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熟悉的感觉
    “宫里人就是麻烦,弯弯绕绕,勾心斗角。我要是在这里过一辈子,我可能会疯掉吧。”

    “你怕什么,不是还有爹爹护着你。你就是一无是处,爹爹也喜欢你。”

    “那是。”柳潇潇眯着眼睛笑着。楚葵他们看着柳潇潇的样子都偷偷地笑着,柳潇潇也不与他们计较。

    楚葵想着,爹爹会喜欢她,或许就是她与宫中的那些人不一样吧。没有算计,没有做作。为人坦率,大大方方的,喜欢就是喜欢,也不扭扭捏捏的,不用太过费心思的去猜测她的心思。

    烨王府的书房中。

    “陆英那边情况如何了?”慕容烨看着手中的信件。

    “回禀王爷,陆英已经顺利混到他府中了,但是要是让他信任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白幕抱拳弯腰答道。

    “潇儿的遇刺和他有没有关系?”

    “这个还没有十足把握明和他有关,但是从陆英那传来的消息,是他派出了一队人,折损了一些人回来。应该脱不了关系。据我们所知的,刺杀柳姑娘和刺杀太子的应该是两拨人。”

    “看来本王的这些好侄子们都挺闲的。主意都打到本王头上了。”慕容烨目光冷然,浑身散发着一股杀气。

    “大理寺和刑部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他们做的太不留痕迹了,大理寺和刑部都很头疼。”

    “那就送点痕迹给他们,不能让他们太闲着。”慕容烨漫不经心的着。

    “是,属下明白。”

    三天后,柳潇潇百无聊赖的站在御花园中。这都冬季了,御花园显得有些荒凉。只有那腊梅点缀着御花园,给御花园增添一抹颜色。

    慕容烨带着清嘉和楚葵去拜见皇后了,秦婉兮身为名义上的王妃自然是要一同前往。柳潇潇实在不想去那无聊的寒暄,而且她觉得会很尴尬,死活愿意娶。所以慕容烨只好让她御花园等着。

    柳潇潇闲的无聊,站在腊梅树旁,开始“辣手摧花”了。柳潇潇折下一枝腊梅树枝,拿在手中把玩。

    远处一个男子看着柳潇潇的眼神,明显的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稍后他整了整自己的衣冠,自认为完美无缺之后,慢慢的走到柳潇潇身边。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柳潇潇抬头看向男子,不明所以。他在干嘛。柳潇潇心中默问着。

    “这梅花和姑娘很配。”男子笑意盈盈的看着柳潇潇。柳潇潇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是在和她话吗,她这是在夸她和别的凡人不一样,气质独特吗?姑且就当他是在夸自己吧。柳潇潇还是没有话。

    男子继续锲而不舍的道,“姑娘何故一人在此?”

    “你在跟我话?”柳潇潇问道。

    “姑娘笑了,这里并无旁人,自然是在与姑娘话了。”男子的脸色有了片刻的僵硬。

    “哦,等人。”柳潇潇总觉得他哪里怪怪的,不愿与他做过多的交流。

    “姑娘可是柳潇潇,柳姑娘?”

    “我是,有事吗?”柳潇潇对于他知晓的她是谁,虽然心中讶异,但是面上还是不显露半分,依旧冷淡着。看来是有目的的接近她了。

    对于柳潇潇的冷淡,男子的故意忽视。“王叫慕容辰,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哦,辰王折煞民女了,我怎么敢指教辰王。”柳潇潇笑了笑。

    慕容辰拿出一个铁盒,“这是生肌膏,王精心准备送于姑娘的礼物,本打算亲自送去九皇叔府上,没想到倒是在这里先碰到了,还请姑娘不嫌弃。”

    柳潇潇拿过,打开盖子,放在鼻下轻轻闻了闻。“确实是好药。”但是不特殊,她用的药比这个更好。

    柳潇潇盖上盖子。“辰王是嫌我长得丑,还是,我脸上的疤已经见不得人了?”

    “柳姑娘误会了,王只是想着女为悦己者容,没有女子不希望自己好看。绝对没有嫌弃姑娘的意思。”

    柳潇潇笑道,“我开个玩笑,辰王怎么如此当真。”柳潇潇将药膏递回给慕容辰,“我师兄从就教导我一句话,叫无功不受禄。这个我是自然不能收的。”

    柳潇潇见他不拿,直接就放到他的手中。慕容辰握住柳潇潇的手,“姑娘怎么能是无功?姑娘救了王的二哥,这就是有功。”

    柳潇潇假笑,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是我应该做的,算不上什么功。”

    慕容辰怅然若失的看着柳潇潇抽回的手,手还真是嫩啊。“柳姑娘过谦了,若是没有你,二哥不定早已命丧黄泉了。之前萱阳曾无意得罪了姑娘,王来为她代为赔罪了。这就当赔罪的礼物,柳姑娘总可以收下了吧。”

    “萱阳?谁是萱阳?”柳潇潇是真的一时想不起来萱阳是谁了。

    慕容辰的脸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勉强保持微笑。“柳姑娘还真是不记仇。萱阳就是之前在御花园,无意得罪了柳姑娘,后柳姑娘让她去佛堂抄佛经。姑娘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经慕容辰一提醒,柳潇潇想起了就是那个和她抢秋千还出言不逊的人。“哦,你她啊。那就更不用。不知道她的佛经抄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修身养性,悟出些什么。”

    “萱阳已自知无礼,那些日子还是有所悟的。”慕容辰低头的目光闪现一丝狠厉。

    “柳潇潇。”一道声音从柳潇潇身后传来,打破了他们的聊天。

    柳潇潇转头看见是坐在轮椅上的慕容安,笑着打招呼,“安安。”她丢下慕容辰就跑到慕容安身边。相比意味不明的慕容辰,柳潇潇还是更倾向于慕容安。

    “安安,你怎么这样了。”柳潇潇忍着笑。

    “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慕容安瞪着她。“你对救命恩人好歹要有点尊重吧。你这样我心都寒了。”

    慕容辰看着他们有有笑,果然女人都是看脸的。还以为柳潇潇能有什么不同,却原来也是这样肤浅。

    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所生的孩子,一样的低贱,靠着脸蛋搔首弄姿。光有脸蛋有什么用,不还是进了冷宫,死的悄无声息。父皇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慕容辰重新挂上脸,走到他们身边,“老四,柳姑娘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没想到你们都这般相熟了。”

    “三哥,你笑了,我怎么会与她相熟,我只是她的救命恩人。就这么简单。”慕容安反驳着。

    “安安,话不能这么,不管怎么我们也是一起历经过生死的人,这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不要这么急的撇清关系。”柳潇潇笑着朝他眨着眼睛。

    “对了,三哥我刚刚看见萱阳好像在急着找你,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你要不要去看看?”

    “柳姑娘,那王先行离开,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哪里哪里,辰王赶紧去看看吧,万一真有什么急事就不好了。”柳潇潇很是大方的点头。

    “多谢柳姑娘谅解。”完慕容辰就离开了。

    “哎,之前太子大婚的时候,我好像没见过他。”柳潇潇在脑海中回想着。

    “之前二哥大婚的时候,他病了,没去。你以后少和他接触一些,他和我可不一样。”慕容安看着慕容辰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柳潇潇蹲下来,趴在轮椅扶手上,笑看着慕容安,“那你们哪不一样?”

    那个笑容看着慕容安有一瞬间的晃神,那种熟悉感再次扑面而来,仿佛要与记忆中的某一幕重合。

    慕容安很快就收回神思,“我是风流,但是不下流。他不一样,他是纯下流。”

    “你这是在背后他坏话吗?这样是不对哦。”

    “我跟你正经的,到时候吃亏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慕容安别过头,不去看柳潇潇的笑脸。她真的不是他要找的人吗?

    “我知道了,他是不怀好意,我以后一定躲他躲得远远的。他刚刚还摸我手来着,原来是真的想占我便宜。”

    “他真的占了你的便宜?”慕容安皱眉的看着柳潇潇。

    随后他补了一句。“那他也太不挑食了。饥不择食也不至于选你这样的啊。”

    “慕容安,你找死啊。”柳潇潇炸毛了。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伤害我。”慕容安有恃无恐的看着柳潇潇。气得柳潇潇直磨牙。恨不得咬他一口。

    慕容安的得意的看天,半天都没听见柳潇潇的动静,觉得不太对劲,他低头看着柳潇潇正花痴着看向远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一个白衣男子站在池塘边,风姿绰约。

    慕容安伸手挡住柳潇潇的视线,柳潇潇拉下慕容安的手,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柳潇潇视线不离白衣男子,用手戳着慕容安。

    “哎,他又是谁?之前太子大婚没见他,不会也是病了吧?”

    “他是我大哥慕容轩。一直都在自己的封地,非有诏不得入京。”慕容安看着他的目光也变得深沉了些。“有我好看吗?”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比你好看太多了,就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柳潇潇捧着脸,盯着他继续花痴着。

    “这话,你敢不敢当着九皇叔的面再一遍。”慕容安看见不远处的慕容烨,而某人还“沉迷于”美色无法自拔呢。

    “有什么不敢,就是他在我面前,我也敢。你大哥就是我喜欢的类型。”柳潇潇盯着不远处的慕容轩,视线都舍不得移开。完全没有发现身边的低气压。

    秦婉兮跑到她的身边,她也没有注意,秦婉兮拽拽柳潇潇的衣服。好可怕的感觉,兮害怕了。秦婉兮怯生生的看着慕容烨。

    “哎呀,别拽我。让我在看一会,等会人走了就看不到了。”柳潇潇看着慕容轩和一个内侍交流几句,就跟着那个内侍离开了。柳潇潇失落的收回视线。“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潇儿,要不要我把人叫来,让你看个够?”

    “好啊,好啊。”柳潇潇抬头,愣住了。柳潇潇一脸的你什么时候来的表情。楚葵真想扶额,没救了,现在才发现。

    “嘿嘿,不用了不用了。我突然发现我看够了。”柳潇潇心虚的改口。她声的抱怨着慕容安,“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

    “怎么没有提醒,是你自己忽视我们的,拉都拉不动你。”慕容安故作委屈摊手。

    “你喜欢的类型?”慕容烨笑看着柳潇潇,柳潇潇怎么都感觉这个笑容是那般的让人毛骨悚然。

    好汉不吃眼前亏,该低头时就低头。柳潇潇讨好的笑着,跑过去抱住慕容烨的胳膊。“他是我喜欢的类型,但你是我喜欢的人。”慕容烨很满意柳潇潇的话。

    “啧啧啧,”慕容安直感叹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他长得好看,你还没看够。”慕容烨接着抛出一个问题。

    “再好看也没你好看。我看你就好,其他人在你面前绝对是黯然失色。”柳潇潇已经毫无节操了。

    “咳咳,”慕容安忍不住的咳了几声,示意一下,“我们还在这里,当着孩子们的面,你们能不能稍微克制一点。”

    慕容安看见他们如此亲密,他的心里觉得很不舒服。慕容安此刻的心中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中悄悄发芽,马上就要破土而出了。又是这种让他不受控制的感觉。

    柳潇潇吐了吐舌头,做着鬼脸“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我们一家人走咯,不管你了。”

    慕容烨听到“一家人”时,他很开心,瞬间什么气都消了。

    “哎,柳潇潇你不能这样,忘恩负义是不对的。”慕容安提醒着柳潇潇。

    “哈哈,那你也赶紧找一个能够和你不离不弃的人啊。不要去找那些什么花花蝴蝶,那么多喜欢你的外表有什么用。还不如一个真心爱你,真正关心你的人。

    你看看瑞王爷和瑞王妃的感情,那才叫人羡慕呢。彼此都是那般不离不弃,患难过后反而更加珍惜彼此的在一起的时光。”

    “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找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吧。”慕容安无所谓。他现在只想找到云舒。

    “只要用心你就会慢慢找到的。用花言巧语的虚假换来的也只是虚假的感情,有意义吗?”柳潇潇挽着慕容烨手臂,摇摇头。慕容安开始陷入沉思。

    柳潇潇转头看向慕容烨。“走吧。”

    “嗯。”慕容烨拉着柳潇潇的手。柳潇潇笑着朝清嘉他们招手,“兮、嘉儿、楚楚,我们走了。”

    慕容安紧握拳头,真心相待,还真是可笑。他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人愿意真心相待。他早就看透了世态炎凉,还会有什么人值得他去用心相对。

    夜晚,宫宴正式开始。

    柳潇潇看着那无趣的歌舞,不懂那些大臣怎么就看着那么津津有味的。

    一段歌舞过后。慕容凛开始发言。不过就是一些客套词,大意无非就嘉奖封赏,希望来年这些大臣能够继续用力给他卖命。

    “柳潇潇。”

    突如其来的点名,让柳潇潇愣了一下,但是师兄从的教导,她此刻也并未显出分毫的慌乱。柳潇潇站起来,微笑的行礼。面子还是要给的,她不能给师兄丢人。

    “你救了珏儿,居功至伟。你看,想要什么赏赐?只要朕可以办到,朕都可以允诺。”慕容凛道。

    他何时这么大方了?柳潇潇心中疑惑,她想了想道,“嗯,皇上这赏赐还是留给另一个人吧。如果没有他,我恐怕也没有机会能够救得了太子殿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无殇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