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楚葵的身世
    “梁大哥我不是在问你,我是在问他。”柳潇潇指向门口站立的慕容烨。

    “假的。”慕容烨迈步踏进房间。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潇潇的眼神在慕容烨和梁洛明的(身shen)上流转。

    “他是被我府中的侍卫所伤。”慕容烨表(情qing)冷淡的说道,就像说着与他无关的事(情qing)一般。

    “啊”柳潇潇惊讶了,她知道烨王府的侍卫是不会无缘无故的伤人的。“为什么”

    “阿潇你别问了,都过去了。你看我不是没事吗”梁洛明虚弱一笑。

    “什么叫没事,大哥你不说我来说。”梁洛生手上端着药,脸上怒气冲冲。

    “小生。”梁洛明大声叫住,企图阻止梁洛生。

    “大哥,今天我就要说,你老是维护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好。”

    “她哪个她”柳潇潇疑惑的思索着,难道是梁大哥的心上人。

    “就是因为你。”梁洛生双眼通红的指着柳潇潇。

    “我”柳潇潇指了指自己,“和我有什么关系”柳潇潇是真懵了。难道梁大哥喜欢自己不会吧。

    “小生,别说了。”梁洛明挣扎的坐起(身shen)来。

    “继续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柳潇潇表(情qing)开始严肃了,她不觉得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为别人拼命。

    “当初大哥知道烨王爷要去联姻了,就去找烨王爷理论。可是人还没看到,就被拦下了。还被他们打伤。”

    “小生,其实都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对烨王爷不敬,就算被打死也是应该的。最后还是烨王爷出手相救的。”

    “可是他们根本也不能下手那么重。你听到她坠崖的消息当场就吐血晕倒了。你还在为她说话。”梁洛生敌意的看着柳潇潇。

    “真的是因为我为什么”柳潇潇盯着梁洛明,表(情qing)沉重。

    “我,”梁洛明根本就无法解释,他这么做都是因为柳潇潇就是他妹妹,就是这简单,可是他无法说出口。他只想她好好的就好了。

    “阿潇,其实大哥这么做,都是因为你是”梁仙儿忍不住开口。

    “都是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你不仅救了仙儿,于我而言是有莫大的恩(情qing)。你还与我小妹的年岁相仿,在你(身shen)上我总感觉你就像我妹妹还活着一般,我私下的早就将你当成我的亲妹妹。所以我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受委屈,可是我真的好没用,我可能是全天下最失败的哥哥了。”

    “不会啊,我觉得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做你妹妹一定很幸福,我突然很嫉妒你的那个妹妹了。她至少还有你这个哥哥念着她。我从小被遗弃,从来都没有感受过那种血脉至亲的那种(情qing)感。谢谢你为我做的那些。”

    “阿潇,其实,”梁仙儿看着梁洛明的样子有些急了,孕妇最忌(情qing)绪不稳。“哎呀,我的肚子好疼。”梁仙儿捂住肚子。

    “怎么了”柳潇潇急忙着过去扶住她。

    “疼。”梁仙儿叫了一句疼,随后就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梁洛明想要下(床chuang),奈何(身shen)体太虚弱了。

    “就是(情qing)绪不稳动了胎气。哎,这个孩子还真是命途多舛啊。”柳潇潇摇摇头。“梁大哥你别担心了,我送她去休息,给她扎几针就好了。”

    由于梁仙儿的晕倒,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回去的路上。

    “阿烨,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柳潇潇凝眉。

    “怎么了”慕容烨闭着眼睛假寐。

    “我总觉得梁大哥和仙儿姐姐有事瞒着我,而且是和我有关的事(情qing)。”柳潇潇纠结的咬着唇,有时候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准。

    “你觉得他们会伤害你吗”慕容烨睁开眼睛。

    柳潇潇摇头,“可是我觉得他们对我太好了。而且我见到他们的时候,都有一种亲切感,那是我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

    和他们在一起,就好像他们真的是我的家人一样。看见他们的相处,我想家人之间的相处无非也就是那样。”

    慕容烨将柳潇潇紧紧的抱在怀里,无声的安慰着她。有时候有些话是可以不用说出口也可以明白的。

    等到他们回到烨王府。清嘉他们围着柳潇潇好一阵问候。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柳潇潇才能找到理由打发他们回去休息。

    柳潇潇见楚葵还站在那里不动。“你怎么了还不回去休息,小孩子睡眠不足是会长不高的。”

    “我想和你一起睡,可以吗”楚葵(欲yu)言又止的看着柳潇潇。

    “啊”柳潇潇忽然搞不懂楚葵此刻的想法,但还是同意了,“可以啊。”

    “我也要和你一起睡。”秦婉兮拉拉柳潇潇的衣服。

    柳潇潇看了看楚葵纠结的表(情qing),蹲下来对秦婉兮说道,“小兮,明天我再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我们三个可以一起睡的啊,我的(床chuang)很大的。”秦婉兮很认真的看着柳潇潇。

    柳潇潇知道楚葵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这个要求,“小兮,这是楚葵先提出的,做事得有先来后到,对不对。明天晚上我们再在一起睡好不好”

    “那好吧。那明天你一定要陪我,我们拉钩。”秦婉兮伸出手指,柳潇潇笑着勾上手指,“骗人是小狗。”

    柳潇潇和楚葵躺在(床chuang)上,都没有睡意。柳潇潇倒也不急,她总会开口的。就在柳潇潇等着都以为楚葵是不是已经睡着了,而自己也昏昏(欲yu)睡时。楚葵开口了。

    “其实,王爷不是我爹爹。”

    “哦,原来王爷不是,”柳潇潇突然一下子惊醒,“什么他不是你爹爹”柳潇潇惊讶的看向楚葵的方向。

    “你很惊讶对吧。”

    废话,是个人都会惊讶。柳潇潇心中说道。“那你爹娘呢”

    “他们都死了。”黑夜很好的掩盖了楚葵的表(情qing)。

    “对不起。”

    “没关系,都过去了。我爹娘都是孤儿,他们从小都是在乞丐窝里长大的,患难结下的(情qing)谊最为真挚。后来机缘巧合,他们一起跟随了烨王爷入了军营。一起出生入死,感(情qing)就更为深刻。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亲了,后来有了我。

    我爹在战场几番以命相搏,成了烨王爷手下的副将,王爷也很器重他。后来一次战役,我爹为了保护粮草,与敌人殊死搏斗。粮草保住了,可是我爹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娘亲哭的伤心(欲yu)绝,她就在我爹的灵堂前自尽了。”

    柳潇潇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她不忍心的抱紧楚葵。“别说了,都过去了。”

    楚葵哽咽的说道,“娘亲就这么一走了之,抛弃了我。娘亲很(爱ai)爹爹,她受不了爹爹离开的事实。难道她就没有想过我吗她难道不知道,她一走,我在这世上连最后的亲人都没了。”

    “你还有王爷爹爹,他对你很好的,你还有嘉儿啊,他是真心拿你当姐姐的。还记得当时第一次聊天时,他跟我哭诉,说爹爹只喜欢姐姐不喜欢他。多傻的一个孩子。”柳潇潇安慰着。

    “可是,我们差一点都失去了他。差一点,嘉儿就会和我有一样的遭遇了。”

    “为什么”柳潇潇这下是真的懵了。

    “听小皇叔说,爹爹知道你可能掉下悬崖之后,说是你在等着他救你,也要跟着一起跳。要不是小皇叔拦着,此刻的爹爹怕是已经跳下去,恐怕也是生死未定。”

    “他怎么那么笨,不要命了。简直就是蠢死了。”柳潇潇低声骂着。

    楚葵拉着柳潇潇的手,“我和你说这些,不是让你同(情qing)我的。我只是希望,以后如果你们一方出了意外,另一方无论有多难过,都能不能选择好好活下去。

    嘉儿是把你当成娘亲一样看待的,如果你们两个都同时离开了他,他会很难过的。那种痛苦,真的很难受的。”

    “那你呢你会不会很难过”柳潇潇紧紧的握住楚葵的手。

    “我,我,”她当然会难过。

    “好了,”柳潇潇没有继续为难她,她将小小的楚葵抱住。“你既然叫阿烨一声爹爹,那我勉为其难的接受你叫我一声娘亲好了。反正也多了嘉儿那么个儿子,我也不介意再多一个女儿的。轻轻松松的就儿女双全了,我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捡了一个便宜儿子,白送一个便宜老爹,现在我又多了一个女儿。所以说好人还是有好报的。以后说不定你也能捡回来一个便宜夫君。”

    “你脸皮真厚,我才不要呢。”楚葵破涕为笑。

    “不要什么呢”柳潇潇调笑着,“是不要认我这个娘亲呢,还是不要捡回来一个便宜夫君呢”

    “我不跟你说了。”楚葵翻了一个(身shen)将背对着柳潇潇。

    柳潇潇也不在意,继续笑道。“不管你认不认,你的娘亲我是当定了。迟早你要叫我一声娘亲的。”

    “那就等爹爹娶了你的时候再说。”楚葵背对着柳潇潇也笑了。

    “楚楚,我叫你楚楚好不好这样显得我们亲近些,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柳潇潇自顾自自说着,也不管楚葵会不会反驳,反正反驳也是无效的。

    “随便你,反正我是不会叫你娘亲的。”

    “我叫你楚楚,你也可以叫我名字啊。你叫我娘亲,我还不乐意呢,都把叫老了。明明我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花季的年华。”柳潇潇闭着眼睛,一脸的浮想联翩。

    “潇潇”楚葵尝试的叫了一声。

    “你还真叫啊。怎么的不也应该像嘉儿和小兮那般叫我一声姐姐吧。”柳潇潇撇撇嘴。

    “是你说可以叫名字的啊,这么快就反悔了。食言而肥可不好。”

    “我,谁说我食言了。我只是说你可以叫,只是客(套tao)客(套tao),谁让你上竿爬的。”柳潇潇辩解着。

    “你给了竿子,我怎么能不爬,不然岂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楚葵憋着笑。

    “好啊,你个小丫头片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柳潇潇撸起袖子,摩拳擦掌,“我新仇旧账一起算,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你想干嘛”楚葵刚转(身shen),就被柳潇潇挠着胳肢窝。“哈哈,好痒,不要啊。”

    “乖乖叫我一声姐姐,我就放过你。”柳潇潇手上的动作不停。

    “哈哈哈,我才不要呢。你快停手。我要还手了。”楚葵往墙角缩着,躲避着柳潇潇的手。

    “哈哈,你倒是还手啊,就你那小胳膊小腿还斗得过我。”

    “你以大欺小。”

    “我就是以大欺小怎么了,哈哈,你来打我啊。”

    屋子里面嬉闹成一团。屋外慕容烨听见里面的笑闹声,也无声的勾起唇角。或许,这就是那丫头自(身shen)的魅力吧。只要慢慢的了解了她,就会不自觉的想要靠近她。

    时间就在这打打闹闹中流逝,离除夕的(日ri)子越来越近了。而柳潇潇脸色不怎么好,起源于柳潇潇得知,她要去参加三天后慕容凛的举办的除夕宫宴。

    “姐姐,你为什么不想去宫宴”秦婉兮问道。

    “那什么破宫宴有什么好参加的,规矩多,还吃不饱。”柳潇潇气鼓鼓的说着。“他怎么玩不就好了,还什么普天同庆。还点名让我去。”

    “那是因为你救了太子哥哥,皇帝伯伯想要感谢你。”清嘉解释着。

    “还有因为你是那个什么丞相的妹妹,他好像还蛮厉害的,皇帝伯伯主要是给他面子。”楚葵补了一句。

    “你不说实话会死吗”柳潇潇翻着白眼。

    这时一个小丫鬟走进来在元霜耳边耳语了几句。元霜点点头,然后走到柳潇潇(身shen)边。“姑娘,有一个叫杨川柏的人想见你。”

    “杨川柏谁啊,我不认识。不见不见。”柳潇潇撑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着。

    “他说见不到姑娘就不走了。”元霜低头恭敬的说着。

    “那他有说见我是为了什么事(情qing)”柳潇潇眼皮都没抬一下。

    “说是为了拜姑娘为师。他说,姑娘要是不愿收他为徒,他就长跪不起,以示决心。他现在还在那跪着。”

    “拜师我不收徒弟的,麻烦。”柳潇潇一只手转着杯子,冷笑一声。“长跪不起,他这是打算威胁我吗他喜欢跪就让他跪着好了。”

    “这样会不会太狠了。”秦婉兮不忍心。

    “也是,元霜你看看时间,他要是跪个个把时辰还不走,就直接打晕送回去。告诉他,我不收徒弟,让死了那条心。”

    “是。”元霜弯腰退出。

    “柳姐姐,人家一心来拜师,你为何见都不见一面,就直接拒绝。多少给点机会吧。”清嘉想到了自己那失败的拜师之路,不免对他有些同(情qing)。

    “我又不认识他。难不成是个人来向我拜师,我就要收他为徒,那我还不得累死。他要真想学,去灵枢阁求教不就好了。收徒不是说收就随便收的,你得教他,你得对他负责。”

    “说白了,你就是懒呗。”楚葵说话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楚楚,你不拆我台,我们还能好好的做朋友。”柳潇潇看着楚葵。

    “潇潇,你不是已经习惯了。”楚葵笑道。“对了,宫宴还会有些表演,你想好表演什么节目吗”

    “什么还要表演节目,逗我玩吗”柳潇潇惊讶的大叫出来。“我不去了,不去了。没意思,没意思。”

    “也不一定,据以往的经验来看,难免不会有人故意刁难你。说是想见识见识你的特长,说白了就是想看你出丑。准备一下,总是有备无患的。”楚葵耐心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