是懂的。

    “我不想总让你等我,早点把这些事(情qing)解决。我就早点去无殇谷提亲,娶你为妻,可好”(身shen)处皇室,有意无意总会得罪一些人。慕容烨不希望柳潇潇在因皇室争斗而受伤了。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柳潇潇撇撇嘴。

    “那你还想嫁给谁”慕容烨笑道。

    “哼,天下好男儿又不只你一个。”柳潇潇说道。

    “可是你喜欢人只有我一个。”

    “阿烨,我发现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你都被慕容澈带坏了,你应该离他远点。”柳潇潇伸出手指戳戳慕容烨的脸颊。

    慕容烨握住柳潇潇的手指,笑道。“好,我离他远点。”

    “到了,我不跟你废话了。”柳潇潇抽出手,撩开车帘,跳下马车,直奔寻仙楼后院厨房。

    “梁大哥,我又来了,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柳潇潇人未到声先到。

    柳潇潇跑进厨房,环顾四周并没又发现梁洛明的(身shen)影,“梁大哥怎么不在”

    “阿潇梁老板病了。”柳潇潇经常混迹在厨房,这里的大厨都认识柳潇潇,“阿潇,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一点小伤,过一段时间就好。”柳潇潇摸着自己脸上的疤,满不在乎的说道。“周大哥,梁大哥怎么会病了”

    “好像是急火攻心,本来他的伤也才养的差不多,本就该平心静气的。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急,还有梁姑娘也急的动了胎气,差点早产。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问他们,他们什么也不说。哎”周大厨叹了一口气。

    “那梁大哥究竟受的什么伤”柳潇潇凝眉沉思。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好像是烨王府的人把他送回来的,回来的时候,他是满(身shen)伤痕,手都断了。还是烨王爷请了太医来为他诊治,用的听说都是上好的药材。不然估计梁老板的手都会废了。”周大厨想到那一幕,至今还是很唏嘘的。

    “那你知道是谁伤的他”

    “不知道,梁老板一直都不肯说是谁干的。阿潇你可以去问问烨王爷,他可能会知道是谁。”周大厨建议着。

    “好的,谢谢周大哥。我知道,我去看看他们。”柳潇潇冲他笑了一下就跑出厨房。

    柳潇潇在梁洛明的门外就能听见梁洛明一直都在咳嗽。

    “大哥,你怎么样了还是请大夫再来看看吧。”梁仙儿担忧的声音传来。

    “我没事,你才要好好注意(身shen)体,马上就快临盆了。赶紧回去休息,别让我的病传染到你就不好了。”梁洛明的声音很虚弱。

    “大哥,你不要担心了。阿潇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梁仙儿安慰着。

    “我当然没事啦。”柳潇潇推开门站在门口冲他们笑着。

    梁洛明和梁仙儿看见柳潇潇站在门,又惊又喜。“阿潇真的是你”

    柳潇潇走到他们(身shen)边,转了一圈,“当然是我了。一点事(情qing)都没有。”柳潇潇张开双臂让他们看的更加仔细一些。

    “太好了,你没事。”梁仙儿喜极而泣。

    “你受伤了,你脸上的伤严不严重”梁洛明捂着(胸xiong)口。

    “你们怎么都喜欢关心我的脸,不就一道疤。”

    “女儿家最重脸面的,你这样会不会留疤”梁仙儿心疼的抚上她的脸。“疼不疼”

    “早就不疼了。放心吧,不会留疤的,灵枢阁有那么多的上好药材,怎么会连一道疤都去不掉。”

    “阿潇,我听说你和安王一起掉落悬崖,那安王的(情qing)况怎么样了”梁仙儿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安安应该没事了吧。我也没有见过他了,应该是死不了的。”柳潇潇捏着下巴思索着,“仙儿姐姐你倒是提醒我了,这些天我倒是把他都给忘在脑后了。好歹他也救了我一命,找个机会我去看看他。”

    “好了,不说我了。让我来给你们把把脉。”柳潇潇豪气的撸着袖子。

    柳潇潇先给梁仙儿把过脉,“还好,没什么大事。回头我开服安胎药给你。”

    柳潇潇走了几步,就坐在梁洛明的(床chuang)边,仔细的检查着梁洛明的(身shen)体。新疾旧伤。“你能告诉我,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吗不要和我说是自己摔的,我是大夫,分得清是什么伤。”

    “真的没,咳咳,”梁洛明急的不停的咳嗽。柳潇潇拍着他的背,为他顺着气。

    “听说是阿烨的人送你回来的,你不说,我亲自去问他。”柳潇潇气鼓鼓的站起来。

    “阿潇,我说就是,你不要去问他了。”梁洛明实在无奈,“我就是那天在街上遇到一帮小混混,我就被他们打伤,幸好烨王爷经过才救了我一命,还请太医来为了治伤。”

    “阿烨,他说的都是真的”柳潇潇对着门口的人问道。梁洛明惊讶的看见慕容烨此刻就在门口看着他们。

    “自然是真的。阿潇。”梁洛明说道。

    “梁大哥我不是在问你,我是在问他。”柳潇潇指向门口站立的慕容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